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贡贡:D

那你很棒棒哦,

How to deal with your family

醉子:

How to deal with your family
家庭秘籍

我终于有时间摸鱼了!!(泪流满面
三月份忙得要死…连开脑洞都没什么时间,一个月没有产出QAQ
这是一篇神奇生物的AU文!因为还有好多梗想写,所以可能还有后续,可能没有,大家看的开心就好www


配对:Superbat,Jaydick,Kontim
分级:PG
梗概:面对一个大家庭,你需要宽广的内心。


这是一个普通的周六上午。
作为该死的委员会成员以及最大的捐赠者,Bruce Wayne从他庄园地下的漂亮洞穴里醒来的时候感觉一阵焰火直接从他头顶烧到了尾巴尖。这是一个报复,Jason带来的报复,一点摩擦就能让Bruce的温暖小窝变成天边最亮的烟火。他差点没尖叫,但他的确在地上滚来滚去把所有的噼里啪啦都压熄之后才站起来,这反而让他感觉好一点了。洞穴重新归于黑暗之后巨大的龙族对着洞口的方向咆哮了足足两分钟,把洞里所有的蝙蝠和他的孩子都吓得扑棱棱地四散奔逃之后才变成人形,保留了一部分红黑色的坚硬鳞片来保证体温,他扯过放在石质平台上被熏黑了的毛巾,草草裹上了自己,就赤着脚攀上了韦恩庄园的石阶。
好,这件事算是坚定了他的决心,Bruce Wayne烦躁地揉了揉眉头,他必须要做这件事,必须要成功,没有任何选择,这是和你的家人有关的,而他总是在这方面格外愿意付出。
假如这件事成功了,那么他就不会再为此困扰了,再也,不会。
啊,甜蜜的未来,Bruce露出了不为人知的微笑。

【“事实上在我还是单身的时候对这个没有要求,我喜欢换鳞时期,这能让我名正言顺的赖在家里,离那些'高级派对'远远的',”Bruce打了个空气引号,“但是现在,我有一大群孩子,还和Clark结婚了,可能换鳞这件事让我稍微有点压力过大,”Bruce微笑,他捏了一下Clark的手,“你说是吗,亲爱的?”
“没错。”Clark努力纠正他扭曲的笑。

“不,完全不,当然了,我是爱Bruce的,拉奥在上,他是我见到的最棒的人,”Clark叹了口气,“虽然不太愿意承认,但是我觉得他最近非常的暴躁易怒,我的意思是,不是一般的…呃,无意冒犯,他现在的表现就像在生理期,再一次,无意冒犯。上个星期他对着Jason大吼,Jason直接吓得在房间里变身了。”】

“嘿,Bruce,你醒了?今天可是有点早。”
Clark从走廊那头就远远地看见了他的丈夫,还没穿上西装外套的小记者迎上去,给他的丈夫一个硬邦邦的拥抱,“哦天啊,你的旧鳞片还没开始掉完吗?”
“我睡不着,还有不知道,”Bruce随意地嘟囔着,伸手去抓裸露的后背。反正他已经不会长得更大了,换鳞片只不过是一场充满了痒痒和抓挠的有期徒刑。只是会让他又旧又老的鳞片掉下来,换上坚硬美观的新鳞片,然后把他的心情搞得很坏而已,不是什么大事,“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弄那个文件?”
“别急,”氪星人把手按在Bruce的肩膀上,巧妙地阻止了Bruce继续折磨自己的皮肤。“我们先穿个衣服,下去吃早餐,然后等我下班回来,我们再谈这个问题。”他推着Bruce向他来的地方走回去,Bruce可能有点没睡醒,所以他没说什么。
趴在窗外墙上的Dick松了口气,他目送着养父和他的氪星人离开走廊,攥紧了手中偷出来的文件夹。

