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贡贡:D

那你很棒棒哦,

【BVS】【SB】混蛋与无赖【九/完结】

OceanPure:

故事梗概:布鲁斯 韦恩自从当了蝙蝠侠近二十年之后第一场醉宿竟是在一个他只知道名字------一位叫克拉克的陌生人的房间度过的。




前情提要:【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我是一个酒鬼。”


“我有一个酒吧。” 






+++






第五章(续)








克拉克一直忙到直逼下班时间才找到空来和露易丝说上话。 


他桌子上稿子乱成一团,体育版的报道压在最下面,一角还卷起来;他对蝙蝠侠相关联案子的调查结果在最上面,但是上面还压着一杯冷掉的咖啡。他正把这些胡乱堆在一起的纸片理成一个方位,手机在他桌子角落里震动。 


屏幕亮起来,一个陌生号码,克拉克扫一眼就看见了内容,寥寥一句:晚上十一点,星球日报楼顶。 


没有落款,没有任何其他的标志。他手上的东西哗啦啦全部散落到桌子上。露易丝本来在桌子旁举着她最中意的一只大红色调的口红涂到一半,这动静难得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克拉克把手机拿过来,他对着那号码沉思一会,然后才开始把它存进联系人。他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缓慢地才平凑成一个名字:布鲁斯。 


露易丝将椅子滑到克拉克身边,仍一副即使是下班也不能乱了妆扮的模样,她问道:“怎么了?”


克拉克拿着手机,踌躇不前。“你知道楼顶那扇门的钥匙谁有吗?” 


她手里的口红在空中兜兜转转画个圈,直指克拉克。“…谁跟你见面在那么奇葩的地方?再说了,你干嘛需要钥匙。” 


不愧是露易丝,一语中的,再多掩饰也没用。克拉克捏紧手机,无奈地撇嘴,“非常重要的人,我…他,他还不知道。”也许。克拉克默默补充了一个后缀。 


露易丝作为第三个知道他双重身份的人,再加上她敏锐的直觉,她只需要几秒钟电光火石的思绪碰撞。“那里作为一个约会地点真是太糟糕了,克拉克------而且他还不知道你的身份?你还不准备让他知道?这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糟糕的主意...在人类社会中,欺骗总是…” 


克拉克连忙在她能够想象出更多可能性的时候打断她,“只是一场碰面。” 


“可你看上去并不像。” 


“好吧...他,他可能已经知道我身份,或者迟早会知道的,”克拉克看到露易丝怀疑的表情,解释道,“他就是那样一个人,我已经预料到这样结果了。” 


露易丝并不特别着急于他的身份暴露,她选择了另外一个问题:“那你有多了解对方?” 


克拉克挥挥手上的手写稿子,氪星语在上面密密麻麻地纠缠在一起。“至少比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了解。” 


“你知道吗?如果他,你口中这样重要的人,知道真相之后,一定会揍你的,一定。”


“多谢提醒。” 


“但别恐慌,如果他也爱你…别插话,那也没那么糟糕。” 


“…经验之谈?” 


露易丝白他一眼,“这叫女性直觉。”


克拉克叹了口气,手里举着的稿子又重新掉落在桌面上,他下意识推了推眼镜。“我本来是准备明天把一切说出来的,但就是这么巧合...可能我太乐观了一点。” 


“…明天?”露易丝抓住关键词,“说到这件事,你光去哥谭谈恋爱,调查蝙蝠侠那件事到底…”她突然闭上嘴,看着桌子上的稿子,然后又记起刚才克拉克说的话。她抿着只擦了一半的红唇,表情在“恍然大悟”和“惊讶不已”中间。她最终张开口:“噢…” 


克拉克点点头:“嗯哼。”


露易丝身体松下来,砸进靠背上,她频繁地眨着眼睛,在极度的震惊之下语言破碎,逻辑混乱。“...真是超人风格。”


“所以你的那个定律还成立吗?” 


她没回过神,“嗯?”


“那个…”克拉克回想着,“他可能会原谅我?” 


