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贡贡:D

那你很棒棒哦,

[JL][SuperBat]Something about courage/有关勇气 全

絕境尚有涯:

Something about courage/有关勇气


Title:something about courage/有关勇气


CP:Superman/Batman Clark Kent/Bruce Wayne


Summary:谁会没有勇气与你共进晚餐呢?


Note:昨天一篇《由整归零》还是虐了一下下,像我这么暖和甜的家伙不得写个轻松向的来缓一缓嘛!这篇请大家轻轻松松地看!(其余文末见)


 


1、


被高大的写字楼占领的哥谭市第六街区每到夜晚便死气沉沉。无数的玻璃窗仅有几面还留着白色或橘色的灯光,除了零星的点缀以外便只有大片的黑色,像是刻意翻倒的墨水,沿着夜色的幕布渗透延伸,几乎要吞噬本就昏暗的路灯的灯光。


 


这对蝙蝠侠来说却是个绝佳的出手时机。


 


他擅长躲藏在阴影之中,而阴影无处不在,无论是有光,还是无光。而阴影给人恐惧,因为这个词语本身带有的阴暗色彩,也因为黑暗中一切都难以分辨清楚,所以你无法判断前方的黑暗里是你的朋友还是你的敌人。


非常遗憾的是,那帮抢劫犯愉快的分赃大会要暂时告一段落了。罪犯在胜利之后会出现两种情况,一是得意忘形,自以为目的达成,可以如电影男主角一般金蝉脱壳;二是事事小心,对暗处一切有可能破坏自己利益的东西抱有绝对警惕。


无论哪一种,都对蝙蝠侠有利,前者可以轻而易举地制服,后者会被自己的恐惧制服。人永远无法停止对黑暗的想象,他们拍摄电影,编造故事,不同版本的都市传说以此在城市内得以生存。一定程度上,这限制了犯罪分子在夜晚的行动,但这也给哥谭的黑暗骑士增加不少“不大好听”的头衔。


 


“那个吸血怪物根本不会害怕……”被蝙蝠绳索捆绑在柱子上的人愣愣地看着前方高达十米的平台,就在几秒钟以前,蝙蝠从这里跳了下去。


 


“吸血怪物?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我赞成你说他‘不会害怕’,但我得反驳你,他不吸血——相反,他会为了救人而不害怕自己受伤。”超人正用那牢固的绳索在柱子上绕圈以保证罪犯们不会挣脱,他听见那人哆哆嗦嗦的话,这样回答他。


 


“超人,别待在上面磨蹭。”通讯器里传来蝙蝠的声音,听上去对超人的拖沓很不满。


 


超人坐进蝙蝠飞机的副驾驶,“别那么心急,Bruce,现在我们要去和戈登探长打个招呼吗?”


“阿福会做的。”蝙蝠回答他。


 


“Clark……”蝙蝠侠开口。


“嗯?”


“不知道你有没有时……”蝙蝠侠没有说完,两人的注意力立刻被地面上一阵剧烈的爆炸吸引了过去,冲天的火光吞噬了那栋楼房,在他们立刻向下俯冲的时候,浓烟已经扩散开来,超人直接打开门飞了出去。


“我先去,Bruce!”


 


“随后就到。”蝙蝠侠应声,拉动操作杆加速前进。


 


救出所有居民之后,超人没有问起蝙蝠侠之前没说完的半个句子。他看上去是完全忘记了有那么半句话挂在那里,蝙蝠侠想继续说,不,他摇头否认自己,他没要继续说。


他没有。他回到蝙蝠洞以后,和阿福也是这么说的。


 


这是他第一次鼓起勇气。他不得不承认在那之前也有几次,他想要邀请克拉克,但那些话都没说出口。这是奇怪的定理,那些反驳的否定的句子总是能轻而易举地从口中说出来,但那些最普通最自然的话却根本没办法鼓起勇气去说。


 


这只是第一次尝试而已。


 


