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贡贡:D

那你很棒棒哦,

【超蝙】婚礼,和羞赧的你(一发完)

三花:

【简介】小丑在报纸上登出了蝙蝠侠必须要和超人结婚的公告。蝙蝠侠和超人开始应对这个“婚礼”。(( ̄Д ̄)ノ啊!土拨鼠尖叫.jpg,这是什么烂标题啊!)


1.


布鲁斯大概是正义联盟里最后一个知道这条消息的人。


因为头个晚上让他颇费周折的“晚会”导致他腰背酸痛,第二天勉强赶在了午饭前起床,因此错过了阿福放在餐桌上的晨报。他早午餐吃得很随意,阿福头一天就跟他说要去采购一批家居用品,因此布鲁斯把自己拾掇得差不多后就一直在跟缠在脖子上的蓝色细纹领带过不去,领带结上的酒窝凹陷就是没法让他称心如意,以至于都没有看一眼就放在餐桌中央的那份造成了轰动的哥谭晨报。


他吃完早午餐就开车去了韦恩大厦,他当然没忘记下午的一个例行董事会,他已经想好要怎样在会上争取到其他董事们的绝对支持。下午2点钟,多云多雨的哥谭少见地露出了阳光,密云下倾泻出的宽阔光芒把通向市区的那条道路照耀地像西海岸日落余金的海边车道。


不知何故,布鲁斯今天心情相当不错,大概是才吃了自己放进微波炉里加热的煎鸡蛋,边缘卷曲焦黄的蛋白噼啪作响,让他浑身充满了一种微妙的充盈感。他打开收音广播,没有任何一条新闻传进他的耳朵,不知道哪个电台,刚好在放Louis Armstrong那首《What A Wonderful World》。他移开了踩在油门上的脚,摇下了车窗,和煦的暖风吹在脸上,这一天再美好不过了。


他精神奕奕地走进会议室,前个晚上他抓住的几个惯犯现在也好好地收押进了黑门监狱,他们给他后背上来的那么几下对布鲁斯来说也已经无关痛痒了。作为董事长,他当然有最后一个入席的优待,当然他没有迟到,时间把握地刚刚好,恰好在董事会成员伸长脖子看着门口的时候,他就到场了。会议很顺利,完全达到了他的预期效果,跟董事们开会的难度甚至比不上在瞭望塔和超人吵上10分钟。


今天一切都那么顺利,好到阿克汉姆所有收监罪犯都乖乖地按时吃药准点观看电视里播放的动画片,没有哪个在押罪犯有越狱的迹象。警用通讯频道里也没有传出哪个意大利餐厅有人一边吃着意大利面一边被被崩开脑袋的讯息,简直太完美了。


他估计着时间,董事会结束的时候,正好是阿福结束他的大采购开始准备晚餐的时间,他昨天特地拜托阿福买了熏火腿,如果没猜错,等他回到家,阿福已经把火腿片好摆在了碟子里。


回到家,周到出色的阿福已经准备好了晚饭。布鲁斯乖巧地坐在他的位置上,甚至赏脸给了他讨厌的蔬菜。


“今天过得怎么样,布鲁斯少爷?”


“好极了!”布鲁斯如实答道。


“看来报纸的报道没能给你带来任何影响。”


“从来不能影响我。”布鲁斯想到了前2天和某个女星的一张合照,或许太亲密了,但是这些从来都不是问题。


他错过了阿福的暗示!直到吃完晚饭,他都不知道他这一整天到底错过了什么。


吃完了晚饭,他去到蝙蝠洞,换上蝙蝠装,开始完全作为蝙蝠侠的夜生活。他想起来,有一份分析没有完成,他调出数据,仔仔细细地排查情况。


就在这个时候,超人像颗子弹一样冲进了蝙蝠洞,猛地停在了他的身后,不经意间制造了一股不小的气流波动。布鲁斯转过椅子,不赞成地看着急匆匆的超人,正打算讽刺两句童子军那种冲动和小男孩般的好胜心。


“布鲁斯!”克拉克焦急又慌乱,“我考虑了一天,我觉得,我,我们,我们还是结婚吧!”


