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贡贡:D

那你很棒棒哦,

【超蝙/白灰】白嫖之后(下)完结

Mint Julep:

【超蝙/白灰】白嫖之后(下)完结




Summary:


在蝙蝠领主发现平行宇宙后他向领主们隐瞒了这一切。这一次,他主动跟随正义联盟前往主世界。


 


前文请走→     中下


前篇请走:【超蝙/白灰】白嫖蝙蝠还要什么标题




*领主超人/领主蝙蝠侠,主世界蓝超黑蝙友情以上恋人未满。


**狗血预警、OOC预警。我说过是糖,发大糖。




-15-


卡尔不知道氪星人死后是否也会前往天堂或地狱。当氪石带来的晕眩消散,他看见无垠的空间里,光波像冻结的海浪一样凝固⑥。


“显然,平行宇宙以上的上级世界所遵循的是牛顿时空观,狭义相对论并不适用。”那杀死了他的爱人在他身畔冷静地道。


灰色的蝙蝠侠漂浮在无边广袤的时空里,他们的婚戒散出光芒将他俩紧紧相连。


“死亡是进入此间的必要条件吗?”卡尔问,“我希望你有返回的机会。”


“并不。”布鲁斯微顿,“事实上,我通过杀死你这个大幅度偏离人物性格的行为来获得足够多的能量,最终得以摆脱位面的束缚进入上层世界。我们的戒指,”他抬手示意,“我无法探究它这个奇异功能的来历。”


卡尔注视他,目光倒映着盈盈的笑意:“——所以你从没有想过要杀死我。”


布鲁斯撇嘴。“别高兴得太早,超人。”他冷淡地说,“事实上,在你跟随我下坠的同时你的领主统治也与之一同瓦解,你与我交谈的视频成为瓦解领主和睦的最后一根稻草。待你返回时,昔日的一切都早已消散。”


“只是为了瓦解我的统治,那你为什么不干脆放任我死去,而是选择把我一同拉进这个空间?”卡尔却笑得愈发灿烂,“我能够感受到身体伤处能量的涌动,你救活了我,布鲁斯。”


“你走的那几天,我想了很多事。”卡尔说,他凝视着蝙蝠领主的侧脸,这张花花公子的面容带着与他们婚礼时如出一辙的冷漠,“也许我该早点告诉你的,我和你举办婚礼,不是因为我说的那些什么政治联姻、获取民众好感等等的借口,只是因为……我想要永远、永远陪着你。”


“也许如今我做了很多错事,但在伊始我选择杀死卢瑟、开始独裁统治的最初目的,只是为了不再失去。我们提前根除了所有的隐患,因此我不会再像失去巴里那样失去你、哈尔、戴安娜或者别的什么同伴,也不会再因为战争、暴乱与极少数人的野心而失去无辜民众的性命和来之不易的和平……可是看看我们,为什么现在却走到了这一步?”


他们之间沉默了一会儿,布鲁斯的侧脸始终都是漠然的。


“我说过,假如是你认为这样是对的,那你就去做吧。”卡尔最后道,“无论是杀死我、推翻我的统治,或者别的什么事。”


布鲁斯别过头去,只是带着他继续飞翔。


“……我不需要这些依赖你的感情给予我的妥协。”他说。


“让我带你去看看我们的世界吧,我会让你的理性同样心悦诚服。”


 


-16-


他们从绝对的高空俯瞰,整个世界像是一个巨大的迷宫,布鲁斯能看见选择的当口上衍生出的不同岔路。有的背道而驰,有的异曲同工,还有的直接通向无垠的黑夜。


“在那些死路里,我们的世界毁灭,也随之重启了。”布鲁斯悄声说。


他们顺着他们曾作出的选择一路向下。他们看见卡尔的热视线穿透卢瑟的脑门,领主们更换制服的颜色拉开新时代的序幕,哥谭的骑士和钢铁之人在夜色下亲吻。在婚礼前的岔口前布鲁斯停下,他古怪地看了卡尔一眼。


