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贡贡:D

那你很棒棒哦,

【超蝙】梦魔的诅咒

笙:

梗来自 @天真:“想看双向暗恋,老爷身中魔法,必须和男人xxoo才能解决”


布兰登超人X贝尔蝙蝠


有一点不影响superbat线的bg要素,除此之外无警示


理所当然的甜


 


  因丘比斯(Incubus)是莉琳(夜魔莉莉丝的女儿)恶魔的男性形态。据神话传说记载,他会在夜晚潜入女子的梦境与其交合,以获取力量和培育下一代用的卵子。而从男子处汲取精力的从工作由女性形态撒丘比斯(Succubus)完成。 


  “告诉我,扎塔娜。”


  蝙蝠侠盯着屏幕上形形色色的神话传说,声调低得都快分不出音节:“如果我赏给伟大的康斯坦斯一顿胖揍,能不能让他学会把自己豢养的小怪物老实关在笼子里?”


  “我不认为坏习惯能那么快戒掉,但还是欢迎一试。”


  超人担心地望望搭档:“这个恶魔会对蝙蝠侠造成伤害吗?”


  “不至于,因丘比斯本身不具攻击性。但被它附身的人会遇到点麻烦,呃,他……”魔术师斜眼,不自觉咬住下唇。


  “我接下来几天会变得格外性|||欲高涨。”蝙蝠侠气呼呼抢过话头,“具体表现为露骨的话语和种种令人困扰的行为。像只骚包的公孔雀,控制不住要把尾巴在异性面前抖来抖去。”


  “我以为你会考虑下孩子的感受。”


  “迪克不在这儿。”


  “实际上,我担心的是他。”扎塔娜朝超人抬抬下巴,后者很配合地红了红脸。“好在淫|||魔不算难处理。如果蝙蝠侠遵从本能让它达成愿望,因丘比斯自然会脱离身体;如果他禁欲一周以上——别高兴得太早,过程可不好受——因丘比斯也会选择离开糟糕的宿主。”


  “既然如此,给蝙蝠侠找个姑娘就是最快的解决方案喽?”绿灯举手发言。


  “不行。”蝙蝠侠否决了这个提案,“因丘比斯本身就是男性精气的载体。如果我和女人同床共眠,可能会害她因此怀上梦魔的孩子——没有科学依据证明避孕套能阻止魔法传递。”


  “找个男人呢?”闪电侠冷不丁冒出一句。


  “也行不通。”


  “为什么?”


  “因为那样大蝙蝠会选择自杀。”绿灯抢答。


1.


  接下来,全联盟陪着蝙蝠侠一起度过了混乱的几天。


  最初是绿灯使的坏脑筋,怂恿小迷弟闪电去给蝙蝠侠告白;几分钟后巴里神魂颠倒地回来,声称蝙蝠侠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还管他叫“可爱的男孩儿”。


  于是受好奇心驱使绿灯侠亲自上阵,结果被黑暗骑士警告一通扔了出来。


  “嘿!凭什么!”他嚷嚷得大声,其实心里大受打击。这张帅脸就对蝙蝠侠那么没有吸引力?


  “你太直了,一看就是来耍我的。”因丘比斯蝙蝠回答着,朝巴里勾勾嘴角又抛了个飞吻,然后像遭了电击似的痉挛着把手硬塞回斗篷里。


  “算我求你,”绿灯不知自己应该先把眼球抠出来还是抖掉满胳膊鸡皮疙瘩,“在瞭望塔时把面罩脱了吧——就一周!”至少布鲁斯·韦恩的脸不会有如此强烈的违和感。


  “做梦。”面罩是他最后的防线。


  “别毁了我的乐趣,哈尔。”闪电侠附和,“哥谭骑士可比花花公子韦恩迷人多了。”


  布鲁斯只得低下脑袋扶额,花上半晌才遏制朝巴里放电的冲动;再抬起头时整个身子都僵直了。


  正前方,亚马逊女神以最端庄优雅的姿态斜靠着墙,大腿交叠着状似无意地磨蹭。她缓缓眨着海蓝色的大眼睛,那副能让全世界女人嫉妒的长睫毛蝴蝶一样扑闪。


  “看在古希腊神话的份上。”他咬牙切齿吐出这些词,“戴安娜,别增加我的工作量!”


