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贡贡:D

那你很棒棒哦,

【SBS无差】薛定谔的灵魂伴侣

太可爱了_(:3」∠❀)_

蓝:

简介:氪星人有灵魂伴侣,但人类没有。




“除非你打开盒子,否则你不会知道猫是活着还是死了”




1


超人一直知道自己有一个灵魂伴侣。


 


2


那行文字在克拉克十三岁时出现在他的手腕上。


男孩吓得打翻了床头柜上的台灯,穿着睡衣赤脚跑下楼梯,把沙发上看报纸的乔纳森和厨房里准备早餐的玛莎都吓了一跳。


肯特一家经过讨论后,认为那只是克拉克的另外一项超能力,就像他的超级力量、热视线和冷冻呼吸。


然而除了同学的嘲笑之外,那行字没有给克拉克带来任何特殊的能力。克拉克在房顶上坐了一整天,直到玛莎从烤箱里端出热气腾腾的苹果派,承诺晚饭时他可以独自吃掉整个派,男孩才终于愿意坐到餐厅里吃饭。


那天之后,克拉克宁愿穿着比自己身材大一号的长袖衬衫,也不肯将手腕上的字暴露在别人视野里。


乔纳森在当年的圣诞节送给克拉克自己的老手表,让男孩能够在其他人面前藏起那行字。


人们年轻时的喜怒哀乐总是鲜明又浅薄,手腕上的文字如同每一个青少年成长中的小烦恼一样被克拉克淡忘,只有在每天洗澡前、摘下手表的时候才会短暂地想起。


直到二十岁那年,他在孤独堡垒中学习氪星文化,从父母的AI口中得知这句话来自他的灵魂伴侣。


“每个人生来都是一个残缺的灵魂。”他父亲的全息投影说,“这是拉奥的恩赐,让我们在茫茫人海中找到那个能让自己变得完整的人。”


克拉克解下手表,看着自己手腕内侧那行文字,它们呈现出优雅的藏蓝色,像地平线千米之下的海域与黎明前的天空——


Hi, Clark.


 


3


小镇男孩戴着他的手表来到大都会,他在星球日报得到一份工作,拿着实习记者微薄的薪水,住进价格低廉的单身公寓。他像所有单身汉一样泡麦片当早餐,用袋装面包和打折蔬菜做两个三明治,其中一个带去办公室。


如果上帝、拉奥、或者随便什么神真的存在,他一定是想让众生平等。


克拉克·肯特拥有一条线索明确指向他的另一半灵魂,但对方可能是他的同桌、他的同学、他的同事、他的朋友、楼下面包房的老板娘、传达室的小伙子或者公园遛狗的老大爷。


克拉克一度认为他的灵魂伴侣是路易斯·莲恩。


路易斯有克拉克幻想中的黑色卷发和榛绿色眼睛,敏锐的头脑、决不妥协的正义感以及成熟女人特有的温柔风韵。


每次女记者端着咖啡经过实习记者身边,用干练的嗓音说一句“Hi, Clark.”,克拉克都会心跳加速。


他的第一段恋情结束得如同开始一般迅速。


但克拉克不能责怪任何人,路易斯只是不够爱他;而他自己……克拉克就只是错认了。


哪一个有着那种标记的倒霉蛋不会搞错人呢?


克拉克坐在肯特家的沙发上,对玛莎讲述自己失败的初恋,和那个糟糕透顶、一无是处的灵魂伴侣标记。


从超级力量、超级听力、热视线到他的恋爱经历,克拉克总是能与玛莎分享一切,而玛莎也从未令他失望过。


“所有不好的事都会过去的,克拉克。”她吻了吻克拉克的额头,将刚出炉的苹果派推到他面前,“不吃点东西吗?昨天刚摘的苹果,整个派都是你的。”


暖洋洋的苹果派多少让克拉克好过了一点,只是一旦他想起城市某个角落与自己擦肩而过灵魂伴侣,就会再次陷入失落的泥淖。


或许他这辈子都找不到那个人了。他沮丧地想,神经质地碰触表带。这行文字本该是母星留给他的礼物,告诉克拉克这世界上有一个人与他灵魂相通,让氪星的遗孤不再孤独,可它却是个残次品。


