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贡贡:D

那你很棒棒哦,

「超蝙」BLUES

太可爱了╰(:з╰∠)_

-墨允-:

※记者克拉克×海妖布鲁斯,有ooc!


※有毒的成人童话故事


※灵感来自正义联盟第三季第六集老爷唱歌,HISHE《bat blood》,还有老爷的名字与蓝调同音的巧合


※霉霉强势出镜,真不是黑!!!




  1


  “传说在大陆的西岸,雾气弥漫、怪石嶙峋的海域,生活着诱惑水手的海妖。”


  “传说妖媚的海妖会亲吻落水的男人,然后将他带到深不见底的海沟。”


  “传说这里还有英俊的男性海妖会救溺水的女子,并送给她一枚贝壳,当做定情信物……”


  “传说……”


  “够了。”修长的手指合上那本介绍超自然现象的杂志。他叹了口气,又打开了一边散发着浓重古早味的唱片机,悠扬的爵士乐随即流逸而出。


  《AM I BLUE》,他最喜欢的一首。


  不管什么年代,人类编造故事,自欺欺人的能力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大。


  布鲁斯听着音乐,斜靠在礁石上,此刻的阳光正好,他眯着双眼看海鸥飞远,鱼尾轻轻拍打着海面,显得有些索然。


  正当他思考着,究竟是去附近海域找些事情做,还是回到海底睡觉时,巨大的水花炸裂声恰到好处的响起,他知道,又有人落水了。


  这周里的第三十七个。


  2


  出人意料,是一个年轻的男人。


  黑发,健硕,还算得上英俊。


  记者证,格子衬衫,看上去是个普通人。


  前三十六个落水的都是年轻女人,恐怕都是看了杂志,扎堆来这里装溺水求艳遇。


  这个男人倒是勾起了他的兴趣。


  以防又是来猎奇的,布鲁斯也不留情,利落地给了他两巴掌,没醒,又摸了摸脉搏,很微弱。看来不是装的。


  他捏开男人的嘴,吻了上去,缓缓将空气渡进他的口中。就当接触的一瞬间,男人的嘴唇开始发热,舌头不老实地扭动着,几乎碰到自己的牙齿。


  “克拉克肯特。”


  他松开双唇,读出记者证上的名字。


  “嗯?……呃,咳咳……”男人睁开了眼,又紧皱眉头,痛苦地咳嗽两声。


  “别让我再看见你,流氓。”布鲁斯一字一句地威胁道,一把将他推开,跃入海中。


  克拉克肯特痛苦地扶着额头,吐出几口咸腥海水。


  原来真的有海妖存在,而且还很凶。


  3


  然而没过几天,那只皮划艇又来到了这片海域。


  那个小记者还是穿米黄色格子衬衫,背着包,冲他招手。


  布鲁斯看着他的笑容,嘴唇上似乎还残存着男人的味道。


  “海妖先生,请等一下!”克拉克叫住转身欲走的他,“我有些问题……”


  布鲁斯瞥了他一眼:“你还需要采访我是吗?”


  小记者有些慌:“不是,你别误会,我不是为了写稿子……我只是想给你一点东西。”


  他取出一个包裹,挠挠头:“我那天听见你在唱歌,似乎是《AM I BLUE》,就想到你可能会喜欢这个……”


  “什么?”布鲁斯游到船沿边,撑着下巴看着他,克拉克蹲下身,紧张兮兮地打开纸袋,里面是几张碟片。


  布鲁斯说:“你误会了。”


  “你不喜欢吗?”


  “那天我没有唱歌,是唱片机的声音,”布鲁斯接过碟片,“这个我收下了,就当做你对那个吻的谢礼。”


  小记者的脸刷的一下涨红了。


  “以后要是来,记得多带点东西。”


  4


  于是克拉克肯特成为了常客。


  他大概每两天过来一次,每次都吃力地划着那艘小艇,载着一些杂物。


  有时候是碟片,有时候是自己报社的书刊,有时候是小甜品。


  每次来的时候,布鲁斯就在礁石上晒着太阳,身旁游着几只小海豚,见到克拉克来了又纷纷散开。


  “海妖先生。”他这样称呼道。


  “你吓到它们了,”布鲁斯伸着懒腰,“今天又是什么?”


  海妖半裸的躯体有着十足完美的曲线,墨蓝色的鱼尾鳞片反射太阳的橘色光线,克拉克不止一次想过去摸摸看,应该是冰凉的吧。但害怕被扇耳光,一直没有勇气伸出手。


  他翻着包:“今天带了报纸,还有苹果派。”


  “苹果派?我没有吃过。”


  “或许你可以尝尝看,是我妈妈做的,味道一流。”他蹲下身,等着他游过来拿。


  布鲁斯却对他勾勾手指:“你过来。”


  克拉克犹豫:“可你不是不让我靠近吗?”


