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贡贡:D

那你很棒棒哦,

【SuperBat】A Bulletproof Kiss

Pro—Blem:

Summary:有人认为,没有任何人可以亲吻到蝙蝠侠





他熟悉他的城市,他熟悉哥谭街道、建筑激乱昂飞的设计,腐旧的化工气味与机械噪音。他也熟悉此地的恶徒会以何种方式向他出拳,使他流血,而获救者又会用何种语气对他发出威胁,猜疑和辱骂,不屑地扭首狂奔。

所以当那位女士在血迹斑驳的巷子中对他喊出“我爱你”时,蝙蝠侠的心开始狂跳。

他想起Clark。
Wayne在公众面前接受过很多吻,很多拥抱,很多句烟柳浮花的“我爱你”。但当他注意到超人的唇齿间暗暗徘徊起唯独向他许下的允诺与忠诚的爱时,他开始不确定自己是否有资格向Clark索求这种稳定的情感关系,来换得人类本能中最古老的心安。

“回家去,女士。”他顿了很久才向屋顶射出钩爪,“没有人会爱着任何人。”

他没料想到这件事会成为麻烦的开端。

Wayne在第二天下午二时才醒来,划开手机发现Diana Prince在某一社交网站上@了Bruce Wayne的私人账号,
“你需要看看这个 ”她说。
他盯着那条闪动无辜白光的简讯思索很久,强忍着不安与突然对Diana Prince模糊动摇的信任点开链接。



弹出的一个主页似乎属于昨晚他救下的那位女士,且只有一张置顶照片,主角无疑是他——蝙蝠侠拉紧钩索腾空而去。但匪夷所思的是,画面中他的臀与腿部肌肉被拢紧的披风衬得过于………明显。像Clark曾经抱怨过的那样(“你该改进一下披风,Bruce。它让人分心。”)。

女士还在照片下面附了一句话:
“没有人可以亲吻到蝙蝠侠。”

当好奇拖拽着更强烈的不安感催使他继续下拉消息后,Wayne很快发现自己在面对着清一色“@超人”的转发与评论时感到呼吸困难。



“我注意到超人的官方账号………今天一直不太安宁。”Clark Kent眯着眼注视Wayne动作鲁莽地在小桌前坐下。

餐饮店的姑娘在他面前飞快放下一份蜂蜜浇华夫饼。

“我知道你指什么,Clark,我知道。但不管你要说什么,都先闭嘴。”Wayne拿起叉子,埋头去吃他那份不知该叫做“早餐”还是下午茶的东西,明白自己的抱怨丝毫不会改变对方滔滔不绝的意愿。

Kent快乐地耸耸肩,细小笑容如云气咕咕翻腾在嘴角,
“但这实在……难以置信,不是吗,Bruce?尽管我认为每天都有很多人希望这么做——亲吻蝙蝠侠,来段黑色罗曼旅之类的东西。但#亲吻蝙蝠侠 成为热门话题首榜?拉奥啊,你是和那姑娘演了一出精简版《罗密欧与朱丽叶》吗? 例如' B-Man借爱的轻索越过园墙,因为哥谭的垣墙是不能把爱情阻隔的' 什么的。”

“我没有。停止篡改经典。”Bruce凌厉打断他,勾过Clark Kent面前的杯子喝了一口,热饮使Wayne的话不那么具有说服性,况且他嘴唇上裹着的蜂蜜还晃动着日光水膜一样的活泼光泽,“而且你应该清楚每天有更多的人冲超人喊那句话。”

“实际上,我只清楚我在等哪个人来说出它。”


Wayne把咖啡杯小心翼翼地放回超人面前。
他知道Clark Kent在追求自己,眼前的午后会面就是超人目的明确的把戏之一。Clark从来没有明确说出过,也不过于热情与热切地长时间缠在他身旁与他交谈,但他向来毫无意图掩盖自己的真实情绪。这使得Wayne很容易发现超人的视线总是过于长久地停留在他的嘴唇与双眼上,并随着他的每一个动作飘然移动,擦肩而过时飞快地呢喃他的名字。

但Bruce总觉得时刻并未到来。而既然Kent愿意等他,他不妨暂且推延回答这个问题。

Clark见Bruce又低下头重新若无其事地去吃那盘华夫饼,只好叹着气把手机推到对方面前,

“有人在网站上设置了一个话题抽奖机制。如果相信'蝙蝠侠不会亲吻任何人”,你就可以往里面投最多20美元的投款。如果有人在接下来三天内亲吻到蝙蝠侠并拍下证据发到网路上,这些汇集的钱款就会被全部捐给一个儿童医院,亲吻者会获得一个合理的定制惊喜。如果没有,钱款将按原反还参加者。”

“这是公然下赌。”
“不,这是公益活动。”Clark将手机抽回去,用叉子叉走了那片被Bruce咬了一半的华夫饼,
“我用两个账号共投了40美元。你要不要参加?或者我可以牺牲一下充当那个被吻人,让你就在这里吻我。”
服务生走过来,越过Wayne凝固的呼吸向Clark Kent的杯子里添满了咖啡。

“你应该明白你刚才是在直接邀请Bruce Wayne在一家街头餐厅的玻璃窗前吻你。”Bruce回答,感觉自己的腮帮子被甜蜜发腻的华夫饼冻得发僵。

“不,”
而Clark Kent从咖啡杯后冲他露出闪亮微笑,
“我以为一切是为了慈善。”