“在打你一顿后?” 


“...露易丝。” 


露易丝想笑,但是实在是这样的事实让她笑不出来。“好吧,克拉克,我不确定,对方是…神秘的蝙蝠侠,我怎么会知道!也许会有点特例...你要解释清楚,尤其是明天晚上的那个会面,绝对不能搞砸,你不能出错,更不能让其他人插一脚。”


“这就是为什么只让你和吉米去的原因,其他的意外我还在时间到之前就搞定。”


“为什么要答应这场会面,克拉克?你答应的时候,应该已经遇到对方了。”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对他说,为了以防万一,我必须要让全世界都知道...现在这个意外真的发生了。” 


露易丝还尝试安慰他,就像他通常做的那样,“也许事情还没能那么糟…” 


“你注意到他约的时间了吗?十一点。” 


“十一点…该死,明天见面也是十一点。” 


“没错。” 


露易丝只能递给他一杯她还没动过,热气腾腾的咖啡。 


 


 


 


 


 


他最后,正如露易丝所预料的,是不可能得到保安身上的钥匙。所以他在十点五十七的时候,朝门锁吹了一口气,白色冰霜迅速蔓延,他压下把手,轻轻松松就打开了门。 


由于星球日报位置特殊,到了晚上景色更是耀眼,风力很大,那个著名的球体会在十二点以后熄灭灯光。 


现在他能看到,不用超级视力,就能看见球体下方,楼顶边缘处站着一个人,他身上的衣服被吹得扭曲了原本的形状,可是他的身影却很稳,一动也不动。 


克拉克允许自己在心里抱怨着:这一切都糟糕极了。然后一边走上前,探个头,“…布鲁斯?” 


对方没回答,克拉克走近之后能够看到镶嵌在星球上暖色灯光照亮布鲁斯的半张脸,正如他第一次把布鲁斯带回租的房子里,那暖色灯光哗啦一下全部打在他脸上的复杂心理。 


克拉克搓了搓手,“你怎么上来的?”


布鲁斯还是平常的语调,“坐飞机。”


克拉克愣住,干巴巴地点点头,“哇哦,那可真是奢侈。” 


布鲁斯这次没回他话,克拉克用超级视力作弊,他能看见布鲁斯的目光一直锁在他身上,那神情算不上极怒,也算不上淡然。这就让事情更复杂了。 


“所以...你打算在这个时候接受采访?” 


布鲁斯嘴角挑起,“不仅如此,这还是明天晚上的彩排,”每说一句话克拉克心就沉一点,“...卡尔艾尔。” 


万事已定。克拉克闭了眼睛,他搬出备用方案,让自己努力保持平静,让这一切都是意料之中的般进行...说实话,他并不是故意欺瞒,但目前结果也真的让他想要砸点什么东西。 


“布鲁斯…”他的话才说了个名字。 


对方强硬而且毫无情感地打断,“什么时候,怎么知道的?” 


这问题很突然,但是克拉克正因为是当事人之一,所以在短时间内就弄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什么时候,他是怎么知道布鲁斯就是蝙蝠侠的。 


“布鲁斯…”克拉克开口,但是组织语言花费了他一会时间,这就让他显得犹豫不决般,随后他就听到鞋底和水泥地小小的摩擦声。 


克拉克抬头,那个时刻他只看见了布鲁斯发梢消失在视野里。 


他在心里暗骂,然后什么也没想就冲了下去。 


楼层很高,布鲁斯正在坠落,看上去他什么自救措施也不打算做。他们身下是仍灯火通明的道路,车辆不算少。 


克拉克只在空中停留了零点一秒,他的怒火足以蔓延全身,而在看到布鲁斯竟毫不在乎的眼神就更甚了。他咬紧牙关,顺着布鲁斯坠落的速度,他也以同样的速度在空中下降,至于接住布鲁斯的时候像是静止一般。而真正接住他的时候,他们停在这栋楼的中央位置,由于惯性,布鲁斯的身体陷进他的怀抱里,但这只持续了一秒。 