  “这片海是我的,我想怎样就怎样。快点,小心我把你拽到海里吃了。


  ”


  克拉克划到了他身边,布鲁斯又拍拍石头:“上来坐着。”


  于是他惴惴不安地坐了上去,乖巧地把手放在膝盖上,与布鲁斯保持着安全距离。这种感觉,简直比之前采访商界大亨还紧张。


  布鲁斯接过派,咬了一口,半天没说话。


  “果然吃不惯苹果吗?下次我不带就是……”


  “不,”布鲁斯又咬了一口,“很好吃。以后每次都给我带,不然就别来了。”


  接着顺势倒在克拉克肩头,明显感到小记者的肩头一抖。


  5


  布鲁斯身边永远放着那只小小的黑色唱片机,放着六十年代的音乐。


  “要不要换个音乐风格?老是爵士不会无聊吗?”克拉克问。


  “比如?”


  “摇滚,或者古典?”


  “都不喜欢。”


  “那流行乐呢,泰勒斯威夫特?”


  “哦,我知道她。还和她约过会。”布鲁斯挑了挑眉毛。


  “哈哈哈海妖先生你也会这么幽默啊。”克拉克自然地拍了拍他的背,在冷漠的目光下立马识趣地收回了手。


  尴尬的沉默。


  “那个……你在这里生活了多少年啊?”


  “记不清楚了,反正比你想的还要长,”布鲁斯逗弄着身边的小螃蟹,“老说我的事,谈谈你自己吧。”


  “我吗?大都会星球日报的记者,每周写点时评类文章,没什么特别的。”


  “最近写了些什么?海妖特别报道?”


  “我想想,好像是采访了一个富二代……”


  “什么叫富二代?”


  “就是靠父母的钱过优越生活的人,那位好像还是个花花公子……”


  “叫什么名字?我或许在什么杂志上见过。”布鲁斯似乎特别感兴趣。


  “布鲁……布鲁斯韦恩,哥谭首富,你听说过吗?”


  “没有。不过这名字还不错。”


  克拉克想起了什么:“海妖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知道你的名字。”


  “布鲁斯。”


  “布鲁斯?难道说……”克拉克愣了,凝视着那双碧蓝的眸子,“上帝啊,这么巧的吗?!你们居然同名,怪不得你说他的名字好听呢!!”


  小记者恍然大悟。


  海妖的表情僵住了。


  6


  布鲁斯一周都没有理他。


  克拉克不理解,仍然傻乎乎地来送吃的,只是布鲁斯不待见他。


  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克拉克想了很久,仍然不解。


  “海妖……呃,布鲁斯先生……”克拉克在远处叫住第四次想走的他。


  布鲁斯停住了,但依旧不肯理他。


  “如果我哪里做错了,请你一定要告诉我。”克拉克说。


  布鲁斯不置可否。


  克拉克握紧拳头,看来必须得说些什么啊!


  “我之所以来,是听同事说这里有海妖会指引深夜迷路的航船,抱着好奇心来看看,但是那之后觉得你一个人在这里有些孤单,就想要和你交个朋友。而且……”


  布鲁斯侧过了头。有希望了!


  克拉克挠了挠脸颊:“而且你长得真的超级好看,每次看到你,就挪不开眼睛……”


  “还有呢?”


  “呃,没有了。”


  布鲁斯冷哼一声,潜入水中。


  ……失败了呀。克拉克失落地坐在船上,包中的苹果派还散发着余温。


  他失落地想着不得不回去时,船突然倾斜了。


  “小记者,你刚刚是在和我表白吗?”海妖趴在船边,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如果你愿意的话……”


  “我当然不愿意,”布鲁斯扬起下巴,“这么多年,说这些话的人太多了,我一个都看不上。”


  克拉克慌了:“可是我不一样,我……”


  “我想要的不是普通人类。”


  “那是怎样的人呢?”


  “反正不是你这种写稿的脑袋不灵光的小蠢货。”


  布鲁斯摘下他的黑框眼镜,放在手中把玩。


  克拉克沉默片刻:“如果不是恋人,那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布鲁斯将眼镜丢回给他:“我不需要朋友。”


  说完便转身离去。


  海面雾气渐起。


  7


  克拉克消沉了很久。


  露易丝打电话:“还来不来上班?工作不要了啊?”


  “抱歉,我难受。”


  “平常也没见你生病啊。到底怎么回事?”


  克拉克沉默了。


  “失恋了?喜欢的人和别人跑了?EX结婚了?”


  “露易丝……”克拉克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口,“只是感冒,你不要想那么复杂,有什么事吗?”


  “噢,对了!今晚大都会有个晚会,许多商界政界人士都会来,我把采访对象的名单发给你了,帮我整理整理问题。”


  克拉克点开邮箱,逐个确认名字。


  “……布鲁斯韦恩,因故缺席?”一边是他的照片。黑发,蓝眼,蜜色的肌肤,眼角带笑。


  克拉克拨通露易丝的号码:“露易丝,那个布鲁斯韦恩怎么回事?”


  “他怎么?


  ”


  “他不出席,是出事了吗?”


  “唔,可能这位大少爷又去哪里的豪宅度假了吧,”露易丝疑惑,“你怎么这么关心他,难道他的魅力已经大到可以吸引男人了?”


