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贡贡:D

那你很棒棒哦,

【超蝠】【超蝙】神明与鲜花与蝙蝠(一发完,温馨向)

树上鸟儿成三对:

Summary:超人试图向蝙蝠侠寻求原谅,而玛莎建议一束鲜花也许是好的选择。超人发现两人的关系似乎有些改变。


 


PS:手机上写的,看完正联之后有很多想法,但是最后还是先把这篇非DCEU背景的写完。希望各位继续支持超蝙,感谢啦~


*


“送给我的?”蝙蝠侠看着面前的那一束鲜花,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氪星之子从空中落下


“是的”,他微笑了起来。“来自萨拉,你在南斯拉夫救过的那个女孩。”


“所以你跑了半个地球,就为了当个快递员。”蝙蝠侠冷冷的开口了“我不觉得这是一个……”


“你知道的,她呼叫了超人。”超人耸耸肩,蓝色的眼睛里满是笑意。“今天是她生日,而她唯一的一个心愿就是给蝙蝠侠送一束花。”


黑暗骑士再次审视了一下那束依然带着露水的鲜花。


他皮革的手套拂过了那个花瓣。仿佛这样就可以感受到一点植物独有的轻盈。


“真感人,但毫无必要。我不知道超人什么时候取代了圣诞老人的位置。”


“很高兴你能这么说”卡尔巧妙的回避了蝙蝠式讽刺。


“你依旧不该收下,这会成为敌人可以利用的弱点。”蝙蝠侠皱了皱眉。


超人把花强硬的塞到蝙蝠侠手上。


“只是一个礼物,B”


他蓝的不像话的眼睛里带着真挚。


“而蝙蝠侠值得这份善意。”


 


布鲁斯从来不缺鲜花,


聚光灯,美酒,派对,佳人,每一次哥谭王子现身的场合,都少不了这些。花花公子总是手持着一束鲜花,附上他那永远轻佻慵懒的笑容,不管送给哪位女士,总能惹来一阵疯狂。


但蝙蝠侠似乎与此没有任何瓜葛,他甚至与鲜花这两个字母几乎就不能出现在同一个页面。


绚烂多彩的花瓣和哥谭那永远的黑。


生机和死亡,


多么不搭调,


绿灯侠甚至怀疑过老蝙蝠是不是某个极端宗教的死忠成员。因为他近乎恪守着那种苦行僧般的禁欲生活。连续几昼夜的无休工作,在拯救完地球之后依然要在电话那头与政客们做纸张上的周旋……


“也许他不是个人类”


英勇无畏的绿灯侠扬了扬手里的灯戒,幻化出一个氪星人的模样。“也许他来自另外一个氪星呢!”


只有超人知道这是他对自己的剥离,


蝙蝠侠和布鲁斯。


这个男人近乎固执的把一个灵魂从躯体里分离。


整个联盟也只有他会给蝙蝠送去鲜花。


 


 


“超人”


蝙蝠侠发出危险的低语。


“你这次又是从哪里来的花。”


不是疑问句,


氪星人灵敏的耳朵捕捉到。


而且带着蝙蝠式的怒意。


他扬了扬手里从斯里兰卡带来的犹自有着清晨香气的薰衣草。


“斯里兰卡。”氪星人的鞋底碰到了地面。“我想?”


“停下这种无聊而又愚蠢的行为。”联盟顾问直接否定了这个行为,他转过身,继续面对着显示屏。监控上显示着世界各地的状况。


超人轻轻把花放到了他手边,与他并肩站着。但是他的目光却看向了瞭望塔外。


“B,你看。太阳系那么多的星球,为什么只有地球上诞生了如此多的生命呢?”


“火星猎人听到了不会很高兴的”


“哦”超人耸了耸肩“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只是觉得每一个偶然都值得我们去珍惜,因为他们造就了我们的现在。你看像那么多个星球,我却只在地球上见到了薰衣草。”


就像我穿越无数个星球,却只见到了一个布鲁斯.韦恩。


“超人开始研究起哲学了?怎么,你要学达克赛德去探寻宇宙的终极奥秘吗?用鲜花去征服?”


“如果可以的话”超人微笑着


“但我希望这鲜花首先能打动某人的心”


“路易斯听到了会很高兴。”


“B,你知道我很早就跟她没有……”


 闪电侠呼叫联盟,红色的灯光从监控屏幕上闪烁。


“蝙蝠侠收到。”蝙蝠侠挂断了通讯器,他抬头看向超人胸前S型的标志。


“超人,世界需要你。”


 


 


“是我会意错了还是我因为离开地球太久,不了解了现在的文化。”哈尔拉开椅子坐在联盟众人中间。


“卡尔这是在追求那只大蝙蝠吗?”