  “报应,布鲁斯。”女神玩绕着手指上巧克力色的卷发,说话时不紧不慢,刻意突出自己富有异域风情的口音,“早看不惯你平时对女孩子们随便下手的样子了。”


  “身份掩盖。”蝙蝠侠闷哼一声,别开头去用斗篷挡住视线。克制,不能撩,给他们哪个摄像头拍下来放到网路上黑暗枭雄的招牌就倒了。“我总不能披着纨绔子弟的皮跟她们大聊政治。”


  “嗯哼,但乐在其中也是罪过。”她倒没给自己的行为定罪。


  另外两个大男孩子不嫌事儿大在旁边起哄。


  “喂,童子军!轮到你了!”


  被唤到名字的路人——至少他假装自己只是路过——紧张兮兮望过来。


  “这……不太好吧?”


  “哦,省省!”戴安娜扭头冲他喊,“别以为我没注意,你五分钟内都经过这儿七回了!”


  “是吗?”超人不安地动动肩膀。


  “别客气,大蓝个儿。”巴里把布鲁斯推到超人面前,“千载难逢的机会!”


  克拉克看着面前像礼物一样被送出来的搭档。对方低着头,拒绝对上视线。


  “果然还是算了。”他笑笑,“以后要是被布鲁斯报复,倒霉的可是我呀。”


  “但是——”


  超人抛下一句“啊哦,地球多处山洪爆发”,化作红蓝光束冲向舱外。


  “开玩笑,宇宙里真空传不了声……山洪暴发?他闹什么别扭?”绿灯嘟嚷,整理被气旋弄乱的发型瞟向布鲁斯:“你俩吵架了?”


  蝙蝠侠只是伫立在那儿,望着超人消失的廊道尽头。




2.


  真险。


  当然不是指子虚乌有的洪水危机。山洪暴发……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撒谎?卡尔-艾尔在宇宙中横冲直撞,险些冲碎好几块无辜的小陨石。


  十几分钟前他还坚信因丘比斯诅咒是拉奥或别的什么神送给自己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然而真正面对蝙蝠侠、在知道对方无论如何也不会拒绝告白的情况下,苦恼远胜于窃喜。


  已经离黄色恒星挺远了,氪星人还是觉得脸上灼烫。


  他喜欢布鲁斯。非常喜欢。


  可是至今超人都想不到任何把他们的关系往暧昧那条线推进哪怕一点点。布鲁斯是个男人,还是最孤傲、最难以打动的类型。魅力无边如赛琳娜·凯尔到最后也没能挽留住他,堪萨斯乡村的外星居客又有什么自信能吸引这位骑士?


  三年。从初遇到联盟成型,克拉克眼看着自己对搭档的感情从认可升级为信赖,再从友谊演变为爱恋。说不上是因为哪件事动的心,只是某一天蝙蝠侠不经意瞧过来时他没来由地感到紧张。同样的情况越来越频繁,克拉克总算明白过来后乱七八糟的心思更是一发不可收拾。行动中倒不要紧,他满脑子想着拯救世界,完全可以默契地与蝙蝠侠出生入死;但只要脑袋里还算清闲……


  布鲁斯默默守护哥谭的背影,展开计谋化险为夷后有点得意地歪嘴,摆出玩世不恭姿态时挑起的眉毛和略微撅起的嘴唇。还有声音——男人用同样的语气呼唤克拉克、卡尔和超人,世上只有这一个人能真正把几个称号没有偏爱地归于同一个灵魂……


  卡尔甩了甩脑袋。今早真该让扎塔娜瞧瞧自己是不是也中邪了。


 


3.


  禁欲比想象的要难得多。


  “您很烦躁。”管家先生端上晚餐的色拉,顺口描述。


  “就没有更靠谱的猜测了吗,阿尔弗雷德?”布鲁斯把才系上的衬衣第一颗解开,在椅子上挪了又挪,想找个稍微不那么硌人的坐姿。虽然他坐的是把祖传的高级定制扶手软椅。


  “好吧。多动症或者烦躁,您自己选。”


  “真有这么简单倒好了。”韦恩家主嘟嚷。他妈的为什么这颗小西红柿形状那么像乳首?