布鲁斯面无表情,他甚至不看克拉克一眼,不看他身体的任何一个地方。他朝下方仰去,身体韧性也超乎一般人,他几乎做了一个空翻。就在克拉克以为他会去接住这个顽固不化的人第二次时,他看到布鲁斯稳稳地落在空中肉眼看不见的一个东西上------那必定是个金属制品,因为布鲁斯踩在上面的时候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随后,他就看见了那个东西的真实面目。 


从布鲁斯脚底开始现形,黑色在身下蔓延,就像舒展开来的翅膀,它们朝布鲁斯身后展开,然后慢慢聚拢。 


那是一架战机,黑色的,蝙蝠形状,还是能够隐形的。 


如果他真的能抛开现在的情况,这样对峙的场面倒是能够霸占头条很长时间。穿着便服的布鲁斯 韦恩半跪在停留在空中的蝙蝠战机上,他慢慢地站起来,气场极具压迫性,而他对面漂浮在空中的是穿着老旧西服的小记者,克拉克 肯特,他的胸前还挂着一个记者证, 


“最后一次,什么时候,怎么知道的?”布鲁斯压低声音,纯粹是质问的生硬。 


克拉克依旧只能凭感觉知道布鲁斯非常生气,但是他的心跳依旧是正常的,甚至可以说是...刻意控制的缓慢。 


他们之间隔着短短一米空气,朝上看是隐约被光污染遮住的星辰,朝下是人造的光点,仿佛他们之间隔着一个银河。 


克拉克说:“第一次见面,最初的第一次见面。” 


布鲁斯的心跳始终是那个速率。 


“我正在扩大听力范围找罪犯,而你正和…你的管家,阿尔弗雷德说话,我听见他叫你:布鲁斯少爷,”克拉克说,“之后的混混叫你布鲁斯 韦恩,我猜想是你,然后看到你打架的手法,才最后确认。”


就在这一刻,布鲁斯的心跳变了。他不能确定是什么情绪,布鲁斯一直绷紧着脸。 


克拉克让自己立刻分析起来:布鲁斯发现他的身份,也许生气,来找过来...但是他却问自己什么时候知道他的身份。 


所以他的确是怒火中烧,因为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克拉克精心设计好的。 


他这会的心跳应该和布鲁斯一样,但是他是因为失措。露易丝说他在这种时候不能出错…他努力使自己不在意人类的想法,他们的言论...除了布鲁斯的,只有布鲁斯的不行。 


布鲁斯已经在这段时间里,坐进了飞机里,他正在启动,克拉克能够听到引擎即将被发动的声音。 


他猛地出现在布鲁斯十几厘米的位置,他的手卡着战机玻璃的关合处,他必须要说明白,即使只有一点点... 


布鲁斯浑身上下都紧绷着,他基本在战斗状态,随时都能给克拉克一拳。他瞪着战机的操作盘,“滚。” 


“不,布鲁斯。”他说,随即感受到怒火几乎要蔓延到他身上。 


他放柔声音,他这几天完全了解了布鲁斯最近的状态,是他让这一切好转,布鲁斯放手了。然而现在一切又突然回到这些事情都没发生之前,他又是那个越界的义警了。这都是他没能完全计划好的原因,他绝对不是布鲁斯想象中的那样。 


“我也许有所隐瞒,布鲁斯,但我从没有欺骗你,这点非常重要。”他说。 


这难以接受,克拉克清楚,所以他说完这句话便松开了手,轻轻且毫无声息地飘远了一些。过了几秒,玻璃合上,在爆破音里,黑色的战机藏匿进深夜,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这期间布鲁斯没有再看他一眼。 


战机飞过两个城市间隔的海湾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的通话要求响了起来。 


布鲁斯接了,他的管家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阿尔弗雷德听到他的少爷用非常轻的声音说道:“准备氪石。”


 


 


 


当他们把枪支从箱子里取出来,清点子弹数量的时候,其中一个人第一个打破寂静,他说:“我听说子弹根本奈何不了他。” 