【“你们能看见,我是一只塞壬,”Dick无奈地微笑,“我是只塞壬,而塞壬是群居生物,他们太孤单的话就会独自一人死在地板上,羽毛掉得到处都是。”
Dick沉默了三秒钟。
“所以我不想离开我的小翅膀!”他突然用力抱住Jason的肩膀慷慨激昂地喊,狼人生生憋住了喉咙里的尖叫,“不!Bruce不能这么做!他不能把我们拆开!他不能向委员会提交申请!谈恋爱是我们的权利!”塞壬完美的嗓音高得无法想象,“'跨物种结合案例'你们看过吗?!整本里七十二个案件只有三个成功的!我不能…”
他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Jason捂住了他的嘴。

“没错,Bruce肯定是想让我离他的黄金男孩远一点,”Jason心不在焉地拨了拨头发,“如果看着他面子的话,我可能会同意转为地下恋情之类的…但是现在没门,他居然吼我,虽然我报复回来了,但是他居然吼我!”Jason嘶叫这,他锋利的犬齿从牙床里顶了出来,“为了那个小恶魔吼我?!老家伙,这是场战争了。”
“我们决定把他的文件偷走,让他在整个委员会面前掏出一打'花花公子'里面的半裸照片,没错它们源自于Dick以前的收藏。一举两得,哈。”】

在Bruce懒洋洋地换好衣服下楼的时候他看见Damian已经坐在早餐桌前了,没有什么比一个你的半龙半恶魔亲儿子坐在桌子旁等你开饭的清晨更能振奋人心了,“早上好,Damian,”Bruce心情大好地打了个招呼,很快的意识到Alfred今天不在,到地狱看望亲戚去了,字面意义上的。昨天他刚给那位累计假期有五千多天的老人放了假。
“早上好,父亲。”黑色头发的男孩一脸严肃,他在头发里埋藏着的小小恶魔角让他看上去颇有气势。Bruce说不准,但他猜这可能是Damian的惯用表情,排在“我生气”和“还好吧”之间。Bruce不想再深究这个问题,他拿起叉子,扎上很显然是Tim和Jason共同完成的煎蛋塞进嘴里。
他发现Damian还在盯着他看。
“怎么了?”Bruce用餐巾随意擦了擦嘴角,他知道这种眼神通常意味着餐桌谈话,“你还好吗,Damian?”
“没事,”Damian迅速地回答,他的尾巴尖在木质地板上刮出恼人的响声,“我吃完了,父亲,我先回去了。”
Bruce望着Damian飞奔上楼的背影,觉得他可能在男孩成长的过程中忽略了些什么。

【“父亲想抛弃我。”Damian把双手在胸前交叉,“毫无疑问。”
“我查找了法律条文,任何成年生物最多只能监护三名异族成员,Grayson,Todd和Drake已经占据了所有的位置,父亲不会舍弃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那么我就可能会是被剩下的,我可能要重新回到母亲的身边。即使我真正拥有父亲的血脉,法律依旧是横亘在我们中间无法跨越的沟壑。也许他今天前往委员会就是要协调这件事的进程。”男孩的声音平静。
“所以我要改变这个事实,如果Drake和随便谁结婚,他就要用回人类的身份,而那个身份并不是父亲收养证明上所注明的,一个法律的空子。”
“何况我早觉得Drake已经选好和谁结婚了。”Damian耸肩】

