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贡贡:D

那你很棒棒哦,

【DCEU|超蝙】如何与超人达成和解

生于脑洞死于网速:

一个蠢到爆炸的脑洞【。


一发完,只有拐进河沟的OOC属于我






如何与超人达成和解




————又名 ·名侦探蝙蝠侠的人际交往实录




1.




蝙蝠侠是世界第一,好吧世界最优秀的侦探之一。




永远不要尝试背着蝙蝠侠偷偷摸摸地搞小动作。




无论是亚瑟摸走的蝙蝠镖,还是巴里偷吃的小甜饼,布鲁斯其实都知道。




“哦,真高兴看到布鲁斯老爷您用如此复杂的方式向朋友们分享。”阿尔弗雷德挑挑眉毛。




布鲁斯偏过头去没有接话,事实上,巴里像只小仓鼠似的在蝙蝠洞里打转转,总让他想起几年前在犯罪巷里撬他轮胎的男孩。




那个莽撞又聪明的罗宾。




这种同事间的情谊,虽然没有脆弱如塑料花,同样也难以维系,所以在不重要的情形下,蝙蝠侠睁只眼闭只眼的也就过去了。哪怕这在他的默许下已经变成了某种小型军备竞赛--亚瑟摸走了几颗烟雾弹,大概捕鱼用的上,巴里已经开始致力于收集不同年份连号的蝙蝠镖了,那有什么用?能卖钱嘛?




直到有一天戴安娜叼着一块小甜饼,伸手摸向了放在工作台上的,废弃不用的瞭望塔模型。




“……我以为你不会那么幼稚。”布鲁斯揉着太阳穴,将转椅倒了个个儿,一脸无奈地看着那位嘴角还粘着饼干渣的端庄女神,“亚瑟和你分享了他的新乐趣?”




“事实上。”来自亚马逊的成熟女性用手撑着工作台,骄傲地抬起她美丽的下巴,“在洞穴里探险总是充满乐趣的,男孩。”




得了。几十个小时没有获得有效睡眠的蝙蝠侠一阵头痛。现在他可不知道,究竟是他还是女半神更有资格说出【I  work with children】这种拿腔拿调的话啦。




但总归有那么一点儿好现象。




比如超人从来不会在他的蝙蝠洞里乱摸东西。




超人也不会抱着一盒披萨蹭蝙蝠车,超人只会把熄火了的蝙蝠车抗回蝙蝠洞;




超人也不会闲的没事儿来撬韦恩家存货少的可怜的酒窖,大概超人从不喝酒,反正他喝了也不会醉;




超人更不会在蝙蝠洞里进修自己的IT技术,他的计算机水平,写个稿就够了;




超人和其他没长大的小屁孩儿不一样,天生做领袖的。




蝙蝠侠闭上眼睛,下意识提醒自己忽略一个让人不愉快的事实,超人不喜欢他。




所以不会蹭他的车,吃他的饼干,折腾他的电脑,洗劫他的酒窖。




但是超人可以一句话噎死他。




“Now tell me……do you bleed?”那张希腊神明一般古典英俊的面庞,带着雷霆万钧的阴霾之意,向他一寸一寸靠近。而布鲁斯发现自己无法挣脱那桎梏,他挣扎着,却不想推开眼前满身肃杀之气的超人。是我的错,他想,那么就由我——




蝙蝠侠自噩梦中醒来,他大喘着气,冷汗淋漓。




超人不喜欢他,他从一开始就知道。






2.




蝙蝠侠投注了不少心血在瞭望塔的建设上。




虽然他之前已经将韦恩老宅辟做正义大厅,但那似乎仍然不够。短短几个月的功夫,他们遇到过绿灯军团,抵御了天启星的入侵,甚至解决了一桩星际外交危机——正义联盟的覆盖范围已经不止这颗地球啦。




集体会议上蝙蝠侠把瞭望塔的预案拿出来,神奇女侠和闪电侠瞬间就爱上了那个几乎和阿尔弗雷德一样全能的厨房,海王对瞭望塔上的巨大浴池表示一万个满意,钢骨爱死了最先进的系统,自告奋勇表示要为新建的塔进行系统维护。超人当然愿意为联盟奉献一部分先进科技了, 他是这么说的:




“蝙蝠侠,”那钢铁之躯义正言辞,看起来格外高尚,“为了瞭望塔的建设,我希望你能参考一些氪星科技——”说起挺起胸膛,胸口的S熠熠生辉,“请来学习我身体里的中枢宝典吧。”




亚瑟的眉毛听到那句【身体里的】就不自觉地挑了起来,戴安娜捂着眼睛,一脸的不忍直视。




至于蝙蝠侠?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好提议,超人。”喑哑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柔情蜜意,“今晚是在我那儿还是你那儿?”