“偏偏就是这件事出了错,我要怎么从那么多人里找到正确的那个?”他叼着苹果派,含混地抱怨,“没有灵魂伴侣的标记,人类要怎么知道对方是不是自己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玛莎哑然失笑,她弯下腰,像克拉克小时候每一次超级能力失控时一样将他抱在怀里,慈祥地为儿子梳理鬓角的碎发。


“他们的心知道。”


 


4


心是会出错的。


真的,又或许当事情牵涉到蝙蝠侠,宇宙里所有“理所当然”的规则都会出错。


就好像克拉克在过去二十余年的人生里从不觉得自己喜欢男人,可是布鲁斯·韦恩就像个黑洞,在他的吸引力面前连光都会弯。


然而地球上每个人都有可能是超人的灵魂伴侣,只除了蝙蝠侠。


蝙蝠侠叫他“超人”、“肯特”、“童子军”,与超人在一起时不是沉默就是将搭档呼来喝去,从来没有花时间给过克拉克一个真正的问候。


“我们是世界最佳拍档,不是应该表现得更加亲近一点吗?”超人双手背在身后,绕着正在向会议大厅走去的蝙蝠侠一圈圈打转,“例如说……每次见面时打个招呼之类的?”


蝙蝠侠被超人扰得不胜其烦,他终于停下脚步,从白色护目镜后不善地盯视对方。


“我没有与你打过招呼吗?”


“呃……我不太记得了,什么时候?”


“每晚。”蝙蝠侠说,压低嗓子发出沙哑的恐吓,“超人,滚出我的哥谭!”


为了让蝙蝠侠说出那两个词,除了用复述直接作弊外,超人真的什么办法都试过了。他甚至在平安夜带给蝙蝠侠的夜宵里夹带了纸条,希望对方能用一次朋友之间亲切的问候作为自己的圣诞礼物。


于是圣诞节早上,他们在瞭望塔里遇见的时候,蝙蝠侠用一种可以算得上和蔼可亲的态度对超人点了点头:“早安,肯特。”


大错特错!


“所以到头来你还是有点用的。”克拉克站在单身公寓的浴室里,恶狠狠地瞪着自己手腕上的那行字,恨不得用热视线把它们烧掉,“就是为了告诉我,我喜欢的人不是我真正的灵魂伴侣。”


在那天下午之前,克拉克一直以为喜欢上某个不是自己灵魂伴侣的人(“第二次。”他脑子里的声音补充)是世界上最糟糕的事,但事情永远可以变得更糟。


路易斯收到线报说卢瑟又在秘密研发武器,超人找不到证据,就只能来找蝙蝠侠。


布鲁斯说他有办法处理,但克拉克只顾着瞧男人眯起眼打坏主意的模样,没听清对方说了什么就忙不迭点头。


然后他就被带到了两位公司老板的私人会晤里。


“嗨,莱克斯,”布鲁西宝贝把挂着采访证的克拉克拉进会客室里,笑容甜蜜地把他推到卢瑟面前,“这是星球日报的记者克拉克·肯特,负责韦恩企业新能源开发的专访,我觉得他会对我们的合作感兴趣。”


卢瑟的反感都快从脸上溢出来了,但在热情的布鲁西面前,他还是要微笑着站起来与记者握手——


Hi, Clark.


克拉克对这个除了布鲁斯之外,连莱克斯·卢瑟都有可能是自己另一半的世界绝望了。


 


5


克拉克不是没想过把灵魂伴侣的事情抛在脑后,但堡垒的AI告诉他这么做绝不明智。


灵魂伴侣之间的吸引是绝对的,氪星已经有无数的先例,有些人厌倦寻找与等待,选择与不是灵魂伴侣的人结婚,但当那行字的所有者出现在他们生命里,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抛弃家庭。


因为灵魂伴侣不是简单的一个词或者一段感情,它意味着两个人之间某种神秘的、不可抵抗的引力。灵魂伴侣之间互相理解,心意相通,他们或许不尽相同,但像是两个齿轮完美的契合,只要停留在对方身边,就会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乐与圆满。


克拉克不害怕投入一段错误的感情,但他害怕布鲁斯受伤。


如果他无法拒绝他的灵魂伴侣,无法抵抗氪星人的天性,到那时布鲁斯要怎么办?