“走吧,”最终他说,“让我们看看,假如我没有联系主世界,而是继续忠诚于你的选择会是怎样的。”


他们的婚礼如期进行,新郎和新郎念完誓词交换了亲吻,蝙蝠领主露出第一个真诚的笑靥。他们坐在平行的王座上俯视整个地球,在政见不同时会为了彼此的爱妥协让步,他们度过了足够长的好时光。


——只要你不去计算那无数个蝙蝠领主无眠注视着黑暗天花板的深夜,对卡尔在孤独堡垒一次次痛苦的踱步熟视无睹,假如你不去触碰布鲁斯的葬礼、那过早的衰亡。


又过了足够长的时间后领主们觉得地球变得足够好了,于是他们离开。失去独立思考能力的新人类们呆呆地凝视除去飞鸟和飞机外不会再有不明飞行物的苍穹,有的时间线里失去了兽性的文明过快地灭亡了,还有的世界里人们再一次堕落,贪婪的本欲被无止境地释放,人类坠落进更深的深渊。


“也许爱可以拯救一切,我们愿意为了彼此妥协,可以磨平棱角成为不再是蝙蝠侠和超人的人,从而得以长相厮守。但这一切对整个世界毫无用处。”布鲁斯说,“人类生来如此。我们不需要神明的指引,卡尔;小心翼翼的呵护只会磨削人类生存的本能,就像被供养在温室里的花朵。”


“没有什么暖房是可以永久矗立、像生命本身那样漫长的。更何况人类的文明是追寻自由的过程,我们可以为了挣脱束缚而做出一切,哪怕是……弑神。”


他们走到另一个岔道口。卡尔看见这个世界的蝙蝠领主微笑着拥抱超人,把整整一管氪石溶液注射进他的脖颈。超级英雄被放逐到外太空,终于推翻了领主统治的人类艰难地回复往昔岁月,在韦恩企业的引领下减少贫困、灾难和罪恶,但那些人性的恶永远无法被绝对地铲除。


这个世界的布鲁斯自始至终没有摘下过他的婚戒,亿万光年外被流放的超人得以永久地倾听他的心跳。偶尔他们相互凝望,隔着万千星河,思念一个永不再见的人⑦。


“也许这是一个最好的结局,对世界。”布鲁斯说,他看着他的爱人,瞳孔里倒映着与那对领主相同的星光点点,“但它不够好,对我们。”


“你愿意,”他伸出手,注视卡尔眼里璀璨的光亮,“来看一看我为我们选定的未来吗?”


 


-17-


卡尔看见布鲁斯是如何隐秘地与主世界的正义联盟相联络,在那场下坠的婚礼上他怎样拉住另一个超人的披风假意地呼唤爱人的名字。他看见布鲁斯与另一个世界的他们谈笑风生,在那场被监控的谈话后带着被戒指短暂击昏的超人前往蝙蝠洞,换上最强的地狱蝙蝠装甲。


“老实说,”卡尔忍不住插话道,“看见你穿这一身的时候我整个心的凉了,我真的感觉你会是认真的要下杀手。——不过即使地狱蝙蝠,恐怕也拦不住氪星人临死的搏命一击,你就没有担心过,假如我真的下杀手该怎么办吗?”


“嗯哼,事实上选这一身只是为了预备可能有的空间乱流。”布鲁斯心不在焉地回应,“假如你真的下了手,——那我的尸体就能得到双倍的能量了。”


卡尔有点呆滞住地望向他,布鲁斯回看,耸肩。“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他轻声说,“无论哪个世界的我们,都从没有想过致对方于死地。


在领主女侠与领主绿灯被主世界暴揍的背景画面下,领主们的首领卡尔-艾尔没有忍住,抱着他最大的敌人亲了又亲。


“放开。”布鲁斯低狺着说,却没有甩开那只和他紧紧缠绕着的手。“我们下坠的画面被主世界的钢骨向全世界直播,所有人都知道领主超人和领主蝙蝠侠死了。与此同时领主内部的内战也已正式开打,胜负毋庸置疑。不久后主世界的正义联盟会宣布领主统治已经正式宣告灭亡,所有的超级英雄被放逐到外太空中……但是没有,他们只是脱下制服,重新回到普通人的生活里。”