联盟成员只当这是个无伤大雅的可爱笑话——连蝙蝠侠也这样认为。他当然认为氪星科技尤为重要,从卢瑟浩繁的笔记中可见一般。但是他不认为自己值得超人这样的托付——那份信任太沉太重,而他只是个不知道怎么和人坦诚交流的,面临严重的中年危机的男人。尤其是,他曾经差点杀死超人。




那场景简直有幸入选韦恩的噩梦三部曲。




所以当超人的红披风拂荡在湖区小屋那白雾苍苍的深夜里时,蝙蝠侠以为自己喝多了出现了幻觉。




“是我今天喝的有点多,还是阿福把蝙蝠洞里的全息投影搬上来了?”中年人用手指扶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含混不清地嘟囔着。




超人的脸在他面前放大,布鲁斯看的清楚,他满脸都写着不赞同,“我不知道你从什么开始选择用这种方式杀死自己了?布鲁斯?”克拉克伸手夺走布鲁斯握着的酒瓶,对方轻轻挣扎了一下,手指就松松地垂了下去。




“克拉克?”布鲁斯迷迷糊糊靠在椅背上,一根手指抵在超人胸口。“你这讨厌的家伙——闯进我的蝙蝠洞做什么?”




克拉克挑起一边眉毛——每次他想要发笑的时候都是这般神态,“Well.”他抱着胳膊站直身体。“首先,这儿不是蝙蝠洞,这儿是蝙蝠洞的二楼。”




“其次,我以为我们已经达成了约定……”




“克拉克。”布鲁斯打断他的话。“对不起。”他用手揉了揉脸,想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些。“卢瑟的笔记我参考了一部分。”




“没有经过你的允许,我很抱歉。”




还保留着针对你的研究,克制你的武器——我真的很抱歉。




他抬起头,从这个角度正好看到超人眼里的失落,一览无余。他搞砸了,又一次的。




超人的影子隐没在黑暗里。布鲁斯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只记得自己坠入一个拂荡着红色披风的梦境,而超人对他说……




他什么都没有听到。




3.




如果有什么算好的事情,大概是蝙蝠侠终于学会如何同联盟成员发展出工作之外的友谊。




比如说,建设瞭望塔是个麻烦的活计。蝙蝠侠有时要在这个尚未完成的太空站里消磨半个下午,来测试通信和分析系统。




而没有建成的瞭望塔,当然也没有恰到好处的白咖啡和牛油果三明治。




蝙蝠侠对着放在工作台上的餐点有些疑惑。




“嗨蝙蝠!”小红人快快活活地在他身边坐下。“谢谢阿福的招待!他烤的小甜饼可真是太好吃啦!”




蝙蝠侠握着他的咖啡杯,适宜的温度让他觉得倍感窝心。虽然今晚的小甜饼铁定已经进了闪电的肚子,但看在他拯救了饥肠辘辘的蝙蝠侠的份上,布鲁斯决定不和巴里这种小孩子计较。他拿起自己的三明治,站起身来拍了拍巴里的肩膀,“谢了,男孩。”




“eh,actually……”巴里想说些什么,但那个黑漆漆的影子已经走出了工作间。Well. 巴里耸耸肩,Its not a big deal.




再比如说,某个普通的晚上,布鲁斯从蝙蝠车上跳下来。哥谭的秋天虽然不是很冷,但夜里更深露重,经过一场漫长的夜巡,就算是蝙蝠侠,也希望有份美味的汤饼来温暖一下冷透了的肠胃。他拖着疲惫的步子走进蝙蝠洞,一股鲜美的鱼汤味道击中了他。




“阿尔弗雷德?”




“如果您问的是鱼汤。”老管家不慌不忙为他布置好了餐具,“您的战友今天下午送来了几条活蹦乱跳的鱼,可真够贴心的。”




布鲁斯感觉微笑爬上了嘴角。“大概那家伙已经习惯挨家挨户送鱼了。”




他当然会向慷慨的友人道谢,亚瑟摆着手说,“Honestly…”




但是蝙蝠侠已经走远了。




Well, 亚瑟耸耸肩,nothing very important.