Bruce给自己打好领带,Alfred早就把所有的他需要套在身上的衣服都叠好放在了床边上,他所要做的只是不在穿上它们的时候被溃败感击败,比如说,他现在又要脱下衬衣因为他的鳞片掉在里面了。
深呼吸,他对自己说,只要Lucius完成了药水成分的研究,他以后就能控制自己的周期,很可能还可以睡过整个换鳞时期。Bruce把脱落的鳞片拿出来放在桌子上,重新穿上衬衫,拉平上面的细小褶皱,内心充满对美好新世界的畅想,“Tim,你在干什么?”他心情极好地问道。
被暗红色兜帽遮挡了大半脸的Tim僵硬地在大门旁边停下,“呃,你好,Bruce,”作为一名有幽灵,Tim的表情真的算得上五彩缤纷,“我刚把那份文件放在桌子上…”
“出什么问题了吗?”Bruce没把眼神从穿衣镜上离开,他看到倒影中Tim的身形定住了,“你们今天有点奇怪。”虽然Tim一直都有点神出鬼没,Bruce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做了个错误的决定,关于在Tim上一个生日的时候送了他那件斗篷,这似乎加重了Tim的社交恐惧症。
“没事,”和Damian如出一辙的回答,几乎相同的反应速度,Bruce就知道里面有什么阴谋,“我还有一份报告,我先走了。”Tim完全忽视了旁边敞开的大门,穿过墙离开了房间。
好吧…Bruce眯起眼睛,他的孩子们似乎又在谋划些什么,不过不要紧,今天他有很多事要做,只要委员会的事情顺利,他愿意做个暂时不知道“所有事情”的父亲。

【“我的故事有点复杂,嗯,我是个幽灵,但是又不完全是个幽灵。应该说,我是个人类,一个巫师,一点小事故之后我变成了幽灵,Bruce收养了我,但是我的身体没有死,后来我又把它找回来了,但是我还是比较喜欢做个幽灵,这样我就能悄无声息地穿来穿去,还不用担心兄弟们往我脑袋上扔鸡蛋。”Tim半透明的手指摩挲着斗篷的边缘,“特别是这个斗篷…它能让我更加稳定的释放法术,所以肉身再见,现在我就准备做个幽灵了。”
“我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表明,我不会随便抛弃我的幽灵身份,”Tim强调,“再加上,我觉得Bruce不可能把Damian扔出去,他这次去委员会开会只可能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我们搬出韦恩大宅。龙是独居生物,自从Bruce和Clark结婚,这里已经变得越来越挤了。”
“况且,我自己就是想搬出去的,”Tim挑挑眉头,“拜托,我是十六岁,不是六岁,我当然有男朋友。或者能说是…'准男朋友'。我需要做的所有事就是把之前提给Bruce的议案放在那些他要带去的文件之间,'合理条件下家族分居'议案,他会想明白的。”】

Bruce打了个哈欠。
今天这辆古董车有点不对劲,汽缸发出的响声大得像有个小矮人在车里铸剑。龙族都喜欢通风好的大洞穴,车对他们来说实在有些太过于拥挤了。Bruce把头发向后捋,方向盘的吱呀作响让他的耳朵有些受不了。烦躁的苗头又开始晃晃悠悠地上升,他突然用力拍了一下方向盘。
在前窗旁的白色水晶闪动了一下,“你还好吗,Bruce?”作为专门跟进神奇生物报道的记者,Clark总是这么敏锐,“怎么了?”
“车,”Bruce简短地回答,他现在还不换掉它只是因为它上面附着的魔法,经过多年的补充加固,再重复一次这个过程简直要要了他的命,“为什么它一直在响?我要问问Tim上次带Damian出去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冷静点,Bruce,”也许Clark听出来他有多崩溃,也许这个句式只是他在Bruce换鳞期的口头禅,“记得上次的报道了吗?我想假如这次发生了一样的事的话你也不会喜欢的。”
当然,他恨死了,“#Bruce Wayne路怒症”传遍了整个社交网络,“我尽力,”Bruce深呼吸,努力无视那些恼人的响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默念,因为撞遍一条街的车子参加愤怒管理课是他最近最不需要的情况。
他生生控制住了自己踩油门的脚。

【“我们在车底,不在车里。”
Dick悲伤的表情要溢出他的脸,“小翅膀花了一个小时才帮我剪掉我羽毛上所有脏的部分,上面沾的东西特别恶心,有谁会把嚼过的尖叫口香糖就这么吐在马路上?我不得不拔掉最漂亮的一支羽毛来摆脱它那种死老鼠一样的声音。”
“为什么我会在那,好问题,因为我拿错文件夹了,在打开之后才发现里面是一份什么药品申请之类的。我们不能失败。开始我们只是想从车里把文件偷出来…没想到Bruce突然进来把车开走了,这就是我们在车底扒了两个小时的原因。”
“我不想谈那段经历,”Jason补充,“在街道上吐口香糖的实在太他妈的不是人了。”