另外一个人,身形看起来非常结实,整个小组里面的人都知道他是从特战队里挑出来的狙击手,他有个单独的箱子。他听到这句话,只是打开了他的私人盒子,里面一截擦拭发亮般的镜片,他拿起那枚镜片,说道:“你也只是听说。”


站在房顶上的一个人放下手里的小刀,“我还是觉得这是个坏主意。” 


打开箱子的那个人颇为不耐烦,“你怎么知道这是个坏主意?不就是抓捕那只蝙蝠吗?这种行动又不是第一次。” 


“你要承认,没人成功过。” 


“而且这次行动也是保密的,”一个递给他们枪支的人畏畏缩缩说道,“我真的不希望面对一个怒火中烧的外星人,你们都知道他只需要抬抬眼皮就能干掉我们全部。”


“超人?我才不信他会...” 


“先生们,我想这位先生说的没错。”这是一个不属于他们小组里任何一个人的声音。 


他们抬头,黑夜下超人的披风是暗色的,就跟凝固的鲜血一般,而身上原本是藏蓝色的制服此刻也显得是黑色。他从空中缓慢地降落下来,但是脚尖始终离地面有一段距离。 


他的目光扫过在房顶上的每一个人,声音不大,但是就如他本人永远无法被忽视般,每个人都听见了。 


“我对你们单方面欺骗非常不满意,因此我提前了半天到这里将所有可能埋伏的点以及你们认为我不可能探查到的,加了铅的那些地方都已经全部清扫干净,你们这里是最后一个,不知道是你们自己走,还是需要我的帮忙?”


露易丝压着自己衣服上起的褶皱,对回来的超人微笑,“一切都安全了?” 


超人落在她身边,透视再度开启,扫视着这个平台。“至少就我知道而言。” 


其实不是,他能看到这平台某个位置上有个非常隐秘的开关,稍微有点重力压上去就会启动某个机关。他顺着线路看过去,那一部分被铅所遮挡了。但是想也知道,那将会是能够伤害他的东西之一:氪石。 


这样的手法是蝙蝠侠的,此认知不能让卡尔忍住心中那种挫败的刺痛。 


露易丝只是负责帮他找到了那些藏在铅之下的藏匿点和那些特种兵,她对另外的机关不知不觉,“我总觉得像蝙蝠侠那样的人应该非常谨慎…” 


“他已经来过了。” 


“但是却对这些埋伏就像看不见一样?” 


卡尔摇摇头,“也许他根本不在乎这些…”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他不愿意去想任何其他结果。 


门被啪的一声撞开,吉米护着他昂贵的摄像机跌跌撞撞,好歹在短时间内站稳了。他朝超人点点头,然后就和露易丝一起布置现场了。 


卡尔落下来,与楼顶接触的时候并未发出任何声响。他正对那个机关,不过一米远的距离,根据整体来看,他所站的位置恰好是他通常无意识就会选择的地方。 


露易丝站在吉米身后,她正看着吉米摄像机里的小画面。他们正在做最后的调整,她所看到的画面都是和全世界的人看到的一样:他们已经开始直播了。 


她能够观察到的,克拉克并不着急,他站在那个地方,先是看了一眼地面,然后又看着前面,目光只在这两个地方移动。这些动作都展示在全世界面前。那些大多数人,或者说其他人都看不出来的,露易丝能够察觉到,克拉克并不像表面那么从容。她见过他因为得知玛莎被外星人威胁时候突然爆发的怒火和无措,无疑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真正爱的人类才能得到这样的殊荣。 


现在,克拉克就是夹杂在这之间的一种情绪。很难说才认识不到一周的人能够让克拉克束手无策,但是有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化学反应就是这么奇妙,露易丝当了这么久的记者,也许蝙蝠侠和超人这件事不会是她遇到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吉米用手肘拐了拐露易丝,询问她是否将镜头稍微朝右边移动一段距离。露易丝并没有来得及回复他,她发现超人不再重复之前的动作,而是抬眼盯着前面。 