又或者,某次记者招待会上,布鲁斯虽然看上去神采奕奕,但身体早已到了极限。戴安娜会恰到好处地扶住他的胳膊。“别太拼了,男孩。”女半神温柔的声音安抚着他紧绷的神经,“我们都站在你身边。”




她面朝着急于提问的记者们,姿态端庄而不容侵犯,“接下来是私人时间,谢谢大家。”说完后调皮地眨眨眼睛,“韦恩先生现在是我的啦。”




蝙蝠侠含混不清地朝她道谢。戴安娜看起来有些想笑,“布鲁斯,实际上……”她回过头,看到蝙蝠侠已经把脑袋靠在车窗上睡着了。




实际上也没什么大事情。戴安娜示意司机可以开车了。




至于钢骨帮蝙蝠洞做的几个小程序,真是赞上天了。蝙蝠侠格外享受同联盟成员相处的时光,只除了……




他和超人的关系依然原地踏步。






4.




瞭望塔即将落成的那一天,遭遇了外来入侵者。




留在瞭望塔里做最后调整工作的蝙蝠侠毫不犹豫地按下了通讯按钮,然后飞身加入了战斗。




被魔法光束击中大约只是一瞬间的功夫,汗水一点一点倒流进眼睛。世界上的声音好像离他格外遥远,偏偏他又听的到舱门开启的声音,戴安娜亚马逊式的吼声,闪电及时支撑住他的身体。“你还好吗?Bat?!”小红人焦急的面容像某种震荡的残影。接着他被人横抱起来,世界陷入了黑暗。




蝙蝠侠做了一个格外漫长的梦。




他对着梦里的超人叹了口气。




这一点惊喜的情绪都没有,鉴于超人已经成为了他梦中的常客。




只是这次的梦格外温柔。超人没有掐住他的脸颊,更没有一拳捣进他的胸口。那位年轻神祗的目光温柔的像春日的碧空,望着他恍若望着一生所爱。




布鲁斯想,这大约是个剖白内心的好时机,鉴于超人复活后,他们从未在惨烈的前尘往事上达成官方和解。超人的手却拂上他的双眼,声音低沉像哥谭深夜的海潮。“布鲁斯。”他在蝙蝠侠耳边呢喃,“醒过来,布鲁斯。”




伴随着那声音蝙蝠侠缓缓张开眼睛,只是再不见了那个温柔的克拉克,飘过来一个阴沉沉的超人。




“你这混蛋——”超人咬牙切齿的样子看起来也像个该死的太阳,“你差点死掉!你就不能躲在某个救生舱里,等到我们所有人来——”




——“事实上这只是一道不致命的沉睡魔咒。”扎塔娜朝听墙角的联盟众人耸耸肩,“而且超人已经把他从梦里带出来了。”




“你到底为什么对这个该死的塔这么执着——”




“事实上我们得多谢Bat的当机立断。”钢骨一边恢复系统,一边将蝙蝠侠临时加密的几个重要文件做了备份,“如果不是Bat,恐怕咱们几个的身份信息就要彻底曝光啦。”




“你总是这么自以为是,不问缘由地就冲到最前面去……”




“事实上布鲁斯呼叫了联盟。”海王抱着胳膊,对超人的论点提出了反驳,“超人不能因为他来的晚就嫌弃人家不喊他啊!”




“我真的没办法忍受和这样的你一起工作——”




“事实上男孩儿们吵架的套路就是这么低级,”戴安娜翻了个无声的白眼儿,她扭头向巴里发出邀请,“去吃冰淇淋吗?”




作为唯一一个关心超蝙二次大战战果的迷弟,闪电侠基本要炸了,“无论基于哪个事实——你们怎么这么淡定!他们可是在吵架!!!”




而医疗床上的蝙蝠侠显然陷入了联盟众人难以想象的绝望泥淖,好吧,好吧。总有一天他们必须解决这个问题。蝙蝠侠自暴自弃地想,在超人愤怒的指责里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我——”




“你知道我喜欢你很久了——”




???




他们同时停住了。




“你说什么?”克拉克的表情看起来奇怪极了,“你知道什么?”




布鲁斯则被巨大的惊讶堵住了喉咙。他还保持着微微撑起身体的姿势,因为超人的一句话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空气里弥漫开一股极为尴尬的沉默。




好吧。他深吸一口气,重新躺好,睁开一只眼睛对着超人,“重来一遍,我还没醒,什么都没听见,我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苍天在上,他已经听到闪电侠那极具标志性的高频魔性笑声了!!!




超人不依不饶地扳着他的肩膀,“你再说一遍?你怎么会认为我不喜欢你???”