2、


第二次超人扶着蝙蝠侠从被封住的窗户里爬进安全屋,超人捂着蝙蝠侠背部一道正在流血的伤口,把他尽量轻地放在沙发上。他按照蝙蝠的指示去拿来了医疗箱。当超人看着脱去了上衣和蝙蝠面具的Bruce Wayne熟练地为自己消毒,并准备缝合伤口的时候,他拿过了Bruce Wayne手中的针。


 


“伤口在背部,我来,”超人说,顿了一下以后他又解释,像是知道蝙蝠可能会拒绝,“这样更快。”


蝙蝠侠的表情看上去就写着“拒绝”,超人如果没有立刻拿过消毒药水,蝙蝠侠就要出口拒绝了。而超人不希望他拒绝,他知道Bruce给自己处理过很多伤口,他清楚地知道Bruce身上有多少伤疤,知道他身上那些骨头是有旧伤的。就像他清楚地知道眼前的人有多么的勇敢,而勇敢从来不是一个简单的词语。


超人看着那道长约十厘米的深口,看着有些外翻的血肉,因担心而蹙起了眉。他见过无数的伤口了,他曾把无数的人从死亡边缘救回来,他听见过无数人的哭喊与求救,他曾经不止一次地思考“人类”的品质,他们的求生欲望,他们的脆弱……这些东西似乎都不存在于蝙蝠侠身上。


 


不过他想,这些在Bruce Wayne的身上是存在的。他能看到这一点,但是那并不是关键。最关键的一点是,Bruce Wayne克服了它们。


勇气,是对脆弱的克服。


 


他帮Bruce Wayne缝合伤口,用他所能做到的最温柔的动作。一些晚风从未关的窗户里漏进来,吹动窗帘,屋子里很静,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Bruce Wayne的呼吸声会随着Clark Kent拉扯缝线的动作而加重,这时候Clark Kent屏住呼吸,缝针穿透皮肤的一刻他的心也跟着抽动一次。


 


处理伤口之后,Bruce Wayne站起来去柜子里翻出几个罐头,这间屋里没有电了,所幸还有便携式的炉子,他拧开气体罐子,火苗燃了起来。简单地加热了罐头里的豆子和牛肉,多少吃了些东西。Bruce Wayne用叉子努力地刮了刮盘子底部的酱汁,Clark Kent端起盘子把自己盘中的分了一半给他。


蝙蝠像是想要反驳,但他最后挥了挥叉子没提。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次,像是在犹豫要不要说什么。现在他们就在“共进晚餐”,但这跟他想像的晚餐不一样。不,不,也不是需要点蜡烛的那种,别听阿福。只是正常地在家中,或者不起眼的小餐馆共进晚餐罢了,他确定。


 


“Clark……也许下一次我们可——嘶……”一股尖锐的疼痛从背部传来,这不足以让蝙蝠侠无法忍受,但却让他在那一秒顿住,疼痛像尖锥一样,沿着某条纤细的血管传递至手指尖和小腿根部,引发一阵抽搐。


 


“Bruce,你需要休息……”Clark Kent扶住他。Bruce下意识地想要推开他,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他不需要这个,他想,他自己可以走到卧室去。但他并不那么介意超人靠近他,他不能否认,超人是不一样的,是那么多年以来除了阿福以外第一个走入他的人。也仅仅是这个穿蓝衣服红斗篷的氪星人而已。


 


如果不是他沾到床便睡了过去的话,他也许可以把那句话说完的。


 


3、


第三次发生在他们组建正义联盟之后。蝙蝠侠建造了一个基地,那天他和超人留下来将数据输入基地的系统里。蝙蝠侠看着超人正满大厅飞来飞去,把一些武器放到指定的地方,搬起五箱蝙蝠镖的时候他问Bruce Wayne能不能送他一个,Bruce Wayne回头看超人的时候,超人正努力地把头从高高的箱子旁边露出来。


