阿贡贡:D

那你很棒棒哦,

【超蝙/wonderSteve】【万圣节撒糖】Highway To Hell

差点以为是刀😂

布莱德·KING:

*CP:超蝙 wonderSteve


*万圣节开心一下 一发完结


*标题没啥意义 实在想不到


*ooc都是我的错


1


 


生命如横越的大海,我们相聚在一这条小船上。死时,我们便到了岸,各去各的世界。


 


2


 


布鲁斯·韦恩死了。


 


他混混沌沌了不知道多久才想起来自己曾经的名字:布鲁斯·韦恩。


刚想起来的时候他身边的鬼一副了然的样子告诉他,大家都是这样的,过两天或者两周吧,就好了。不能怪他说的模糊,鬼过得实在是没有时间概念。而且还得感谢这只鬼,布鲁斯才知道自己大概是死了。


 


“死了又不得不到解脱的鬼魂才会在这里游荡呀。”


那个鬼满不在意说道:“只有达成了死前的执念才能升天,但是你游荡的越久,你记忆力会越差,像我这样的,太久到记不得自己的执念的,大概就走不了啦。”对方指指自己的脑袋,坐在不知名的墓碑上摇晃着腿。


“我也不知道我是死在哪里,我也想不起我的过去,一路流浪到这里的,甚至跨过了大海,我喜欢这里。”那只鬼说完就不再搭理布鲁斯了,金色的头发在哥谭的夜风里随风颤动。


 


布鲁斯流浪在这座叫哥谭的城市。


和平常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不过是没人能看到他,或触碰他,他也一样。他记不得自己是否有家、有家人、有朋友、有爱人。他脑子里一片灰蒙蒙,除了名字什么都不剩,往日的记忆也没有,那个鬼朋友说也都是正常的。


反正都成了鬼,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呢。


 


可是好痛苦啊。


明明什么都记不得了,还是那么痛苦。


心口的部分仿佛在流血,痛苦和血液一起汩汩流出,不曾停止。


好想活啊。


好痛苦。


 


“哎,你真的没问题吗?”他的鬼朋友出现了。


“你这样很奇怪啊,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鬼。”


“你是不是有死后抑郁?”


“哈哈哈哈我开玩笑的。”


“……谁又想死呢。我也很想活啊,我也想知道我在等什么。”


 


“你还记得你的名字吗?”布鲁斯第一次开口。


“你会说话啊……”对方搔了搔自己的金色短发:“史蒂夫吧?类似的?记不清了。”


“我流浪了太久。”


“开始遗忘的时候,我拼命的想要记住,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然后我就都忘了,甚至忘记了心痛的感觉,也忘了执着的感觉,心都空了,可是我还是走不了。”


“所以趁你还……没死多久,想起来吧。”金发的鬼,就叫他史蒂夫吧,史蒂夫认真的看着布鲁斯。


史蒂夫有一双美丽的蓝色眼睛,生前一定很受欢迎,布鲁斯这么想。


 


不管怎么努力回忆,布鲁斯只记得自己死前混乱一片,黑的红的白的蓝的漫天都是,剩下的只有灰色。


他还是日夜游荡在这座城市。


熟悉的一切让他坚信自己是生活在这里的,无论是光明还是丑陋,这都是他的城市。


他习惯了这种疼痛,没有伤口,却仿佛在大量的失血,有节奏的啜泣着陪伴他走过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就好像他的鲜血洒满了整个城市。


他最后走到了城市的东北方,越过了那条运河,是一片荒原一样的地方,灰白的芦苇在岸边风中缓缓摆动。


熟悉的感觉。


布鲁斯有点激动,他好像找到了家。这里在指引他。


往前是一座巨大的灰黑色宅邸,安静到仿佛无人居住。


 


他穿过了这座宅邸的大门、探测器、陷阱。不需要记忆,只需要身体的本能。这是属于他的地方。


他没有进去,他不记得他是否有家人,就算有,毫无记忆又无法触碰的结果是毫无意义的。他绕着宅邸走了几圈,飘到高处俯瞰,远处似乎有座家族墓园,布鲁斯飘了过去,这里也许有他的墓碑。


墓园冷清,空气都十分安静,布鲁斯一个一个看了过去,陌生的人名,不认识的人。直到他看到了两个墓碑:托马斯·韦恩、玛莎·韦恩。


布鲁斯蹲在墓碑旁边,温柔的虚抚过他们的名字。


 


然后他看到了自己的墓碑。


布鲁斯·韦恩


下面是他的出生和死亡日期。


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布鲁斯把鬼史蒂夫带来了。


“哇……你生前很有钱啊朋友。”史蒂夫绕着宅邸好几圈啧啧称叹。


“所以呢?你想起你的执念了吗?”


 


“没有。”布鲁斯摇摇头。


“那我们就坐在这里等吧。”史蒂夫想了想,一屁股坐在了布鲁斯的墓碑上:“来啊,反正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我们就在这里等等看,万一有人来看你的时候你想起来了,你就可以升天了。”


“嗯。”


 


然后两只鬼,就坐在布鲁斯的坟墓上聊天数星星,虽然大多数是史蒂夫在说。


“你放心吧,我不是第一个遇见你这样的,完成执念就好了。”


“我有时候在想,我是不是离开原来的地方太远了,所以我不能完成执念。”


“也许我应该回去。”


“可是我想不起来我原来在哪里了。”


“好痛苦啊。”


 


第二天他们遇到了来看布鲁斯的人。


两个一高一矮的青年。矮一点的蹲下献了一束花,他们只是沉默不语,最后高个子的青年对矮一点的说:“该走了,提姆。”


对方点点头,低下头了一瞬,然后起身一起离开。


布鲁斯看到了那一瞬的眼泪。


他想要拍拍他,像父亲一样。


 


