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贡贡:D

那你很棒棒哦,

【SuperBat】Sweets and Salt

Pro—Blem:

Summary:当追求者与被追求者之间有那么一点交流困难,恋爱就会变得不太容易



“司康饼。所以你认为我是一块司康饼。”
“我以为蝙蝠侠从来不看脱看秀。”Clark在懒人沙发里坐直了身子,好让自己嘴角的笑容看起来更严肃一点。
“蝙蝠侠不看。但Bruce Wayne的管家会看。”Wayne谨慎地将扳手往蝙蝠机的机翼上敲了敲,“而且你那个比喻太……特殊。就算是蝙蝠侠也很难不注意到超人在脱口秀上对他做出的评价。”
Clark重新放松地陷入沙发中,他的屁股得意洋洋地压住几本机车杂志。
“这会意味着Bruce Wayne愿意在下一个周日光临Clark Kent的公寓与他一起观看新一期脱口秀吗?超人即将在下周六录制的那期。”

“Bruce Wayne下个周末都要拜访星城。还有你最近为什么那么沉迷上那些脱口秀?”Bruce钻到机身底下回答,听起来模糊地闷闷不乐。接着下面传来了大声的金属敲击声,好像他决定把全部的不满通过扳手敲进蝙蝠机,以方便自己将它们撞毁在哪个荒郊野岭。

“几乎所有媒体人士都想把你拆了吃下去。”
“也许是因为只有通过这种方法某人才愿意多注意我一点。”
“‘某人’=Lex Luthor?需要我做媒吗?”
“很好笑,蝙蝠。这个玩笑很好笑。”



Clark失望地闭上嘴,开始苦思冥想着如何将这个失败的邀约变成一个不明显的晚餐约会,那欲盖弥彰的敲击声又停了下来———Bruce Wayne把他脏兮兮的脸重新探了出来,蓝眼睛见鬼地发亮。

“你在形容我胖,是吧?”
“抱歉?”
“你说我像一块司康饼。”

“*Telle,Lorra和Rao啊。”超人嘟囔着站起来,将手中的茶杯和点心放到工作台上。Bruce警觉地盯着他在蝙蝠洞里移动,使得Clark不得不背过去翻白眼。



“我要走了。西海岸有人呼救。以及还有一些事你需要知道,”他后退几步,现在Bruce完全沮丧地从机身底下钻了出来,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胡乱搓一条擦手毛巾,“你刚才在试图将一个没螺纹的铆钉敲进一个螺纹孔里。”
蝙蝠侠像黑色大猫一样在阴影里发出驱逐性的咆哮。机库大门缓缓打开,Clark让自己飘起来并朝着Wayne靠近一点,悬停在一个恰好能亲吻到对方额头的高度,
“还有,你的眼睛在刚才看起来非常……美丽。”

超人腾空而去。

“所以那是什么意思,Diana?那是什么意思?”蝙蝠侠开始对等待在蝙蝠洞口并听完了他们大部分对话的Diana发牢骚,“他不但认为我胖,还认为我的眼睛在平常都非常丑?”





“那些八卦小报怎么称他来着———体贴,火辣,迷人,多情,善解人意的‘哥谭王子’?”
“迟钝王子还差不多。”超人不满地看着闪电侠把脸埋在臂弯里咕咕发笑。



“或许你应该直接约他出去。”Diana建议,女士明显对这个“无蝙蝠侠的JL茶话会”很满意。是她主动邀请Clark,Barry,Victor和Arthur到她的公寓里进行这场无伤大雅的“情感咨询”。
“噢,也许我该说‘Bruce我觉得我爱上你了你愿意和我约会吗’。这听起来真是十分有用。”
所有人都开始不那么富有同情心地发笑。闪电侠趁机支起身来,越过桌子抓过一个司康饼,掰开并将它涂上蓝紫色的蓝莓果酱,把它凑到超人脸庞并用指头控制两瓣糕点。“我也爱你,超人!”他压低嗓子模仿Bruce开会时会用的那种声音,“约我出去!约我出去!”