“没门,超人。”他面无表情地回复他。


 


“好吧,我知道了,这意味着我可以自己拿一个,不用问你这么蠢的问题。”Clark Kent像是自言自语。


 


不过蝙蝠侠没反驳。


 


蝙蝠侠正努力让自己专心面对面前庞大的数据,他需要把他们按照某种标准进行分类,以便日后更好地筛选,钢骨已经完成了大半,他只需要完成剩下的,然后收尾。这时候的气氛就像Bruce Wayne老爷所以为的星球日报编辑部的氛围一样——在场的人做着各自的事情,偶尔可以攀谈一两句话。


他觉得这时候鼓起勇气是一个好选择。


 


“Clark……这星期……”


 


他回过头,没有看见Clark。


“Clark Kent?”他叫他的全名。


 


超人做完自己的事情以后就离开了,事实应该是这样。要么,就是有只小猫等着他去解救。


蝙蝠关闭了基地的电源,离开了基地。


4、


“老爷,看到您因为这类事情烦恼,倒是稀奇。”阿福端着一杯蔬菜汁走进蝙蝠洞。


 


“这是……”Bruce Wayne耸了耸肩膀,把目光从屏幕上移开,他伸出手揉了揉鼻梁,接过蔬菜汁,“这是不一样的。”


 


阿福站在桌边看着Bruce喝完蔬菜汁,才接着说:“我知道,我知道,老爷。当你作为Bruce Wayne去参加各种晚会的时候,你和人们跳舞,晚餐,那只是你在扮演自己的角色,而不是你自己。而面对那个小镇男孩的时候,你就是你自己,真正的你。”


“所以……我该怎么做?”


 


“简单,”阿福拿回玻璃杯,“只要表现得和你自己一样就可以了,让他看见你真正的面目,无论是蝙蝠面具之下,还是Bruce Wayne面具之下。我相信他喜欢你,我对此很有信心,鉴于我看着您长大。”


 


“如果那样简单的话,那么他已经看到了,阿福。”Bruce Wayne叹了一口气,向后靠在椅背上。


请对方共进一次晚餐,也是想要更多地了解对方的一种形式,而蝙蝠确定这是他想要的。


5、


不需要再多举任何例子来证明Clark Kent和Bruce Wayne本身已存在的较为亲密的关系,只是谁也没有明说罢了。他们不是没有一起出过门,去年Diana的生日,他们两人曾一起上街为她挑选礼物。Clark Kent为Diana挑选了一条丝巾,浅浅的香芋色。Bruce Wayne最后选中了一款手表,很轻便小巧。


他们走在一起的时候就像正处在亲密关系里的人,两脚迈步的时候手臂前后微微摆动,几乎碰到对方的手臂。对于一件礼物是否合适,他们有不同的看法,也并不介意对对方表达自己的看法。虽然他们在丝巾的颜色上起了小小的争执,但他们懂得适可而止——简而言之,这些小打小闹看上去甚至像是——虽然人们一般不愿意那么说,但你不得不承认,调情。如果阿福在场,也许还会说,是那种在漫长关系里充满默契的“调情”。


这种“调情”里包括玩笑和带玩笑性质的“冷嘲热讽”。


 


数不清有几次,Clark Kent捧着笔记本电脑在韦恩大厦的会议室里拼命赶稿,而与此同时还需要担心邮箱里会出现标题为“Clark!你在想什么!重新写!”的邮件。这时候的Bruce Wayne看上去则清闲许多,他只是找两张或者三张凳子,倒下就睡,也不管姿势舒不舒服。


有几次他慢慢地睡到了地上去,只剩一只手还固执地待在椅子垫上。这时候Clark Kent会停下忙碌敲打的手指,去把Bruce Wayne扶起来。


Bruce Wayne醒来的时候,看见Clark Kent眼里都是意味不明的笑意:


“董事会还没把你开除真是个奇迹。”


 


而Bruce Wayne瞥见Clark Kent的邮箱提示,闷哼一声:


“你还是担心自己吧,令人惊讶,你还没被主编赶出去。”


 


经营两个身份的他们,就好像在天平的一端,需要不断地跑向另一端,再跑回这一端,来维持天平的平衡。那天Bruce Wayne开完会以后,深吸了几口气以后拨通小记者办公桌上的座机号码,接电话的是Lois。


“Clark?他刚刚上飞机吧,他要赶去伦敦做一个报道,得明天才能回来,”Lois说,“你有什么事我可以帮忙?”