“我不知道储物格里会有压缩魔法!”Kon崩溃地揪着自己的头发,“有谁会把压缩魔法放在储物格里?我只是按照Tim所说的去拿一份文件,然后它就把我吸进去了!我被困在那足足两个小时,B先生还总伸手去摸索里面的柠檬糖,天,这是我这辈子最绝望的一天。”
“然后他还没拿来那份文件,”Tim面无表情地说,“在那份议案里我犯了个大错,Alfred从来不会在封面上写文件的全名,我猜只需要一秒钟Bruce就能猜出这是我干的,我不能让这件事发生。”
“成为幽灵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你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藏在一辆车里。”他补充。
“还有我上次带Damian出去的时候我们已经毁了那辆车了,这辆是我用魔法刻意伪造出来的,一模一样,Bruce甚至没发现。”

“我的龙族血统让我能够变成龙,体型较小反而便于藏匿,”Damian把手放在膝盖上,“我就是在车里的那个。”
“我想了很多,既然Drake不愿意和外星人结婚,我不介意帮他们向委员会提交申请。Drake和克隆人都有人类身份,委员会基本不过问这些人类的婚姻,同意书很快就能批下来,没人知道我帮了那两个蠢货一把。”
“还有…如果行的话,我会威胁委员会的每一个成员逼他们同意现在的状况,”男孩皱起眉头,“我讨厌他们所有人,不过我想和他们呆在一起。”】

Bruce到委员会大堂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
他大步走向接待台,再过半个小时就是中午休息时间,大厅里到处都是挤在一起办事的神奇生物,他必须及早到议事厅,否则他只能在下午议事厅再开的时候再来,他不想在这里干等。柔软的大床和他的外星丈夫正在大宅里等他,把时间耗费在工作效率极低的部门显然不是好主意,
“你好,”哥谭的珍宝,花花公子Bruce Wayne拿出他最好的笑容,“也许我来迟了那么一点,请问能不能让我…”
“不能,”招待员小姐头也不抬,“您迟到了半个小时,按照委员会规定,您只能等下一场会议开始时才能进去。”
“可是…”
“没有可是,”招待员小姐断然拒绝了哥谭王子的要求,“我们还有四十三个人在等,先生,请您向前走左转进第一个等候室,谢谢合作。”她干脆利落地扯下排号的纸条塞进Bruce的手里,“下一个。”她向后面排队的半鱼人喊。
Bruce吞了一口口水,里面有些岩浆的甜味。冷静,他对自己说,不是等一会而已吗,他能做到。他拿起那一打需要委员会批准的文件向休息室走去,假如快的话他就能在三个小时后离开这里了。
不,他完全冷静不下来,Bruce攥紧了拳头,他妈的蠢透了的塞车,蠢透了的汽车故障,等会他出去的时候就要喷一把火把那辆见鬼的车烧个干净,要是让他知道孩子们和这件事有关的话,他们的屁股就有大麻烦了。
“嘿,Bruce?”
熟悉的声音,Bruce强颜欢笑扭过头去面对哥谭最值得尊敬的警察之一,“你好,Gordon局长,”Bruce握上了他伸出来的手,“也有事要办对吗?你看上去经历了一场漫长的等待。”Bruce试着用玩笑来让自己的声音看上去没那么紧绷。
“是的,不过,该死的,马上就要到我了,不过警察局里突然有事,”James Gordon烦躁地自己的西装外套,“说到这,你是不是也要排队?我能把我的号码给你,这样至少不会浪费我的时间。”
“真的?喔,谢谢你,James,”Bruce发誓他刚才听见了天使在他耳边歌唱,生活就是到处都充满转机,他爱这一点,“你真的帮了我一个大忙。”他由衷地说。
“不用,”Gordon奔跑着离开,“记得告诉Dick别再在半夜找Barbara出去玩了!”他喊道。
“没问题。”Bruce低声回答,他拿着意外降临到他手上的号码,等待着屏幕上跳到下一个数字。
还有他的长子…在他回去之后,Dick会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的。