他开始说话了:“蝙蝠侠。”


吉米不用露易丝的意见就已经把镜头朝超人看去的地方移动。但是他们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那里本来就是阴影,是黑暗,是蝙蝠侠的地盘,整个哥谭都是蝙蝠侠的领地。就算他们知道传闻夸张不可信,但仍然为眼睛不能看见的存在而心跳猛然加速,他们呼吸变得急促,又因为在直播所以必须压抑住。 


他们看不见蝙蝠侠,而也没有声音回应超人。这台摄影机算是星球日报所能拥有的最昂贵的设备,它的镜头正对准那块阴影放大,可是还是什么也看不见…不,也许他们能看见了,在石块上像沉默的水流般的黑色披风,在那昏暗灯光下,已经露出了一角。 


蝙蝠侠浸在某种既静默而又冰冷的气氛里,他目前的状态很难让他判断是因为自然温度还是因为站在他面前的这个非人类。他的愤怒通常很难平息,这么些年,也只能证明仇恨会越磨越厚。如果有更多时间,他能够冷静下来分析超人所做过事情的动机,他的目的...所有人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是有一个目的或是原因。超人绝不例外。 


布鲁斯有几种设想,但是这几种在他未能在周围看到昨天就已经被特战部队人布置好的埋伏之后就被否决了。 


而还有一些猜想,他只能把那些放到最后,因为他的对此的判断是一种最初反应拒绝但是深处却是希望如此。 


克拉克------卡尔站在他的前方,并不惊讶或是恼怒他的不回应,他只是看着他------见鬼的透视,卡尔一定能将他的所有动作尽收眼底。 


超人看着他,用的是那种在公众面前接受采访时的语气,每一个词语都发音纯正,速度不急不慢。布鲁斯连一秒钟的思考都没有就知道他是专门做给那个摄影镜头和全世界看的。 


“无论这场对话是不是由其他人要求的,它始终会发生,”超人说,“我很高兴你来了,蝙蝠侠。” 


他不会回应的,无论这场对话如何发展,超人将要如何评价他,他不会给对方任何一点反应。 


卡尔似乎根本不在乎他的反应,他继续说下去:“这场对话的理由是关于你的那些传闻,一些近期发生的案件,那些针对你发起的议论和质疑,我并不全然相信,所以自己去做了深入的调查,而现在我得出了结论。”


那场酒吧后巷的巧遇、明知道他身份还带他回公寓、早上为他做早饭是一切的开始。 


“这是我亲眼所见,蝙蝠侠,你的确对罪犯制裁,而且手法粗暴,虽没有传闻中那样夸张,但是也的确是出乎我的意料,” 


———“但是你就快要废了他的两只胳膊。” 


“而你亲手给罪犯烙上印记也是真的,而你也分明知道那些罪犯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那个破旧的房间,那个罪犯妻子的怒吼:“你知道他近两个月创造了什么新的法则吗?就是那些潜藏在地下世界的铁规则!凡是打上烙印的人就是代表死刑!你看,监狱里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事情,这个蝙蝠标记就相当于法官嘭一锤下来,宣判你死刑!我的丈夫会被杀死,但是没人会去管!因为什么?就是因为该死的那是个蝙蝠标记!蝙蝠现在就是法律,就是一切!”


克拉克肯特当时举着笔,他神情如此认真…他说:“没有人尝试去做点什么吗?” 