“没什么大事,谢谢。”Bruce Wayne挂断了电话,看了看单向玻璃外严阵以待的董事会。好吧,没办法翘掉董事会议了。


他照例睡了两个小时,从董事会开始开会,到结束会议。


会议结束以后,福克斯推醒Bruce Wayne催他赶紧回家,那之后他打电话给阿尔弗雷德:”你这样还不如不让他来公司!”


阿福波澜不惊:“那他到哪里去睡觉呢?”


福克斯在办公室内来回踱步,听到这句反问,一股莫名的火气:


“让他回家睡!躺在床上还比会议室的椅子舒服!”


阿福挑了挑眉头:“你真的觉得他在家会睡觉吗,福克斯,我的老伙计?”


电话的那一端忽然沉默,阿福听见一声“臭小子”,之后电话被挂断了。


6、


一旦犯罪分子决定把邪恶计划放在市中心,那么一切都会复杂得多,就好像没有人会把导弹试验场设置在城市中。但是往往事与愿违,城市的戒备再森严,有些老鼠也总能挖出洞来。Bruce Wayne不喜欢高楼,一点也不,一旦高楼倒塌,伤亡的将不仅仅是高楼上无法逃生的人,还有高空坠物掉落对地面人员的严重威胁。


他发明了小型的救援机去营救那些在高楼的高层工作的人,玻璃碎裂之后他们很容易掉出窗外,而救援机能在那之前锁定并接住他们。而他会负责用武器将空中坠落的大块的巨石粉碎,超人也会帮忙清理逃生道路。


但他们总不是万能的。


当Bruce Wayne发现已经只剩下几面摇摇欲坠的墙面的楼房里还有一位摔倒了的小男孩的时候,他没有时间指挥救援机前去了。他没有一秒钟的犹豫,直接从蝙蝠飞机上跳了下去,他抱住男孩的时候一面墙向他倒了过来,他对男孩大声喊“跑”。男孩跑了出去,他也是,但第二面墙接踵而至,这一次他没能侥幸,他推开了男孩,男孩继续往开阔的地方跑。被石块压住的时候Bruce Wayne还能看见男孩流血的双膝,几注血液顺着男孩的小腿流下去。是个勇敢的男孩,他小时候掉进蝙蝠洞的时候可哭鼻子了,他想。


那之后他的视线便被石块挡住了,石灰粉末扑面而来。他几乎就要昏迷在强力的窒息感里。他感到身上的重量不断累积,细小沙石从较大的石块的缝隙中滑落下来,他甚至无法咳嗽,因为他的胸前压着一块。呼吸渐渐变成了困难的动作。


他的手脚被分开来压着,他没办法去启用随身携带的小型炸弹,该死的,他试图扭动手指,去激活手腕上的一个迷你的顶托装置。他按到了按钮,手腕上的金属抽出,着地找到着力点之后,开始一点一点向上抬升,几分钟之后,蝙蝠侠感觉到手腕能够自由转动了。


这时候他听见头顶传来喘气声,他认出是超人。超人正在奋力地挖掘废墟,而蝙蝠也很快摆脱了砖墙石块的压迫。但蝙蝠注意到超人的神情和以往他们互相帮助的时候不一样,他看上去比从前任何一次都要担心,超人微微张着嘴像是想要说什么,他的手放在两边,手心向上摊着,像是要握住蝙蝠的手臂却又犹豫。