【“我说过这太惊险了,不过Jason不以为然,结果?我们差一个指头那么多就要被Bruce发现了。”Dick慢慢地梳理着他的羽毛,“显然我们都没有足够快的速度,在Bruce和前台说话的时候调包文件?Bruce百分百会当场抓住我们。”
“我试过了,别问我,”Jason摊开双手,Dick用带着尖利指甲的手狠狠地拍了他一下,“老家伙反应太快,当时我还有点晕车,在车底吊了两个小时的人都有权利晕车。所以我搞砸了,那又怎么样,做多让我和迪基一样失败而已。”
“不过我们还有一个办法,”Dick伸出手指来,“唯一一个,混进委员会的圆形厅,在Bruce提交文件之前换掉它。为了我们的幸福,我们不会漏掉任何一个机会。”

“我用了十分钟把Kon从储物格里搞出来,等我们到了的时候,Bruce已经要走进去了,”Tim叹了口气,他皱着脸的表情有那么几分像Bruce,“所以我们打算混进大厅里,对我来说不是很难。”
“对我来说相当难,”Kon把脸埋进手掌里,Tim安慰性地拍拍他的肩膀,“我是个外星人,不是个透明人。还有Tim的性别转换魔法实在是烂透了,它只持续了十五分钟…这是个悲伤的故事。”