布鲁斯把大部分的精力放在掌控自己的心跳,不能因为怒气而把自己一丝一毫的真实暴露给任何人…就算是克拉克———超人也不行。因为心里再一次的犹豫而让布鲁斯想咬自己的舌头,给自己一点教训。 


如果没有人尝试做点什么,那么他就会做点什么。想必一定是当时超人的想法。 


“也许这是真的,我想,蝙蝠侠正如大家眼中的那样,无疑是越界的一个义警…我因此而想知道,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种事情在你存在之前是未曾有过的,我现在只能猜测一些,但我更希望能够有一天从当事人那里得知全部面目,”超人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的眼睛上,“随后我亲眼目睹你救了两个人,即使他们想要杀你,” 


———“你在爆炸之前知道他们是敌人吗?但是你还是去救他们了。” 


“在那种情况下,人的下意识反应总是最真实的,你的最真实反应是救人,而不是毁灭他人,也让我能够幸运地一瞥你的真实面目,”


而布鲁斯只能记得全身疼痛之下的吻,那吻让他更疼…他还能记得后来的又一个吻,接着又是一个...那些皮肤接触的滚烫,那些呻吟…他完全失却了控制,他的大脑根本无法不去想那些场景。阿尔弗雷德是对的,他终于...少见的动了真感情。 


更加没让他意料到的是,对方也是一样。 


没什么面部表情能够逃脱蝙蝠侠的分析,他看着克拉克的那双眼睛,那些话语,还有他曾经说过的话。 


当克拉克采访马修妻子,对她说过的一句话罕见地带有感情地赞同。她说:她早在和马修堕入爱情之前就已经知道他的身份。克拉克说:他完全能理解。 


在那之前,他对布鲁斯说过:如果是双方的意愿,算不算自私? 


他说:有些时候,人们总是无法控制情感。 


他说:而这说不定不是件坏事。 


他失败了,又一次的。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跳,那些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涌上来的冲动让他哽咽,他的心跳很明显变了节奏。 


卡尔继续说:“所以我推翻我的结论,很显然还有更多我需要去了解的东西...我不能强求任何人按照他人心中所想的样子而去改变,我是个氪星人,外星人,你不是,其他人也不是,每个存在都是独一无二的,我没有权利去要求你按照某种特定的规定去执行任何事情,但是我希望更加了解你。”


他的蓝眼睛———这种光线下本来是深黑色的,但是因为光线朝着克拉克,布鲁斯能够看见那双蓝眼睛重新回到他熟悉的模样,那是在他被地上打倒的人小腿绊倒的时候拉住他时,在第一次来到他的公寓,整个房间被暖光所笼罩的时候,早上头痛欲裂看到他穿着围裙,举着盘子时,那是他们第一次接吻,路灯光尽数被吸入眼睛里时,那是他们出去买披萨回来挤在沙发上,第二天现买票毫无准备去哥谭...他从来不相信的一种存在竟然是真实的。 


克拉克也许听到了他的心跳声,也许没有…他露出了一个微笑,张开了嘴巴。 


“因此我将会加入你们的英雄团队。” 


这个结束句惊人,吉米发出了小小的吸气声。也许全世界人的反应也和他们差不多。更让露易丝震惊的是,克拉克的所有举动都出乎任何一个人的预料,她认为就连蝙蝠侠也不会逃过最后一句话所带来的效果。在那片似乎永远存在的阴影里,她分明看见了蝙蝠侠微微朝前倾了一下。 


他的视线范围内,超人朝前走了一步,他立刻想起那个陷阱,位置和用途都太明显了,他就是故意留给超人看的。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个陷阱还存在着,他以为超人会拆除这个威胁,正如他将周围的那些特种兵都赶跑了。 


没有。这个陷阱还存在,而且只离超人脚尖几十厘米的距离,而超人并不准备停下。布鲁斯知道克拉克准备踏出左脚,而那下落点正好是触发的机关上。布鲁斯不知道克拉克究竟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但是他会踩上去,那样------


克拉克仅仅是看到布鲁斯的嘴巴上下张合了一次,他就停住了动作。他的所有想要达到的目的都已经实现。布鲁斯不可能出声警告他,但是他下意识想要提醒他的动作已然让克拉克全然放松下来。 


他就知道。


意识到克拉克举动不过是一个圈套之后,他看见布鲁斯紧紧地抿着嘴。他很想像在公寓那样,笑几声打趣,但是这是在全世界面前,于是他改口:“不知道报名地点和方式在哪里?” 