“是的,很高兴你终于看出来了。”戴安娜如同战士用剑般切开了面前的苹果。她拿起其中的一块。


“超人送的鲜花快把蝙蝠侠休息室堆满了。”


“我还以为那是氪星人的某种礼仪。”哈尔夸张的挥舞着手,伸向了巴里的果汁。“也许他们那儿送花并不代表着对某人有……”


“性趣”


他比划了个引号。


“超人生长在美国,有时候他比你还要“人类””亚马逊女战士连头都没抬,依旧专心对付着面前的水果。


“如果他不知道鲜花代表着什么含义的话,估计没有几个人能自称知道的了。”


“不不不”绿灯侠已经快把闪电侠的果汁喝了一半。“重点是在追求,我跟蓝大个共事了这么久从来没见他对男人感兴趣过。”


“蝙蝠侠不算一般人。”


女侠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她利落的解决掉了手中的最后一块苹果。


“如果你注意一下超人看蝙蝠侠的眼神,你就知道你有多无知了。”


 


 


“鲜花?”克拉克眨了眨眼睛


“鲜花。”玛莎重复了一遍。


“呃……你真的觉得鲜花能送给布鲁斯?”超人的眼神飘忽了起来。“我是说那种能让他开心的礼物”


不是那种让他看了把我踢出瞭望塔的,


玛莎脸上又露出了那种“哦,我的孩子”慈爱的表情。


“你知道吗,就算是蝙蝠侠也不会拒绝鲜花的。”


她微笑着摸了摸儿子的脸颊。“相信我,当你想获得一个人的原谅时,鲜花能带去想不到的效果。”


是的,想不到的效果。


当超人第一次试探着将花束送给蝙蝠侠时,他甚至做好了被氪石戒指轰出瞭望塔的准备。


但出乎意料的是花被留下来了,连自己也仅是遭受了几句蝙蝠式的言语攻击。


他看到蝙蝠侠轻轻紧绷的肩头放松下来的那一刻。突然间就感受到了一种别样的情绪。


黑暗骑士完全值得这份善意,他遭受了这么多,为人们牺牲了这么多,难道连一份鲜花的荣耀与赞许都不能获得吗?


这是个好兆头,


克拉克摸着自己有些泛红的脸颊走出了值班室。


也许真的可以继续试试?


 


于是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越来越多的鲜花摆满了蝙蝠侠的休息室,虽然蝙蝠侠嘶叫着恐吓他不要再把鲜花源源不断的送过来,但超人的脸皮也是“super”级的。


他依然乐此不疲的去世界各地收集鲜花。


在蝙蝠侠值班时悄悄为黑暗骑士送上。


 


联盟众人也注意到这二人的争吵越来越少了。


关于超人是否过于鲁莽或者蝙蝠侠是否是个超级控制狂的声音已经有段时间没在会议室里响起,两个人在合作中也不再像是要把对方揍到墙里去。。


“嘿,你们没发现蓝大个很久没有跟那只大蝙蝠吵得死去活来了吗?”


闪电侠嘴里叼着披萨,晃了晃他的手,蓝色的眼睛向四周的人征询着。


“哦,那当然了。”扎坦娜眨眨眼睛“也许是超人的爱意终于把蝙蝠侠感化了。”


“爱意?”巴里显然没能消化扎坦娜话里的信息。他看向了角落里绕着蝙蝠侠飞来飞去的超人。


“不,我只是说他们最近没吵架了,不是说……”


“Flash,你不能只看表面。”女法师用她的魔杖戳着闪电侠的肩膀。“连绿灯都加入了我们的联盟。”


“什么联盟?”小红人皱起眉头,他焦虑的挥起手


“天,你们别背着大蝙蝠又搞了个什么正义联盟。要是让他们知道了,大蝙蝠会进到你最恐怖的噩梦里去逼问你………”


“Take it easy,child”戴安娜端着杯咖啡优雅的加入了他们的对话,女武神搅动着手上的棕色液体。


“那是魔法师或者科学怪人才会干的事情,我相信蝙蝠侠他就只是个人类,没有有你说的那么多古怪能力。”


“而且我们只是赌这两个人什么时候在一起,蝙蝠侠又不会吃了我们。”扎坦娜挑了挑细长的眉毛,眼睛里带着笑意。


“天,我倒更愿意你们成立一个新联盟了。”闪电侠眼里带着点惊恐。


“Bat知道了一定会让我们生不如死。”


“所以……”女侠歪了歪脑袋


“你跟吗?”