“然后呢?”卡尔微笑着问。他看见身下概率的世界里,在那个并不久远的未来,人们因为曾有的独裁统治愈发珍惜如今的和平。超级罪犯早已被放逐,连同超级英雄们一起销声匿迹。


那会是个只有普通人的美好新世界。


我们一起去流浪。”布鲁斯凝视着他爱人的眼睛,“没有超人和蝙蝠侠了,只有卡尔和布鲁斯两个普通人。领主的统治已经根除了罪恶,现在的世界洁白得如同初生的婴儿,哥谭也不再需要她的骑士。我们一起去走遍地球的角落,看尽无人知晓的风光。我们可以在暴雨里接吻,在普罗旺斯的阳光下分享同一杯奶昔,在甲板上迎着海风张开双臂……在一个不需要超级英雄的世界里,我们可以做一切最普通的恋人会做的事。”


“当然,罪恶还是会滋生,人类是这样死不知悔改的物种,一次又一次重复踏入同一条河流。但我们可以在一切发生前回到这里,查看好最优解的路径,套上我们同位体的制服,像我们从前做的那样。”布鲁斯说,“我们可以在这条世界线上留下坐标,今后进入都用不着再这么大费周折。”


 “我问过它,究竟这些奇异的能量可以陪伴我们多久?得到的回答是……”


这一次,他完完全全地微笑起来。


 “‘我是婚戒,我会一直陪伴直到你们的爱情消亡。’


布鲁斯凑近了卡尔的嘴唇。“你喜欢我们的结局吗?”他悄声说,“超人和蝙蝠侠,用爱拯救世界。


卡尔还用得着再说什么呢?


他在整个世界面前,用力地吻了又吻他的爱人。


 


-18-


他们相拥着,依旧在下坠。


卡尔后心的氪石刀伤已经完全痊愈,但眼下再高兴他也不能抱着布鲁斯在空中转几个圈——此刻,钢骨正在全球直播“领主超人之死”呢。


“不用担心。”布鲁斯耳语。


他们撞上了海面。但绝对高度下本该如铜墙铁壁般坚硬的海水却与他们一起下坠,翻滚的海浪迅速掩盖了包裹住二人的巨大气泡。


主世界的海王接住了他们。


卡尔这块变软了的超级肉垫缓解了两人的冲击力,正义联盟环绕在他们周围怀疑地警戒着。但领主超人和领主蝙蝠只是幸福地凝视着彼此。


“呃,还需要我们做什么吗?”联盟主席、今天依旧单身着的超人克拉克不幸被同伴们推了出来。我们可以离开拒绝这一大把辣眼睛的狗粮吗?不我一点也不想看见我的脸和我最好朋友的脸这样黏黏糊糊地凑在一起,含情脉脉地——


“没有了,谢谢你们。”布鲁斯随口答道,突然正色,“——不,等等。别走。还记得你们来的时候搅黄了什么事吗?我在自己的婚礼上被人抢走啦,现在我们得先把这个错误修正过来。”


他没理会身后冷汗涔涔的克拉克和起哄起来的正义联盟,只是对着不敢置信的卡尔,单膝下跪。


“你的誓词早就念完了,现在轮到我了。”布鲁斯说,他顿了顿,像是有点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四周再度陷入屏息凝神的寂静,布鲁斯几次张了张嘴,几乎没能发出声音。


我愿意……我愿意成为卡尔-艾尔的丈夫。”布鲁斯一字一顿地说,他们凝望着彼此,周围的一切都已模糊远去,“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好或坏、富裕或贫穷、疾病或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