 


2.


布鲁斯突然觉得面具有点窄有点闷,还有点隔音。他是听错了什么吗?他好像看见海王赶着一群沙丁鱼在他的头脑里疯狂高唱我的太阳。深呼吸,平静,重复一遍克拉克在说的,同时想想对策,这超过了你的范围,老男孩。


“你怎么考虑到结婚了呢?”布鲁斯没敢重复克拉克所说的“我们”,他害怕他没有完全理解正确克拉克所说的那句话,万一他没有准确复述出来,那将会造成很可怕的误会和影响,总之,重点是,克拉克、结婚。


“为人类谋福祉,为正义明灯长存。布鲁斯,我做出这个决定绝对不是因为冲动,你一定也会认可我的选择。我觉得超人和蝙蝠侠结婚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或许这还能表明某种立场。当然我不是在故意退缩和软弱,我只是觉得,就事论事地说,我是支持超人和蝙蝠侠结婚的。”


布鲁斯听清楚了,克拉克确实是想要超人和蝙蝠侠结婚,不过他还是没能明白克拉克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听克拉克的语气,就像是他正为了什么真理道义英勇无畏地献身呢?“你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那份报纸。”


“什么报纸?”


超人飞快地拿着一份今早的一直被布鲁斯错过的哥谭晨报回来。布鲁斯终于看清楚了:超人和蝙蝠侠的婚礼不日举行,敬请请所有市民和英雄见证。一行加大加粗的字体排列在头版上,下方是超人的标志和蝙蝠侠的标志融合在一起的图片,没有人物照片,两人的合体标志中间还拥挤着一行小字:world’s  finest 。头版上透露的信息还要更多,右下角仿佛签名一样,有一个小丑纸牌的图案。


蝙蝠侠攥紧了报纸,手臂上的肌肉因为愤怒而涨鼓,小丑,他就知道。但是克拉克,他在凑什么热闹!


布鲁斯从报纸头版中抬起头看着克拉克,他正抱着手臂轻轻地漂浮在一旁,那副泰然自若的神态,就像是他刚往桌上放了一篮苹果,等着布鲁斯来告诉他要做成苹果派还是做成苹果酱。


“我们还不能轻易判断小丑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或许他没有其他想法,除了给我们带来不安。”蝙蝠侠说道,说真的,他觉得这个婚礼告示差不多就是一个恶作剧。


“你不会这么看轻小丑吧?”克拉克感到有点惊讶,“他现在不在阿克汉姆,而且他已经消停一个月了,我觉得该到他发疯的时候了。”


“所以你就想称了他的心愿,配合着演一场戏吗?”


克拉克坚毅的下巴点了点,“结个婚也不会有什么损失,这不会让你的股票下跌也不会让我丢了工作。再说,你和我的目的是一致的:把小丑关进阿克汉姆。或许这会是一次好机会。如果你觉得我们结婚这件事会影响你的名誉,我们可以在事情结束后发一个澄清公告。”


蝙蝠侠皱起了眉头,在这种凝视当中,克拉克也不自觉地低下了头。


“你是傻瓜吗?”小丑在报纸上登婚礼广告的做法相当于把蝙蝠侠置于电视娱乐栏目最可笑的显眼位置,他意图削减着蝙蝠侠身上令人畏惧的阴影,让他变成一个笑柄和谈资。而大都会的超人竟然觉得这件事情尚且可行?


布鲁斯有点生气,他扭过头重新面对发出荧光的屏幕,他很后悔现在才知道这件事情,这完全消抵了今天难得的好心情,他不愿意搭理克拉克,他需要调出印刷厂的监控设备,看看小丑是怎么把这条可笑的广告登在报纸上的。


“你不愿意和我结婚吗?”克拉克按住了他的肩膀。


真敢说。


布鲁斯给了克拉克一记眼刀,真希望他能够看见。“不愿意!”


 


3.


“听克拉克少爷说,你不愿意和他结婚?”


布鲁斯边吃着早餐边听到阿福这样问自己,叉子在盘子里刮出一道刺耳的噪音,并收获了一个阿福不赞成的眼神。


“我怎么能因为这种可笑的理由和他结婚呢!”