后来又单独来了一个小孩子和一个高大的青年,他们连花都没有拿,只是沉默的站着。


布鲁斯这次伸出了手。什么都摸不到。


 


摸不到。


“好想活啊。”


看着自己的手,布鲁斯说道。


这次史蒂夫也没有回应。


 


史蒂夫说的对。


做了鬼时间就没有那么重要了,布鲁斯也已经开始记不住时间的变化,他们也不需要吃喝,每天布鲁斯都只是和史蒂夫流浪在这附近。他们什么都不记得,也没有什么可聊的,史蒂夫能说的也早就在几天前说完了。


“你也是我少见的到现在还一点头绪都没有的鬼了。”


史蒂夫在夜里嘀咕。


 


过了不知道多长的时间,他们又迎来了“客人”。


一个穿着土里土气棉麻格子衬衫带着黑框眼镜的男人。他身材其实看得出来很好,如果摘下眼镜肯定帅的迷倒一群人。


他抱着一束花。


洛丽玛丝玫瑰,布鲁斯认的出来。不知道这样的土包子怎么找到这种花的。


洛丽玛丝代表死的怀念。


它的颜色是洁白的,代表对生命与爱情的空洞和绝望,还有已麻木的悲痛。洛丽玛丝那层层叠叠的花瓣仿佛在诉说着来者心头永远无法复原的巨大伤口,就算此时此刻仿佛也在崩裂出血。


洛丽玛丝的香气是清冷的,但这依旧让布鲁斯头昏,他几欲呕吐。那是痛苦带来的附加品,本来只是流血的感觉变成了血液的旋涡,而这旋涡即将吞没自己。他感到悲伤和绝望,世界上突然只剩下了洛丽玛丝的颜色,他觉得自己错失了什么关键的东西,他记不起来了。他看不清来者的脸,可是他的存在好像刻在灵魂深处,正在发热,滚烫灼人。


好痛苦。


好痛苦。


他是谁?


 


这可吓坏了史蒂夫。


“你没事吧?”


“你还好吗??他是你的执念?”


“布鲁斯!”


 


我想起来了,克拉克,他叫克拉克。


“克拉克?还有吗?”史蒂夫的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我……爱他。


“嗯嗯,你爱他,然后呢?”


可是我没能说出口。


“……”


好痛苦。


“……你为什么活着没有说出口呢。”


……


“你应该告诉他。”


我应该告诉他。


我应该告诉他。


我应该告诉他。


 


 


“克拉克。”另一个声音出现了,布鲁斯视线模糊的望过去,是一位女性。看不清对方的样子,很熟悉的感觉。她朝着这里走来。


“戴安娜。”男人回应了她。


“你又来看布鲁斯了。”女性似乎欲言又止。


“嗯,”被叫做克拉克的男性回应道,“我来看看他。”


“……”女性没有再接下去。


 


暂时视线恢复了正常,脑子还是一片混沌。


但是身边史蒂夫的力道却减轻了,布鲁斯有点疑惑的看了过去。


史蒂夫瞪大了眼睛看着戴安娜的方向,在哭。


无意识的眼泪争先恐后的夺眶而出,天蓝色的眼睛此刻突然因为光彩而变得璀璨,像是在阳光下折射出色彩的水晶。


然后他一只手还没忘扶着布鲁斯,另一只手捂住了胸口:“我……”


“不再痛苦了……”


“我……看到她了……”


“天使……”


“我的天使……”


他带着眼泪笑出来,回过头看着布鲁斯。


我找到她了,我终于找到她了。


 


我的爱。


我的执念。


我的天使。


 


他的身体在消散,史蒂夫抓住了布鲁斯的肩膀,盯着他喊道:


“告诉他!你爱他!还来得及!”


“你还没有死,对不起,是我舍不得有一个可以和我说话的人,醒来吧,你只是迷路了。”


“我只是迷路了。”


“我爱她。”


 


布鲁斯只能记得史蒂夫最后的那个微笑,满足而快乐。


唯留下一滴泪珠。


 


 


布鲁斯醒在自己的床上,熟悉的触感。


是个梦,大脑清晰的记得每一个细节和感受,那种痛失所爱的悲伤,那种错过的绝望,还有史蒂夫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的那种最真挚的爱。


“B……你怎么了?”暖黄色的床头灯亮起,身边的人睡得迷迷糊糊的声音传了过来,还有压过来充满属于人类的温暖的手臂。


是克拉克。


这个认知让布鲁斯差点流泪。


还好,他没有错过他。


“?B你说什么?”克拉克迷茫的看着布鲁斯,“万圣节孩子们闹得那么厉害,是不是打扰你睡觉了?”


“没有,”布鲁斯主动回抱住了克拉克,“我只是想你了。”


这个拥抱让克拉克瞬间清醒,啊啊啊啊布鲁斯回抱他了!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等待小记者是另一个巨大的冲击。


 


“我爱你。”


伏在克拉克的耳边,布鲁斯第一次如此认真地说出了这句话。


“睡吧。”看着小记者呆若木鸡的样子,布鲁斯心情好到不可思议,笑着揉了一把对方的小卷毛。


“B你这样我怎么睡得着……”克拉克忍不住抱紧了怀里的布鲁斯,他说爱我!!他爱我!


一直以来不安跳动的心脏终于归于原位。


“睡不着?”布鲁斯笑出了声,拉过对方,“那做/点/运/动?我·的·超·人。”


“!”


 


熄灯啦,万圣节一人一口糖,好孩子不要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哦。


 


3


 


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很久了。


少部分实在发不出来  大家走外链吧!


最后发不出来的原因……居然是有英文。OTZ

评论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