布鲁斯被他晃的头疼,“这难道还不够明显吗?”世界第一侦探决定好好摆事实讲道理,“听着,你从来没有要求过阿尔弗雷德的小甜饼,也没有弄坏过我的器材,坐在蝙蝠洞里开会像被什么东西蛰了一样恨不得马上结束,还因为我留着卢瑟的笔记生气!”他越说越觉得有点委屈,“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不喜欢我!”




克拉克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种奇异的,像是在与什么东西对抗的古怪神色,“我总是带着玛莎烤的苹果派去蝙蝠洞,而阿尔弗雷德总会回赠我一包小甜饼。”




“我帮你修理了那么多次蝙蝠车。”——“也包括把我车门扯下来那次?”




“蝙蝠洞里看到你坐在我对面我会觉得很不好意思……我甚至帮你做过清洁!在你和巴里闲聊的时候!”




“至于卢瑟的笔记,我真的没有生气,布鲁斯,”克拉克诚恳地眨眨眼睛,“我只是挺遗憾的,不能亲自教给你了。”




“而现在,”克拉克抱着胳膊站直身体,目光里盛满威严,“我给你带了那么多次便当——”




“那不是巴里带的?”




“别打断我!巴里只顾着吃了,怎么可能想着你的便当?咖啡都是我用热视线加热的!”




——“蓝大个儿说谎。”小红人委屈巴巴,“明明是他自己硬要抢着给Bat带!我怎么可能让咖啡冷掉!”




“我拜托戴安娜在记者会上照顾你——”




——“可拉倒吧。”戴安娜抽出真言套索,“明明是我们一起看出了布鲁斯状态不好!而我可以帮忙,他只能继续他那该死的采访!”




“我甚至送过鱼——”




——“明明是我约他在哥谭港钓鱼。”海王的脸色阴沉的锅底能叫爸爸,“没想到他是这样的超人,看错他了。”




“你凭什么认为我不喜欢你?!”




布鲁斯咬着嘴唇,他一定是漏掉了什么,那是比55杯热视线加热的白咖啡,25次蝙蝠洞大扫除,10次不成功的小甜饼苹果派联谊会以及,一次总算成功了的魔法攻击更重要的东西——这样的展开太奇怪了!“可是当你复活的时候……”




超人叹了口气,小卷毛都落下来了,“那么久以前的事情了……”他双手扶着医疗床的栏杆,布鲁斯很担心那会产生无法恢复的形变,“布鲁斯,老实说,我挺失望的,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你。”




“你亲手打造的武器让我几乎死掉,那么由你来唤醒我也是理所应当吧!”




听墙角的正联群众愤怒地摔了手里的瓜。“去吃穷蝙蝠侠!”闪电侠发出了愤怒的吼声。




布鲁斯瞪着超人,简直一句话都不想说。他伸手揉了揉脸,而超人明显不打算放过他,“布鲁斯,我看得到,你脸红了,体温也在升高……呜?!”




克拉克瞪大眼睛,他被人搂住脖子,强行拽进了一个带着消毒水味道的,不怎么温柔的亲吻。哥谭的国王巡视领地一样吻过他的唇角,舌尖灵活地扫过他的齿列,却又故意做出些不合时宜的矜持端庄,极快地结束了这次挑逗。




“这是……干嘛???”那一瞬间的超人看起来像极了带着眼镜呆呆愣愣的小记者。




布鲁斯一把推开他,重新陷进柔软的枕头里,“判断喜不喜欢,一个吻就够了。”




“那你觉得——”




“一点都不令人印象深刻。”布鲁斯拍拍钢铁之躯的臂膀,哥谭的国王在自己的领域从不落下风,“你紧张的几乎僵住啦,童子军。”




说完他侧转身体,这么尴尬的场合果然还是睡着了好。只是有人更快地扣住了他的手腕——克拉克竟然用超级速度爬上了他的床!“Well.”那个太阳一样温暖的外星人用鼻尖磨蹭着他的下巴,蓝眼睛里闪烁着不怀好意的狡黠微笑,“A kiss is not enough.”




“嗯?克拉克?@#¥&……”




坐在餐厅里边吃边联网修复系统补丁的钢骨面无表情地切断了瞭望塔的电源供应。




“You know.”面对拿薯条蘸草莓冰淇淋的戴安娜,一口威士忌一口龙舌兰的亚瑟,还有鼓着腮帮子仓鼠一样吃吃吃的巴里,维克多努力维持住了自己高冷的形象。




“那听起来太辣耳朵了。”




The End.



评论

热度(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