“那当然,我赌他们这个月就能”


巴里眨了眨眼,爽快的押上了自己的披萨。


 


 


 


但超人也栽在了鲜花上,


只要掌握了超人这段时间对鲜花的热爱以及对他行动轨迹的一些预算。提前埋伏好氪石和红太阳装置并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情。


“铅涂层”


卢瑟拍打着面前的氪石装置,露出一个胜券在握的笑容。常年的野心让他知道对待自己环伺已久的猎物不能有一点放松。他打了个响指。


更多的花藤缠绕住了氪星之子,把他能见到的黄太阳光遮的严严实实。一个女人从暗处走了出来,红色的长发披散在绿色的肩头,看起来尤为可怖。


卢瑟与毒藤女合作让他一点也不意外,虽然那个商人的脑袋上寸草不生,但毕竟里面还是装满了阴谋与伎俩。


氪石惨绿色的光照射在超人脸上。


他已经感到虚弱,这个与他来自同一星球的石头分化着他的细胞,蚕食着他的力气,犹如融化一般使他的骨与肉都感到疼痛。


哦,寸草不生。不知道毒藤女能不能让这个阴谋论者的头上再次绿意盎然呢?


他低下头,冷汗沿着额角流下。


这是个不错的笑话。要是讲给布鲁斯听他一定会微笑起来。那常年板着的嘴角会轻轻的翘上一个弧度,就仿佛他天生该如此。笑的那么轻松,那么自在。天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了他还在想着布鲁斯。


布鲁斯,


布鲁斯,


超人咬着牙,试图让自己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困境上。


卢瑟摘下花藤上的一朵玫瑰,似戏谑般靠近了克拉克。


“真不知道是哪位多情的美人迷倒了超人。”他深嗅了一口花瓣。“让他甘愿冒着危险去偷窃奥林匹斯山的火种。”


“准确来说这不算偷,这些花自然的长在草原上”超人强硬的抬起头,露出他两颗该死的虎牙。“而且我不觉得你是宙斯,我也不是普罗米修斯。你没那么高尚,我没那么伟大。”


“是的,氪星人。”卢瑟的语气突然凶狠起来“因为你就是那弥诺陶斯,王后不该生下的怪物。地球从一开始就不该接纳你的存在!”


他如同一个希腊悲剧诗人那般激动,自言自语的漫步着。


“你自以为是神了吗”阴谋论者眯起眼睛,“神已经死了。”他的表情闪过一丝松快。


“或者说,很快就要死了。”


藤蔓绑着尖锐的氪石朝着超人的胸口刺去。


 


 


“我想你知道玫瑰意味着什么。”


黑暗骑士的靴子从洒满了除草剂的地面踏过,他带着手套的手指抚摸那些半枯萎的花朵。


“是的”超人依旧被绑在层层的藤蔓里,只是氪石装置移开了。他闭上眼接受了一会儿黄太阳光的沐浴,便挣开了束缚。人间之神走了出来,手上还握着一小束玫瑰。


没有受到除草剂波及的那一小束。


“很高兴你来了”


“你要知道如果你没有带联盟的通讯仪,我们过来回收的也许就是氪星人的尸体。”蝙蝠侠的语气带着怒意,含了铅的面具让超人无法看到面具下的神情。


“卢瑟这次收集的氪石足够让你致命。”


“我跟你的私人频道开着。”超人耸了耸肩,“而我相信你会赶到。”


蝙蝠侠抬起头,看到氪星之子蓝色的眼睛里闪着一些温和而又深情的东西。


鹰女和神奇女侠料理着已经被制服的卢瑟和毒藤。大都会商人依旧有些癫狂的叫喊着,直到被送上飞机。


“你是个怪物,超人。你的鲜花只会给人带去不幸,没有凡人能够承受毁灭性的力量。”


超人的爱情不会被祝福,因为神明的力量终究会让世人感到害怕。他们不会老去,不会受伤。而成为神明的眷侣,意味着成为众矢之的,面临着更大的危险。


但超人似乎并没有受影响,他把目光从卢瑟乘坐的飞机上移开,露出一个有些狡黠的笑容。


“所幸你不是普通人是吗?”


蝙蝠侠没有说话,他白色护目镜盯着超人的脸。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超人把这束花递到黑暗骑士的手中,湛蓝如洗的眼睛凝视着他的双眼。


“这是我替一个小记者送的,不仅是蝙蝠侠,还有布鲁斯,还有这个男人千千万万的那些面。他希望能得到一个机会,去了解这个谜题。神明的鲜花充满了不可预测,但他只是个小镇男孩。而小镇男孩没什么新鲜的法子,只能希冀于他妈妈的老方法,用鲜花去打动那颗坚硬的永不融化的蝙蝠之心。”


蝙蝠侠眯起眼睛,


“这让我听起来像是什么铁石心肠的怪物”


“所以……这算是一个约会请求?”


克拉克露出笑容


“一个约会请求。”


“下次不要再往瞭望塔送花了,阿尔弗雷德这个月已经裁剪了太多奇奇怪怪的盆栽。”


黑色的皮革手套握住了鲜花,


而另一只赤裸的温暖的手掌抓住了他。



评论

热度(6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