  “可以想象。魔法的力量难以抗拒。”


  大侦探很快从可能的答案里寻到最靠谱的那个:“克拉克来过?”


  “就在您回来前。”阿尔弗雷德点点头,“他说他很担心您,真心的,我看得出来。矛盾的是我告诉他您不在家后他明显轻松了不少。”


  小镇男孩的典型作风,布鲁斯假装心不在焉地听着,脑内不由自主开始循环上午超人已经明显到不能再明显的小心思。老天,这家伙真是有双会出卖情绪的眼睛!他的胸口被某种温暖的气体充盈起来,嘴角差点没压住。


  管家自然不会错过如此明显的情绪变化:“您不准备开导开导他?”


  “开导什么?”中年人无辜地抬起头,褐色虹膜里倒映出月亮的光。


  管家微微鞠躬,无声地隐入角落那片阴影。


  与此同时,布鲁斯察觉到身体持续发展的异样感。


  都怪阿尔弗雷德提起超人,附在身上的因丘比斯也感觉到宿主萌发了渴望的情绪,在没有外界干扰的情况下擅自开始蠢蠢欲动。


  男人又盯着色拉,努力让自己对眼前色泽漂亮的蔬菜产生性联想之外的念头。


 


4.


  克拉克瞥一眼电子闹钟上的日期。


  距蝙蝠侠脱离因丘比斯掌控还有六天二十四秒。  


  他连漫长的第一天都还没熬过去。超人在床上翻过今晚不知道第几个身。


  合上眼的瞬间,鼓膜被那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击中了。


  卡尔……


  “布鲁斯?”


  他一骨碌爬起来,公寓里顿时被气流搞得乱七八糟。


  


5.


  他们都忽略了一件事,梦魔的力量从子夜开始才真正会起作用。


  超人从窗户闯进来的同一时间布鲁斯伸出手,直接整个儿挂到他身上。能推动小行星的氪星人抱着一百九十磅的人类不知所措,惯性作用下跟着一起滚到床垫上,黄太阳下的力气全都见了鬼。


  “拉奥啊,布鲁斯!”克拉克逼迫自己扯开疯了一样吻着他脸颊和脖颈的男人,“冷静!我不能抵御魔法!你为什么不去找其他人——”


  “因为那样我会选择自杀,记得吗?”他紧皱着眉头,用每一寸没有被晨袍限制的皮肤触碰钢铁之躯。克拉克,超人,卡尔。越来越多的理智被抽出大脑外。他需要他——只有他!布鲁斯已经顾不上什么诅咒和魔法,满心都是被无限放大的渴望。


  那两片嘴唇。现在它们看起来那么坚硬,但只要一接触他的皮肤就会变得柔软而灼人……


  “因丘比斯,蝙蝠侠!”对方伸手开始解红披风时超人真的慌神了,“它在控制你,集中精神!你绝对不会希望今晚——!”


  卡尔的话过了很久才传进布鲁斯脑子里。


  “听、听着……”他气喘吁吁,还在扭动,但激烈程度有所下降。“我没办法……现在召唤不了扎塔娜……”


  超人神经性咽了咽喉咙:“我要怎么帮你?”


  “别松手。”他低吼:“不要让我做出任何…会后悔的事!”


  “我答应你,布鲁斯,我答应你。”


  于是守护者小心地拥住他,以哄劝的方式温柔地重复:“我就在这儿——哪里都不去。”


  布鲁斯闭上眼睛,又把自己埋进怀抱。被热度炼得愈发敏感的身躯还在不死心地磨蹭、吐息、亲吻,要求更多亲密接触;得到的回应却只有克拉克偶尔在额间点过的轻啄。


 


6.


  他在高烧中做了个混乱不堪的梦。


  都是些零碎片段:超人第一次降落在自己面前;他们的首次合作;蝙蝠侠从昏迷中苏醒,飞船玻璃外克拉克背对着光芒朝自己伸出手…….


  卡尔让黑暗骑士感到自己的灵魂不需要七天二十四小时时刻被痛苦和阴霾掌控。


  布鲁斯在氪星人已经僵硬的环抱中睁开眼。他做了个决定。  


 


7.