蝙蝠侠说了整个过程里唯一一句话。他说:“你会知道的。” 


克拉克真的想大笑了,即使他知道那些希望他们打起来或者说是仇视的人会气得跳脚,也许媒体对他这次做法感到非常不满,因为丝毫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种戏剧夸张。 


但是他不在乎。


超人点头,升到半空里。从这个角度他能看见靠着墙一直注视整场谈话的那位神奇女侠。她抬眼看向空中的他。克拉克展现一个友善的微笑,并离开了哥谭。 


 


 


 


 


电视上一直循环播放的热门话题是前两天发生的哥谭瞩目的会谈。但当事人一个是拒绝回答此类采访,一个是根本就不见踪影,也阻止不了民众的反反复复的猜测。就连酒吧里,通常是播放球赛频道的电视现在也在播放那天直播的一些细节剪切。 


酒吧老板把正在洗啤酒杯的肯特招呼过来,他在嘈杂的环境里根本不需要压低声音,“肯特,你过去问问那个在那里已经坐了十多分钟的人,他一杯酒都没点,如果是占便宜的就让他滚出去,我完全相信你的体格。”他侧手拍了拍肯特的手臂。 


肯特顺着老板的指的方向看去,“好的。”他擦了擦手,把滴着水的杯子放到架子上,然后从后台绕了出去。这个时候他的手上已经有两杯柠檬水。 


他走进那张在角落里的桌子,那个客人背对着他,手指在桌子上原本是有规律地敲击着,直到肯特靠近他背后,他的动作停下来。 


杯子越过他的肩,放在桌子上。肯特拿着另一杯水拉开椅子,坐到他的对面。 


客人沉默不语,举起杯子没什么犹豫就喝了一口。 


肯特尽职尽责完成老板交给他的任务,“来一杯什么样的酒?” 


客人毫不领情,“我不喝酒。”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现在。” 


也许这对话在他人耳里听起来像是两个人之间尴尬无言,话不投机。但是肯特没能,或者说根本就没想隐藏他的笑容。 


“好吧,至少让我尽一下这个服务生的义务,有什么我能帮您的吗,韦恩先生?”


在布鲁斯说话之前,克拉克一直看着他,而布鲁斯目光在手中玻璃杯停留了一会,终于抬起来,和克拉克的目光相遇。 


“...你怎么还在这里兼职?” 


克拉克坦诚地说道:“我还在等我的入会申请表。” 


他得到了布鲁斯韦恩的瞪视,可他从来就免疫。 


“你难道还需要见鬼的申请表?” 


克拉克不知道布鲁斯手上的那杯水会不会在下一刻泼到他头上,所幸他只是捏紧了玻璃杯。 


“呃...也许还需要创始人的盖章?”克拉克试探性地问道。 


布鲁斯盯着他,现在他清楚面前的这个人是超人,是卡尔 艾尔,是克拉克肯特。不像最初得知的时候那样,他不再感觉到这些角色分明了。 


而这也正是克拉克对布鲁斯的感觉。 


“我不会给你盖章的。”他声音变小,仔细听可以分辨出有些自暴自弃,默认的意味。 


克拉克站起来,布鲁斯皱起眉,似乎拿不定他的意图。但是接下来克拉克取下了他的眼镜,一抹笑意怎么也掩盖不住。 


他说:“我知道,所以让我来吧。” 


克拉克即刻按着说的那样,向前倾身,越过这张小木桌,如愿以偿地和布鲁斯的嘴唇贴合在一起。 








END








NOTES:时隔一年多终于放了上来……其实老是忘【。】一年前多自己写的……很想以头撞地【。】为忘了的以及新来的旁友们说一句 这是一年多前的《Superable Battle》本中的其中一篇,结局则是作为特典并未放出,直到现在。其实早就应该放出来了因为一直没有二刷,不过现在至少放出来了……






第七章不知道屏蔽去哪了 那里面是浴缸play【。】只有去随缘了旁友们 第一章有链接,非常感谢。



评论

热度(34)

  1. 阿贡贡:D亘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