正说着,电视上的画面突然被小丑的图像占据,他显然是有备而来。在他身后,哈莉推着一个巨大的三层蛋糕塔,塔尖上有一个粉色的小拱门,拱门下放置着一对超人和蝙蝠侠人偶。蝙蝠侠人偶头顶还粘着一顶白色头纱。


“小小小小小小小蝙蝠~你愿不愿意嫁给超超超超超人,无论他贫困或者富裕、清醒或是失智,你都永远爱他,给他安慰,给他忠诚?”


“是的,我愿意。” 哈莉模仿蝙蝠侠的声音说道。


“超超超超超超人,你愿不愿意娶小蝙蝠,无论他虚弱还是强壮、贫困或者富裕、清醒还是发疯,你都永远爱他,给他安慰,给他忠诚?”


“是的,我愿意。” 哈莉模仿超人的声音说道。


“哦~~~~~~感人,好了,超人,你可以牵走我的小蝙蝠了。“小丑假模假样地看了下自己手里的台词卡,“我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参加你们的婚礼了。看在我为了让你们的婚礼通告能够登在头版,让报社取消了10篇讣告的份上,你们一定愿意请哥谭所有人参加婚礼吧?”


小丑突然贴上了摄像机镜头,那口牙齿像鬼门关一样开合,上下牙咬合的啪嗒声转变成嘶嘶的电流噪音传进所有看电视的人的耳朵里,“蝙蝠侠、超人,如果你们辜负了我的好意……我可保不准会不会难过到再登一份盛大的——讣告哦~”


小丑的画面就此结束。


一份死亡威胁。


 


晚上,蝙蝠侠和警察局长戈登在蝙蝠灯下会面,戈登向他说了自己的担忧。


“小丑这次同时盯上了你和超人。”


“我不会让他得逞的。”蝙蝠侠站在楼顶边沿,注视着整个城市的一举一动。


“我知道你总有办法解决。但是,我想你应该知道,不管小丑真正在想什么,他想要的效果已经出现了。连布洛克在办公室里都开始跟别人讨论你私底下会是怎样的一个人。”戈登夹在手指中的香烟爆了个火光,亮橘色的光斑在黑暗中扑闪了一下。“不过,我没想到你和超人的关系那么好。”


蝙蝠侠用恐惧之形塑造出来的压迫感,已经像涨潮时候的沙堡,公众的暧昧猜想就像咸涩海水正在吞噬沙子砌成的城墙,蝙蝠侠黑披风带来的恐怖很快就会消散在汪洋海水。


但是,对比早上小丑在电视里声明,与他和超人不结婚可能带来的后果相比,这算不上什么。


蝙蝠侠开始考虑和超人结婚的可行性,毕竟,他们确实可以在事后出一份声明,告诉公众他们是如何在最严峻的处境当中选择了一个最优解。他想,总有办法能够调转舆论风向。


 


4.


布鲁斯心不在焉地帮玛莎削土豆皮。


克拉克邀请他到斯莫维尔过周末,等到布鲁斯带着一瓶窖藏红酒坐着私人飞机抵达的时候,克拉克还在报社写稿。于是他自告奋勇地要给玛莎打下手。


此时距离小丑刊登超蝙婚礼的广告已经过去3个白天了。这段时间里,布鲁斯和克拉克一直在忙着各自的事情,自从小丑发表了一通电视讲话之后也没有再做其他的事情。而以往,小丑总是会躲在电视机后面,看哥谭警力翻遍每一个地标建筑的角落找炸弹,然后疯狂发笑。


这次颇为安静的表态有点不同寻常,布鲁斯把削好的土豆码在一个盆里,他认为小丑仍然会四处寻找炸弹,或许这可以作为一个突破点。毕竟他和克拉克不能就这么直接就开始筹备蠢爆了的婚礼,他甚至都不知道要为婚礼准备什么,或许,多准备一些白色,比如白色百合花以及一些白色月季?