  多亏扎塔娜行动及时,在魔药的辅助下后来几夜布鲁斯和梦魔间相安无事。他和克拉克也彼此默契地对那混乱的一晚闭口不谈。


  所以第六天晚上超人的红披风出现在窗口时,年长的那位的确很讶异。


  “Hmm……”韦恩先生思忖几秒,“我猜你是想来聊聊那晚的尴尬?”


  “并不是。”克拉克降落到阳台上跟着进了卧室。“不过是诅咒带来的麻烦,比这更尴尬的事我们都经历过。”


  “比如认识没多久就被迫挤在同一张小床上。”他表示赞同。


  “比如互换能力甚至身体。”他笑着加了一句,想起自己还没解释夜闯韦恩大宅的理由:“我跟绿灯打赌输了。他要求我趁因丘比斯还没跑路对你来段深情告白——顺带录音。”


  “是他的做派。”布鲁斯说着这话又突然凑上前,两人的距离从五英寸缩短到了零点五:“但拿他当借口真是逊毙了。当然,不妨碍我们私下悄悄把没做完的事情解决……”


  这绝对是因丘比斯。信不信由你,蝙蝠侠灵巧的指尖甚至在超人的大腿上奏起了小步舞曲。


  两人安静地对视了将近五秒后男人才回过神,手指抽着筋停下。


  “……该死,我又被影响了?”


  小镇男孩用不好意思的笑容作答。


  布鲁斯后退几步。


  “所以,终于轮到你来整蛊我了?”大概是因为心态问题,这话在超人听来格外嘲讽,“你们还没玩腻?”


  “呃,你瞧……”克拉克咳嗽一声,学着绿灯大大咧咧的模样开玩笑,“因丘比斯都快跑了,我都还没拿这个梗玩过一次,好不容易的机会……”


  他的声音低下去,然后停住了。


  布鲁斯沉吟片刻,像是在努力回忆:“还真没有。的确不太公平。”他直起腰背做出认真倾听的准备,“好吧,轮到你了。我会给你你想要的。”


  克拉克深吸一口气,按下录音键。


  “布鲁斯·韦恩……”


  哦,蠢货!你为什么要加上姓氏!克拉克绝望地骂道,现在这听起来一点都不像开玩笑了。但话已出口,硬着头皮也得把它圆回来。


  “你那么完美……”


  笑一笑,克拉克。你还当自己在念婚礼致辞不成。


  “哥谭首富和黑暗骑士,不,我是说,你不管哪一面都绝对完美……”


  换个词好吗?动动脑子,记者先生。


  “也许你不知道,我注意你很久了……”


  “而你,我的男孩,”男人接话接得像诗朗诵般坦然,而且声情并茂:“不止是因为你英俊得不可思议。从我们第一次握手起我才真正看到了你,并一直关注着你每一刻的成长。你像太阳般灿烂,笨拙但是质朴得可爱,即便是氪星强大的力量也腐化不了你的心。不可否认,我被你深深地吸引了。”


  换作其他人听到蝙蝠侠说这些话,就算知道滥美之词是因丘比斯夸大的结果大概也能满足个十年半载。


  “如何?”中年人歪歪头。


  “好极了。”他平静地微笑,暂停录音笔,拒绝承认这番模棱两可的赞颂引起自己心里多么大的失望。


  “虚伪。那才不是你想要的。”


  克拉克哑口无言。


  但是心脏比大脑从这句话里更准确地预知到了什么。它跳得太快,没来由的狂喜自心房注入氪星人全身。


  “过来。”


  布鲁斯就站在那里,朝他张开双臂。


  “来啊。”


  他没花什么功夫便抹消了那最后的距离。


  等意识终于回到身体里,他们已经正式接完了第一个吻。


  “因丘比斯离开了,克拉克。”布鲁斯在他耳畔轻声说,“就在刚才。”


end.




关于incubus的描述来自wikipedia,还有以前在各种地方留下的印象。


感觉贝尔蝙蝠如果组建了联盟应该蛮好相处的......相对本蝙而言。布兰超也比亨超温和了十八个等级啊hhhh


@天真 这位点了个nc17的经典梗,愣是没在条件里写上pwp(一脚刹车


nc17 part过几天再写,到时候放番外啦所以不要打我; )





评论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