克拉克不能在劝诱布鲁斯收起尖刺,向克拉克露出柔软的腹部之后,把手中的尖刀插进去。


超人在这种设想下卑劣地退缩了。怀揣自己不可告人的感情,在每一次与蝙蝠侠擦肩而过时凝视对方的背影。


他不怀疑蝙蝠侠能发现这种窥视,但后者从未向超人询问任何问题,也从不在超人看着他时转身。


两人严守着心知肚明的秘密,像幼年时代木头人的游戏:只要不说不看,便一切如常。


事情再度发生转变是正义联盟又一次对抗外星侵略者。


在这场战斗中,蝙蝠侠独自潜入敌人的飞船,超人险些不能及时救出他。


当超人在整个联盟面前拥紧负伤的蝙蝠侠,他知道自己怀里的这个男人重逾一切,没有什么能让克拉克放弃这个人。


他的另一半灵魂也不行。


布鲁斯·韦恩和克拉克的理想型一点也不一样。克拉克幻想中的妻子有一头海草般乌黑浓密的卷发,一双春天般明亮的绿眼睛,她聪慧温柔、独立自主,还和玛莎一样能烤最好吃的苹果派。


布鲁斯的头发是黑色但是不卷,眼睛是蓝色不是绿色,足够强大但毫不温柔,能把食物煮熟但和好吃相去甚远……他甚至不是克拉克的灵魂伴侣。


可是那又怎样呢?


克拉克已经用残缺不全的灵魂活了三十年,没道理不能再活更多个三十年。


他开始向玛莎学习烤苹果派,每天起床时用热视线烧掉手腕上那行字,晚上带着刚出炉的苹果派,在蝙蝠侠的“问候”中约布鲁斯出门;并在对方终于答应约会的第二天,在瞭望塔其他五位英雄的见证下向蝙蝠侠求婚。


蝙蝠侠从他手中取走戒指时,克拉克感觉自己空空如也的掌心里捧起了全世界。


如果有朝一日他遇到“那个人”,克拉克发誓他会让对方滚开。


 


6


他们决定让第一次发生在克拉克的小公寓里,因为布鲁斯觉得那里更像克拉克——更像是两个人的“家”。


“不许动。”布鲁斯把克拉克推到沙发上,像一只撒娇的家猫似的将下巴埋在未婚夫的颈窝,蝙蝠侠沙哑低沉的声音灌进克拉克的耳朵里,“然后我会跪下来含你的老二。”


克拉克只用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就硬得像根铁棍。


他屏住呼吸看着布鲁斯在自己面前跪下来,咬开西服裤的扣子与拉链,唾液把前裆部染成湿漉漉的一片。


哥谭王子并非浪得虚名,布鲁斯顺着裆部鼓起的轮廓亲吻,到达最上端时用犬齿叼住内裤的边缘,以一种几乎是静止的慢速拉着它往下滑。克拉克在对方调笑的眼神中被迫坐在原地,他没控制好力度撕烂了沙发上的布料,浑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紧绷到极限。


仿佛度过了永恒那么久,那块布终于被拉下。克拉克充血的老二立刻弹出来,它打在布鲁斯脸上,有几滴透明粘液沾上男人的睫毛。


布鲁斯因这“突然袭击”眨了下眼,然后露出一个坏笑,用鼻尖碰了碰从内裤里跳出来的大家伙。


他说——


Hi, Clark.


 


7


如果世界上有“气氛杀手”奖,“在男友即将给自己来一发火辣的口活时嚎啕大哭”或许可以蝉联冠军。


 


8


克拉克彻底毁了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晚上。接下来的一刻钟里,他不得不一边尝试用卧室床上的枕头闷死自己,一边给布鲁斯科普氪星人的生理机制。


布鲁斯坐在床边,拇指摩挲氪星人手腕内侧那尚未完全愈合的伤疤,疤痕上已经有蓝色的线条重新透出来。


“所以直到十五分钟前,你认为我绝不可能是你的灵魂伴侣。”他说,声音轻得像一片羽毛,“为什么选择我?”


克拉克牵过布鲁斯的手,虔诚地亲吻人类光滑的手腕:“因为我爱你。”


灵魂在心。




(这篇文真的是小蓝因为个人很喜欢,想让更多人看到所以打了所有标签,仅此一次之后不会了所以请不要吐槽我的双重签……)

评论

热度(2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