作为当事人,Wayne的恼怒几乎随着那个筹款活动的参加人数不断上升而积聚,并切在夜晚降临的时候逐渐逼向一个摇摇欲坠的红色峰值。因为他发现有大批的无知游客从狭窄的哥谭湾挤进这个城市来,并在夜晚晃荡着发白光的巨大手电流窜在哥谭的每条大街小巷。

“寻找蝙蝠侠!”起哄者们说。

但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所寻找的目标,此时正不得不心惊胆战地注意着每一队在哥谭过度汇集的异乡人,让他们不至于迷失街头遭遇厄难的同时,又尽量保持自己避免被起哄者发现,被白色光柱们堵在某条巷子里。

“需要搭把手?我觉得你可能想暂时离开这里。”超人降落在一个他触手可及的高度。
超人与蝙蝠侠共同盯着巷口发现两位英雄的人群,那些像真正的游览客一样戴着红色小帽的外来者举着手电蜂拥而至。
“再好不过。”他没有迟疑地抓住超人的手,在惊奇于其的温暖与柔软程度时跃进对方怀中,由Clark带他缓缓升起。
Wayne在底下人群爆发出嘘声时头痛地把脸靠向Clark的肩膀。

“我猜如果多来这么几次,旅游业也许可以成为哥谭经济的可贵支柱。”
“像大都会展览童子军发展经济一样?饶了我。”
“大都会并不依靠超人发展经济。而且那个童子军刚刚从一张张随时准备吻你的嘴之间救了你。”
“那个童子军在下午的时候还迫不及待地想替那些人效劳去亲吻蝙蝠侠,所以我猜他在今晚也并不准备将机会谦让给别人。”
“你这么想可真让你的朋友伤心。”Clark贴着他的耳朵嘀咕。

这次Wayne对于第二天#亲吻蝙蝠侠 话题下出现他与Clark拥抱着飞向半空的照片一点也不惊奇。

“你会吻他吗?”人们拥挤着将话筒捅到超人面前。
“我知道这可能会让一些人心碎,”Wayne盯着电视屏幕中央的超人以一种不太好意思神色地握住自己的披风,
“但是,是的。我会吻他,如果他愿意的话。”




“去你的固执,蝙蝠。你几乎要流血而亡了。”


Wayne从来不喜欢那些恶棍霸占全球的可供播放的电子屏幕来企图直播威胁与恶行的方式。

那是次不太成功的援救活动,一张令人生厌的脸在所有电子屏幕上威胁世界要炸掉整座城市,而炸弹就绑在画面中央的人质身上。Wayne根据支离破碎的线索勉强拼出了炸弹所在地,在抢先通知其他JL成员之前赶了过去。这么做的结果无疑是他成功停下了炸弹,在与恶棍搏斗的过程中也成功让自己再次鲜血淋漓,腿上还有几个弹孔。

后赶到的Clark几乎发疯。

“你真的很吵,S。”Bruce盯着Clark手中的止血绷带。
超人抬起头来暴怒地瞪了他一眼,手中的医用棉球差点戳进Wayne的伤口。
“你差点就死了。”
“我没有。”
“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冷静点,超人。”
“你愚蠢的——”
“能保持安静吗?你开始让我感到头疼。”
“去你的,蝙蝠。”

后来发生的一切,Bruce始终推托为自己失血过多,什么都不记得。

Wayne叹息一口,用自己同样沾满鲜血的双手将Clark的脑袋从自己的伤口上拖到自己的面前。在已经开始重重叠叠的眩晕黑影中他看见Clark的瞳孔如同深色水母一样收缩又舒展。于是他吻了他,将自己唇间的金属腥味传递到对方的唇间。
他觉得他们在发出声音,而且吻了很久很久,久到旁边的Diana开始不赞同地频繁挪动脚步。Clark已将他整个拖到自己身上,而他全部融化在他的太阳里,浑身的伤口都在哗哗地欢快流血。

“嘿,伙计们……并不是故意打断你们亲热。”闪电侠的声音插进来“但呃,这里的一切还在向世界转播。”

老天。

他尝试推开Clark,但除了被吻得更紧之外什么都没成功。


一个星期之后,拄着拐杖的Wayne已经能像长腿蜘蛛一样窜得飞快。

“这是什么?”他问Diana,发现对方正靠在一辆停在Wayne大宅前面,红色且闪亮发光,后摆还拖满易拉罐的跑车旁边。

“定制惊喜。记得吗,超人在全世界面前亲吻了蝙蝠侠。”
“为什么—”

Clark从后面无声无息冲过来将他一把抱起,乘乱亲吻了他的脸颊并大笑着将他塞进副驾系上安全带。自己则闪身从另一侧进入驾位,发动汽车,一脚油门轰了出去,在风中冲背后的Diana大喊:
“谢谢啦!亲爱的公主!”

Wayne傻楞了一会儿,接着像是猛然醒悟了什么一样把头伸出车窗咆哮:
“DIANA!!!”

车后的易拉罐像一整个花车队一样发出欢快乱响,哔哔剥剥地爆裂在空气中。


fin.

漫画里真的有姑娘在获救后冲蝙蝠喊“I Love You”
外国新婚夫妻开车去度蜜月的话会在车后拖易拉罐

评论

热度(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