  “不是……谢谢你!”克拉克急匆匆挂了电话,拉开窗户。


  我当真是个瞎子!


  克拉克一边飞行,一边骂着自己。


  8


  海面漂浮着黑红色的血。


  “布鲁斯!”他冲到海妖面前,看到他的尾部一道深深的伤口。


  “你怎么来了……”布鲁斯捂着伤口,虚弱地问


  。


  “谁让你受这么重的伤?”


  “隔壁海域的……”


  “算了,先别管那些了,你需要止血!”克拉克抱起他。


  “先别……”布鲁斯拽住他的衣服,指节泛白。


  克拉克却把他抱的更紧:“你别傻了,我会有办法的!难道你让我把你丢在这里死吗?”


  “不……”


  “你不要自暴自弃!总会有医院可以治疗你的!大不了去其他星球看看。”


  “我不是这个意思。”布鲁斯额上青筋暴起。


  “那是……”


  “我的意思是,不用你麻烦了,”布鲁斯指了指他身后,“因为我的潜艇来了。”


  “……啥?”


  一架黑色的潜水艇缓缓从海底升起的平台上,当克拉克看呆的时候,布鲁斯一把推开他,跳进海中。


  强劲的海风吹来,克拉克的头发随之凌乱。


  9


  一个小时后。


  “克拉克。”


  “布鲁斯,我需要冷静一下。”


  “关于我的身份,你也许有很多想问的。”


  “你是布鲁斯韦恩,是吧?我没认错吧?”


  布鲁斯叹了口气:“我是。”


  之前说明的还不够明显吗?


  克拉克没有说话。


  现在他们坐在岸上的一家露天咖啡馆,布鲁斯韦恩穿着西装裤,双腿笔直修长,引得邻桌女人们口水飞流直下三千尺。


  看着克拉克纠结的表情,布鲁斯韦恩只能选择原谅他的迟钝,安慰说:“对于隐瞒身份,我很抱歉。”


  “你……”


  “嗯?”


  “韦恩先生,你为了长出双腿,一定受了很多苦吧!走路的时候是不是有踩在刀尖上的感觉?而且说话的能力也被女巫……”


  白痴。


  “抱歉,我还是有点没缓过来。”克拉克喝了一口咖啡冷静。


  “以后少听妈妈讲童话故事了。不是说了吗?我们这个种族天生可以切换体征。”布鲁斯扶额。


  “那我还可以问几个问题吗?”


  “问吧,记者。”布鲁斯换了个坐姿。


  “你为什么天天要到海上去?”


  “没人打扰,方便睡觉。”


  “你一个真的不会无聊?毕竟只有听爵士乐。”


  “偶尔吧。”布鲁斯看了他一眼。


  “让你受伤的是谁?”


  “一群疯子。”


  “啊,那他们在伤了你之后逃跑了?”


  布鲁斯耸耸肩:“被打骨折了的话,应该跑不远吧?”


  “……咳咳,你真的和泰勒斯威夫特约过会?”


  “你是娱乐小报的记者吗?”布鲁斯失笑,“在问问题这点上你们真的得向香港记者看齐。”


  “那到底是不是真的?”


  “当然,不然你以为她的专辑是为谁做的?”


  “原来你喜欢那种类型的吗?”


  “说到这个,我还有事要问你。”


  “请说。”


  “那个时候,你是从天而降的吧?”布鲁斯凝视他,“我可没出现幻觉,你这记者也不是普通人吧。”


  “你不是说,你不喜欢普通人类吗?”


  “或许吧。”


  “想去天上看看吗?”


  他握住布鲁斯的手,带着他跑到海边。他的脚下逐渐腾空,身下是红顶房屋和广阔无垠的大海。


  “克拉克,我那天之所以说不需要你,是害怕你被那些人伤害。”布鲁斯俯瞰着海洋,东南角是那座小小的礁石。


  “现在呢?”克拉克搂过他的腰。


  “不担心了,你比我强壮。”


  “我指的是,你可以喜欢我了吗?”


  “光是会飞可不行,小记者,”


  布鲁斯吻住他的嘴唇,“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能力。”


  10


  经此之后,这片多雾的海域很少在有人见到那个美丽的海妖。


  令人欣慰的是,这里的跳海率直线下降。


  不过群众的投诉率直线上升。


  布鲁斯觉得不在海上睡觉也挺好,小记者的怀里温度刚好,还有煮好的咖啡和新鲜出炉的苹果派。


  唯一令他不乐意的就是那台唱片机丢了,只能用电脑放音乐。


  “克拉克,这首《bad blood》你已经单曲循环三十多次了。”


  “我得向我的前辈学习。”克拉克一个熊抱,布鲁斯几乎要窒息。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家伙占有欲这么强?


  他思考着,该怎么在保住自己哥谭宝贝的面子的同时向他解释,他和泰勒斯威夫特根本不认识这件事?



评论

热度(299)

  1. 阿贡贡:D魔芋魔芋哄 转载了此文字
    太可爱了╰(: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