Victor也紧跟着做了一个,不过他涂的是深红色的蔓越莓果酱。Arthur则直接抓过他们手中两个湿糊糊的面包将裂口对在一起模拟亲吻的样子。

“我宁愿进行那种‘你觉得我很胖’的对话也不要呆在这里了。”Clark叹息,他的朋友确实是来这里消磨时光与用Diana的话来说是“享受目睹年轻人坠入爱河的美妙过程”的。超人根本不能指望他们给出什么实质性意见。
“小心,超人。你准备诋毁的可是被称为‘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的人。说不定他已经看穿你的想法了。”
“那我就已经被拒绝了,D。没有必要再约他一次。”
“妄自菲薄绝对不是你的优点。”
“也许直言不讳可以成为一个。”Arthur冲Clark狡黠挤挤眼,他坐在皮质扶手椅里举起瓷杯的姿势仍像在酒馆的破凳上豪饮那样自然,“你可以直接抱住他叫他‘甜心’什么的。我和Mera吵架时这一招总是很好用。”

“有妇之夫。”其他人发出更响的一声哀叹。



“为什么将蝙蝠侠比作司康饼?”记者们的询问从来不离这个话题,“你是想表达他非常………甜蜜什么的?这是否在暗示你与你的‘最佳搭档’实际上是‘最佳情侣’?”
“不,并不是。不管我多么希望确实是这样。”超人俯下头对话筒笑笑,“他是个复杂的人。”

“我明白了,”此时正在家中的Wayne对端早餐Alfred地大喊,“他想要‘世界最佳情侣’!Kent一定爱上其他什么人了!”

接下来他收到了所有儿子的威胁———如果Bruce继续这么讲话,他们就将所有印有蝙蝠侠图标的特制司康饼都买下来寄到大宅里。



“早上好,Bruce。”几天后Diana Prince推开Wayne大宅的主会客厅门,她的头发很仔细地扎在脑后,而皮夹克让她的微笑看起来具有风度翩翩的迷惑性,“我不知道你最近也痴迷脱口秀。”

“把这里当作你自己的家一样,Prince小姐。”Bruce将目光从电视转移到女士身上,盯着Diana挑走了他平时最爱坐的位置。

“你在看Clark上次参加的脱口秀,重播。”她毫不留情地反击。
“我错过了首播。”他回答,似乎不决定再多说几个字来泄露心思,“你来这里干什么?”
“闲逛。”
“神奇女侠从来不闲逛。”
Diana似乎被他的如临大敌所逗笑。

而现在屏幕上正好播放到主持人邀请超人评价联盟成员的那段。“神奇女侠——”他们盯着超人停顿了一下,转而露出很常用的迷人细小笑容,“她是一位可敬的战士与迷人的女士。事实上,她才是在联盟中照顾我们的那位。”

“蝙蝠侠呢?”主持人急问,“我们都知道,你和我蝙蝠侠似乎有一些………”
“司康饼。”Clark毫不犹豫地打断他,将头转过来直盯镜头,好像他能透过屏幕仅凭自己的注视将Wayne钉牢一样,“他像一块司康饼。”

“那可真甜蜜,当他试图把别人比作一种甜点的时候。”Diana叹息。
“你到底来干什么?”Wayne恼怒地将遥控器掷到她手边,而女战士冷静地从果盘中给自己挑了一粒草莓。

“我得到两张星城下周六举行的美式足球门票,大都会队对阵哥谭队。听说你下周末要到星城去所以我认为你会有点兴趣。Clark也恰好会在星城,你们可以一起去。”

“我不会去的。我要与Queen公司谈判。”Bruce咬牙切齿地盯着屏幕中央,现在演播厅里全是观众的起哄声。
“你会去的。”女士将票递给他,在他额头上留下一个有着单薄清香的吻便爽快转身离去,“你也知道该与谁去。”