Bruce Wayne想着这时候请他共进晚餐会不会是个好主意。


7、


“我很好。”蝙蝠说。他试图站起来,不过发现那有些困难,好像伤到了筋。


而超人忽然伸手握在了Bruce Wayne的手肘处,将他钳制住,这一刻Bruce整个人紧绷起来,他觉得超人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他的眼神忽然变得晦涩不明,但却是熟悉的。Bruce忽然记起,几个星期以前超人买完蛋糕重新坐回蝙蝠飞机的时候、超人为他缝合伤口的时候、超人和他各自为自己的第二重身份寻求平衡的时候……和此时的眼神是类似的。


那是温柔之中的一股坚定的力量,就像超人本人一样。但却充满了人类的真实的情感。


超人的手又转移到蝙蝠的脖颈,然后再向上捧住蝙蝠的脸,Clark Kent忽然笑了起来,像那个穿着衬衫和牛仔裤的小镇男孩,蝙蝠恍了神。超人伸出手指把Bruce Wayne嘴唇边和嘴唇上沾上的灰擦去。


Bruce Wayne以为Clark Kent会吻他,他靠得太近。


但Clark Kent只是说:


“晚些时候,你愿意和我共进晚餐吗?”


没等到Bruce Wayne回答,Clark Kent抱起废墟中的Bruce飞向高空,在上升时呼啸过耳畔的风里,Bruce给出了肯定的回答。而风太吵嚷,Bruce不确定Clark是否听见了,不过他看见Clark露出了一个笑容。


END


 


PS:哎呀我也是日更了是吗……(不要信,过了周末,日更就是假象)佩服我自己,每日最高字数还维持在自己比较好的水平(呼


这篇文章就如题目,想要讲的是,关于勇气,但我没有赋予它太多的严肃内容(后面好像还跑得很偏)……(逃走)我想让它轻松些(至少我想着是这样,想着)。我会偏爱有勇气的角色,勇气是对脆弱的克服,他们本身没有超能力,身为人类,可能很脆弱,但是,他们又有如此的品质来克服他,来坚强自己,来成就自己,来突破“因偏见而强加在自己身上的”“脆弱”的形容。


(比如漫威家的铁人,对,我是个铁吹。以及我过去近一年的时间喜欢的Jim Kirk和Leonard McCoy,他们都是这样勇敢的人)


而我也会喜爱的另一类,是强大的人。是与对恐惧、脆弱的克服所对应的——对力量的克服。克服力量,产生的是“温柔”,一种因为了解“摧毁的力量”而产生的对周遭的一切……对世界的另一种理解,不断摸索出自己的信念。就像超人。(允许我说,漫威家的班纳和幻视)


总之谢谢大家的喜欢我一定努力产粮!欢迎评论!!!


 


明儿周末最后一天我看着能不能再写一篇出来,纲是已经打好了的,下篇我!们!带!娃!玩!


想看他俩带孩子,想看。


我一想他俩那不同的教育方式我就能拍桌子笑出声。


带我最宠的小心肝来玩。


 


 


彩蛋:


“Diana……嗯……你知道,我想带Bruce出去吃晚餐,也许……也许这算个约会。”Clark Kent抿了抿嘴说。


“很好的消息,所以你来找我是为什么?”Diana友善地问。


 


“我想问……约会的时候,除了……做什么会更好……”


Diana笑了起来:“你们想做什么都可以。”


 


“只是一下子想不出好主意,Diana,你的男朋友是怎么和你约会的?”Clark Kent看了看Diana,希望得到建议。


 


但Diana愣了一下,她眨了眨眼睛,像是在勾起久远的回忆。然后她忽然低下头,短促地笑了一下,但很快抬起头,抿了抿嘴唇,看向Clark。


Diana的神情很认真,她告诉超人:


 


“冰淇淋。”


“他给我买了冰淇淋。”


 


PPS:我真的是个派派粉。



评论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