“现在请新郎和新郎交换亲吻!”主世界的闪电侠快活地笑嚷起来,在鼓掌和口哨声中这对历尽艰辛的新人早已迫不及待地把彼此拖进一个简直像是要延续到世界尽头的深吻中。


卡尔的婚礼没有他曾预备的玫瑰、香槟和蛋糕,甚至他的伴侣中途离开,在返回时带着一把足以致命的刀刃,但这一切都比他曾最瑰丽的梦境更美好。


-END-


 


~ 彩蛋 ~


“总之基本情况就是这样。”黑蝙蝠冷淡地对着记者们宣布道,“领主超人和领主蝙蝠已经确认死亡,其余的领主们也已被放逐到河外星系。正义联盟会协助成立地球议会,与领主时期相同消除国家和地域的隔阂,进行统一民主管理。等你们的世界步入正轨后,我们将即刻返回。还有什么疑问吗?”


偌大的会场静悄悄的,座无虚席的记者们奋笔疾书,摄影师只有征得了同意才敢闪耀起镁光灯。超人克拉克在一旁挂着往日的亲和笑容,不合时宜地感叹羡慕起领主世界记者们的乖巧和彬彬有礼。人们还是并不太敢直视他温和微笑的眼睛,但新的希望和超人胸前变回了彩色的S一样,在越来越多的人心底发芽萌生。


尴尬的冷场终于被打破。“……尊、尊敬的蝙蝠侠先生,请问您和这位超人先生,也是,是情侣关系吗?”


黑蝙蝠怀疑地与克拉克对视一眼,万能的蝙蝠侠少有地感到摸不清头脑,他谨慎地回答:“并不。我们只是搭档。”


“然而,然而有确凿照片,摄到您们昨日以普通人的打扮在街头热情拥吻,请问假如那不是您们……?”


黑蝙蝠的心头警铃大作。不管怎么说,这样的错误都未免太不蝙蝠侠了。是某种试探吗?蝙蝠侠的脑筋飞速运转着,尚在酝酿着回答,手突然毫无防备地突然被牵住。


“呃,他只是,比较害羞。”联盟主席尴尬地咳了咳,腼腆地向正散发着死亡视线的黑蝙蝠飘得更近了近。


“拜托了,B,你知道这只是权宜之策——”小镇男孩在一片窃笑声的心灵链接里哀嚎。


好吧。蝙蝠想,情况需要,姑且容忍他。


他没注意到自己把手握得更紧了紧。


 


~


波涛阵阵,沙鸥声声。


“呃,难道就没有人提醒他们一下,”棕榈树下,躺在吊床上看完整场新闻发布会的布鲁斯懒洋洋地啜了一口刚刚由卡尔人工冰制的水果冰沙,“明明三个小时前,他们就可以放开手了。”


 -真·END-


 




【⑥光波像海浪一样冻结】爱因斯坦曾深深困扰:假如一个人以光速c跟着光波奔跑,他看到的光波将是像冻结的海浪一样的景象,这无疑是与常理所相悖的。这促使爱因斯坦怀疑时间的本质,并最终提出狭义相对论,推翻了牛顿的绝对时空观。


牛顿时空观:空间和时间与物质及其运动无关。


【⑦思念一个永不再见的人】这个“假如灰蝙没有拿到OOC能量戒指”的番外刀已经写出来了→玻璃渣




====


*前几天忙着玻璃渣捅刀,拖了这么多天,总算把说好的白灰糖完结啦:)


想想也蛮感慨,最开始只是开了个走肾不走心的PWP,不知怎么清水剧情向的后续比原文还长了一倍。(突然惊恐地望了一眼NTR的点文后续


**从2/6开始更新第一篇,到现在正好20天,涨了快两百粉,过几天会开个PWP点文,更新同世界线下的一系列PWP合集。谢谢所有留言和点心心的小天使!一直没有回复会不会很没礼貌?但是请相信我,每一条都有认真看,然后把开心和感动化作码文的动力~


 再次谢谢您们的观看!下篇再见:)

评论

热度(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