大家都知道Bruce Wayne有一位好管家,而大家也都知道这意味着Bruce Wayne不会出现在瞭望塔的餐食用他早餐。

“所以,昨天怎么样?”Arthur“啪”地将餐盘拍在超人隔壁的座位上,“起效了吗,足球赛?”
“我赌没有。”Victor贴过来幽幽跟了一句。
“老天,拜托告诉我它奏效了。搞到那两张票花了我不少时间。”Barry也挤过来,“为你们创造相处机会可真不容易。”

“起效?”他们心惊胆颤地看超人愤愤地用瞭望塔餐厅提供的勺子磨了磨牙,“他确实去了,而且不是一个人去。Bruce 天才 Wayne挖空心思将他的大儿子从布鲁德海文请过来去看了那场足球赛。并且,他也确实找了我,”超人停顿了一下,灌了一口咖啡似乎希望籍此浇灭怒火,
“他找了我,在我失望至极准备去录制新一期脱口秀的时候,他找了我———请我给他大儿子的棒球帽签名。”

“至少他可能是希望借此机会向你介绍他的家人,而小孩子都喜欢超人。”闪电侠安慰他。
“看在Rao的份上,Barry,他的大儿子跟你差不多年龄。”

“你新录制的脱口秀——就是即将在今天播放的那集,他们有继续问你超人对蝙蝠侠的看法吗?”Victor小心翼翼地插嘴。
“有,”超人在此刻看起来又突然充满了神气,一字一句地咬,“我告诉他们,蝙蝠侠是个时髦的蠢蛋。”

没有人说话。

“他现在就站在我身后对吧?”Clark冷静地喝了一口咖啡。




他们都以为两人的第一个吻会发生在那一刻。
当鲜血淋漓的超人被放上手术台,大家七手八脚地准备呼吸面具,氪石手术刀,止血与麻醉的药剂,………随着联盟合作日益增多,超人负伤的次数越来越多,大家使用这些器具的熟练度也令人心碎地提高。
而Clark,在Clark Kent的脸色越来越惨白汗液越积越多,超人包含着氪石的伤口开始愈合而那些绿色粉末开始沿着血管往心脏前行,Diana即将将麻醉剂推入他的身体中的那刻,他抓住了Bruce Wayne的手。

“只是确保你知道,Bruce,”Clark虚弱地笑笑,听起来声带都有轻微的受伤,“如果我无法挺过这次,我得确保你知道,我——”

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两人之间的第一个吻即将发生。

但Bruce,Bruce Wayne在整个手术室都陷入几乎寂静的呼吸声中,以其惯有的迅猛作风与“不解风情”抽下自己的手套,往Clark Kent的脸上不轻不重地打了一巴掌。
“给我活着,Kent,”他说,“你这个蠢蛋,给我活下去。”



“我有时候在想,你是不是对待他太刻薄了一点。”Diana站到他身边来,同Bruce共同通过双层玻璃看着里面病床上的Clark Kent——鼻青脸肿、心跳微弱、呼吸艰难的Clark Kent,“你所有拒绝他的拙劣把戏。”
Bruce甩开她进入病房,态度恶劣地拉上了Diana所面对的那扇窗的帘子。

“醒来,我知道你醒着。”
Clark执着地装了一会儿,在Wayne威胁自己即将离开的时候才睁开一只可以睁开的眼睛。

“为什么是司康饼?”Bruce问。
“它……很复杂。”Clark的嗓子喑哑,“这种糕点有甜有咸。而你也很……复杂。我不确定你留给我的是甜的还是咸的那面。”
“所以你将我在全世界面前比作一种糕点只为了表达‘我很复杂’。”
“你捉弄我那么久总得付出点代价。”

Bruce叹息一声。
“那么我猜你愿意自己尝。”

这才是他们的第一个吻。


其实后来大家都挺“后悔”凑成了这对,鉴于瞭望塔上有撞见他们到处乱飘的亲吻的可能之外,瞭望塔餐厅常年不断的司康饼山也着实看着令人反胃。


fin.

*皆为氪星的神明

评论

热度(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