克拉克是在开饭的时候才到达的,他帮玛莎把熬好的蔬菜汤端上桌,布鲁斯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喝第一口。


“布鲁斯,你和克拉克就快要结婚了?”吃到一半的时候,玛莎问起了他们本该一早开始的话题。


布鲁斯看看克拉克,又看看玛莎,这几天里,他开始觉得婚礼这个话题已经不仅仅是一个该死的邪恶的恶作剧,它开始转变,变得正常化了,与人们在谈论起自己的婚礼时一样,在阿福、戈登、玛莎等人的嘴里,这个事件开始沾染上一点温情脉脉的气息,有点让人期待,又有点紧张和害怕,但是这并不是布鲁斯所期待的。


“我们只能静观其变。你放心,我和克拉克会处理好的。”


“但是,人生当中的头一个婚礼——很大可能是人生当中唯一的一场婚礼,理应得到重视。”


布鲁斯笑了一下,“这是小丑邪恶的恶作剧,这不能够当真,我和克拉克都不会把它当真的。”


说这话的时候,克拉克静静地看着他,让他感觉有点心虚,也有点难过,布鲁斯想,或许在玛莎身边长大的克拉克确实期待过他人生当中的那场婚礼,圣洁的白色、美丽的伴侣、亲朋的祝福才是一场婚礼应有的样子。


 


晚些时候,月亮爬升到高空,玛莎已经睡着了。布鲁斯躺在克拉克的床上,靠里边的位置,克拉克侧躺在外侧,他努力把床的三分之二都让给布鲁斯,尽管这样,只要布鲁斯翻个身,他的膝盖还是会撞在克拉克的腿上。


“我可以飘着睡。”克拉克边说边往床沿挪,被布鲁斯摁住了,“就这样吧。”克拉克在床上躺平,他们一起看着月光透过窗户,在天花板上被窗棱的影子分割成大小不一的四块。


“我这三天一直在考虑小丑的事。他或许会去ACE化工厂找一些做炸弹的基础原料。但是我没有线索。直觉告诉我他一定会做些什么小动作。”


“我们会把他关进阿克汉姆的,他不会伤到任何人。”


布鲁斯闻到空气中漂浮的苦橙花香,那是克拉克用的沐浴露的味道,他自己身上也有。橙花香被两人的体温烘熏,蒸出一种不应属于此刻的温馨感,昏沉的气息压迫着他的意识,抚慰他的心神。


克拉克把手搭在他的头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他的头发,就像很多很多年前,妈妈给他念睡前故事,在故事念完之后,在沉入梦乡之前,妈妈对他做的一样。布鲁斯的心弦一下子松弛了下来,他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布鲁斯睡得浑身舒爽,他全身被包裹在一种暖源当中,那是克拉克的怀抱。薄薄的短袖在布鲁斯面前放大,他可以看到织物上扬起的短绒纤维和纵横的经纬。克拉克的胸膛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克拉克早就醒了,他醒了之后发现布鲁斯团成一团缩在自己手臂里,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看着布鲁斯的头顶直到他醒来。


“早安。克拉克。”布鲁斯往旁边挪开,抻了抻胳膊和腿。


克拉克看着布鲁斯伸懒腰的时候薄T恤往腰上卷了一截,露出一段腰肉和没入棉质裤腰之下的腹肌线条,他看呆了。克拉克很少会费心思去注意别人的躯体,因为人类的道德感和隐藏身份的必要,他通常会下意识地避免和别人有太多的接触,在透视能力还不能完全控制的青少年时期,他还养成了不去看对方脖子以下部位的习惯。但是对克拉克来说,布鲁斯身上那种莫名的力场一直在吸引着他,布鲁斯柔韧有力的肌肉和身材很美,这无需说明,他没法控制着自己不去看布鲁斯,他心底萌生出偷窥对方裸体的污秽冲动。克拉克越是暗示自己不要去看、越是努力去抗拒布鲁斯带来的吸引力,就越是适得其反。布鲁斯就越像一洼酒池,让他不由自主沉醉。


 


5.