“我把那份提议塞进了文件夹里。”
Damian微笑,他的尾巴不自觉地缠上凳子腿,“我是他们中最成功的,哈,没人能否认这点。”】

“委员会的先生们和女士们,大家上午好。”
Bruce站在圆形厅的中间,这种组合看上去有些像法庭,不过高高在上坐着的不是法官而是其它决策成员,和Bruce这种挂名的状态不同的是,他们的确有些权力,很大的权力。
“Wayne先生,上午好,”为首的白胡子的老头,Bruce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地精种族的,“有什么申请需要提交的吗?”
“当然,”Bruce点头示意,旁边有位女士将他的第一份文件送了上去,她看上去不太习惯穿高跟鞋,Bruce为这个细节眯起了眼睛,“我提议…”
“同意,”老头表决,其它成员的同意声也稀稀疏疏地传来,提议马上在另一边被递下去变成生效的文件,“下一份。”
“下一份是…”
“同意。”老头几乎没打开文件夹,“下一份。”
Bruce没再说话,看来办完这些事没他想象的这么难。
他就知道自己说的太早了。
随着下一份文件的打开,一打花花绿绿的图片被不知道什么地方来的阴风吹散,摇摇晃晃地飘散在空中。老头挤着眼睛仔细地端详了其中的一张,“我相信这不是对待委员会的正确态度,”他的声音缓慢而严肃,“这是一种不敬,Wayne先生。”
“什么?”Bruce一把捞过其中的一张纸片,粉红色斑点比基尼的海妖姑娘在残缺的画报上笑得依旧灿烂,“我…我并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Bruce面不改色地辩解。他知道的是Dick的翅膀将会秃那么半个多月,“请跳过这份文件。”
老头高深莫测地摸摸胡须,“介于您给我们的资助,”他这样说,“我愿意…”
一声清脆的尖叫,那位高跟鞋姑娘似乎没掌握住平衡。不过当她站起来的时候,她就变成了惊慌失措的他。“Conner Kent?!”Bruce强忍住没有叫出声,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侦探马上转头去搜索周围的人群,很好,别躲了,Tim,我已经看见你的斗篷了。
这是什么该死的玩笑吗?
“我拿到了!”这听起来像Jason,他的次子正抓着一份文件向某个方向招手。场地安保人员涌进来更让整个高台都乱成了一锅粥,Bruce,再次料事如神地顺着Jason的方向看见了打着“OK”手势的Dick。
为什么他的孩子们都在这?Bruce已经不愿意去想前因后果。他为年轻人们自找麻烦的行为而愤怒,没错,怒火即将要完全代替理智淹没他整个人。往好处想,Bruce,他对自己说,至少Damian没参加这场闹剧,在某些时候他最年轻的儿子真的让人…
一阵火光闪过,比龙小得多,长着恶魔翅膀的男孩扑腾着升空,“谁踩到我的尾巴了!”他大喊,顺便推开挡着他的人。
太失望了,Bruce想。
有一部分决策成员已经完成了转变,狼人,吸血鬼,山妖,精灵和仙子,在这场混战中谁都没有得到好处。安保人员大部分都是力量型的种族,不停有人被从高台挤下来,事态变化开始不受控制,神奇生物们高喊着推搡打斗,有人被扔到墙上,地板上甚至水晶吊灯上。不知道是谁和谁的打斗把彩绘玻璃窗砸了个大洞,明亮的阳光不受阻隔地通入室内,吸血鬼们迅速地撑起黑伞,纷纷扬扬的文件纸从半空飘落,这个场景看上去像是油画里可以营造的混乱但充满美感的气氛。
不过Bruce忍受不了这个了。
“够了!”
巨龙的咆哮,属于远古血统的狂怒席卷了整片战场。怒火滚烫地烧灼着Bruce的内脏,他脊背上开始顶出骨刺,肩胛间伸出翅膀,暗红色的鳞片迅速地覆盖他的皮肤,火风暴舔舐着甲片上发亮的黑色。作为纯正血统的龙族,Bruce有三层楼那么高,他的手变成龙的前爪时甚至在地板上踩出了一个碎石坑。
他在圆形厅——现在可能叫半圆形厅里完成了转化。
所有人都看着他,即使大家都知道Bruce Wayne是条龙,他们也从没看见过龙的转化过程。但现在Bruce最不在乎的就是他们的目光。“孩子们,”他在脑海中呼唤自己的家族成员,冷静而残酷,每个族群里的幼崽都抖了抖,“到我背上来,在回去后我们需要一次长谈。”

第二天的报纸头条摄影是一条巨龙张开皮质的翅膀,巨大的阴影笼罩了整个大厅。他将碎裂的窗户撞出一个更大的洞,五彩缤纷的玻璃在他身后散落,他和在他背上“本报至今不知道的神秘人”离开了一切混乱,向着太阳的方向飞去。
“#Bruce Wayne变形”,“#Wayne真的是龙”以及“#哥谭最好的龙”的标签迅速占据了社交网络。而Bruce也没把Dick的羽毛都拔光或者给Jason套上颈圈。面对一个大家庭,你需要一颗宽广的心,这才是你和家人的相处之道。
爱总是能胜过一切。

End



*第一份批准的文件是Tim和Kon的结婚许可,所以,没错,现在他们是有法律认证的伴侣了。Bruce用了点手段保留了Tim的幽灵身份,一切都很好,他送了Tim很多氪石。
*没有人能在三百岁之前搬出韦恩庄园,可能他的孩子还不知道,不过作为一条龙,Bruce Wayne喜欢收集的是…
*Bruce从没想过要阻止Jason和Dick干他们想干的,他不想也没法阻止。
*Damian是Bruce的亲生儿子,他不算在被监护人的数量里,不过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换鳞期持续了半个月,药品生产许可没被批下来,这对所有人来说都非常难,特别是Clark。
*变成龙的Bruce不会数数,所以Tim让Kon也骑了一回龙背,Kon对此表示这很舒服不过他再也不想试第二次。
*的确有惩罚,不过那是由Alfred执行的——“介于你们毫无原由的猜忌,少爷们,接下来的一个月你们需要一些信任训练。不如我们就从合宿开始?”
“不!!!”
他们在这方面总能达成一致。








评论

热度(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