布鲁斯说对了,行事乖张的小丑在哥谭露出了一些蛛丝马迹。一家化工厂为了提炼大量高纯度硝化甘油,提高了工厂的危险等级。在蝙蝠侠去勘查情况的时候遇见了小丑,他正用避震容器装运这批危险品。小丑赤红的眼珠子转动着,他手中装着黄色液体的罐子脱手甩向了躲在暗处的蝙蝠侠。震动引发的冲击引发一连串的爆炸。


等到哥谭警局和消防车队赶到时,化工厂早已燃烧成一片熊熊火海。狞笑的小丑被几根有3指粗细的钢筋扭结成的枷锁捆住手脚。在他的身边,放着一整箱已经被处理掉的硝化甘油空罐。


小丑手上扭曲的钢筋和只剩下空罐的硝化甘油,定是有神力作用其中。


戈登看着这一切,习惯性地从风衣兜里掏出香烟和打火机,在一旁看着的布洛克默默地伸手按住了戈登局长打算点烟的手。局长愣怔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6.


克拉克抱着布鲁斯飞回蝙蝠洞。他今晚正巧在哥谭市的茫茫人海中倾听布鲁斯的心跳声,他喜欢听布鲁斯澎湃的心浪,更喜欢听他心脏沉稳有力的跳动,那能让他排除世上所有的杂音,就像在黑暗中倾听钟表的滴答声,他愿意让这个心跳引领自己。


然后他听见布鲁斯的心跳突然变得动荡激烈,很快又趋于平静,甚至是不正常的缓慢。等他赶到的时候,化工厂已经烧起来了,小丑带着一个大箱子奔逃。在起火点附近的一个搅拌桶旁,蝙蝠侠倒在了那里。


克拉克愤怒地抱起蝙蝠侠冲出火海,小丑和他的团伙被克拉克用钢筋捆住,他还引燃了那些高纯度的硝化甘油。在以超级速度解决完这一切后便带着昏迷不醒的蝙蝠侠飞走了。


 


克拉克怀抱里的布鲁斯身上有几处明显的划伤,那是在躲避爆炸的时候被飞溅的破碎物品划伤的,但是布鲁斯的脑袋沉沉地搁在克拉克手臂上。


“是轻度脑震荡。”阿福给布鲁斯做了基础检查。克拉克帮忙脱下了他身上的蝙蝠战衣,阿福处理了布鲁斯手臂和小腿上的轻伤。


克拉克请求阿福允许他呆在庄园,照顾布鲁斯直到他醒过来。


克拉克让布鲁斯躺在卧室的床上,苦橙花香弥漫在房间里。他用手指梳理着布鲁斯的发梢,嘴角上有刮胡子时不小心弄出的小伤疤。赤裸美丽的躯体上遍布着大大小小的伤疤,今晚的擦伤或许也会留在他身上,覆盖在哪一道伤疤之上,也会在将来某一天,被新的伤疤所覆盖。


克拉克的手指沿着布鲁斯身上肌肉隆起又凹下的弧度滑动,像海豚在洋流中随波而游弋。他的目的不就是这个吗,他挣扎拒绝了那么久的,像黄金国吸引着冒险者一般的,不就是眼前布鲁斯漂亮的身体吗?


他愿意送上虔诚的吻。


 


布鲁斯湛蓝的眼睛透着光彩,那双眼睛刚刚睁开,在浓密的长睫下闪动。他脸上有着从睡眠中带出来的浅浅的微笑。


克拉克从布鲁斯的柔软的唇上离开,他忽然像被海浪拍打的海鸥,惊惧地几欲飞奔逃离。然后,那道海浪挽留了他。


他们交换一个带着咸味的湿漉漉的吻,潮红色漫上布鲁斯的皮肤。


“我说的结婚,考虑一下怎么样?”克拉克的唇移到布鲁斯的额头。


“这算是求婚?”布鲁斯轻声笑道。


“这算是答应吗?”克拉克不依不饶。


“对我说3个字,说到我满意为止。”布鲁斯撅撅嘴。


“我爱你。嫁给我。”克拉克的蓝眼睛看着布鲁斯的,直到那道真诚的眼神让布鲁斯的浸透羞赧。


-END-

评论

热度(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