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贡贡:D

那你很棒棒哦,

【超蝙】婚姻的纽带

三花:

【简介】有人发现蝙蝠侠结过婚。HE一发完,傻傻的ˊ_>ˋ 本篇讲述布鲁斯“离婚”后的事情


1.


“蝙蝠侠结过婚!”人群中爆发出一个尖锐的吼声。


蝙蝠侠握紧了拳头。


哥谭警察们因为这个不合时宜的信息差点没能扭住那些像鲶鱼一样狡猾黏腻的阿克汉姆疯子。


“他结过婚!”“他结过婚!”“他结过婚!”像在集=会中受到了鼓舞一般,疯子们遵从内心的感召,他们猖狂的声音此起彼伏,在警车的红蓝色警灯的翻滚光影下,他们狰狞嚣张的嘴脸刺痛了蝙蝠侠。


他踢了一脚离他最近也是头一个喊出这句话的维克多·扎斯。维克多扎斯踉跄了一下,被在他身后押守的2个警察架住了胳膊,这个下流邪恶的杀手扭过头对着蝙蝠侠露出了一个笑容,轻飘飘地说了一句,“batsy。”


戈登拉住了正要挥拳的蝙蝠侠,“你别冲动。”


 


看着警车载着这批越狱的疯子驶向阿克汉姆,车灯的闪烁微光已经看不清楚。戈登手指夹着烟屁股,光斑闪动,指缝间却不大感受得到理应会有的热度,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上了年纪,皮肤粗糙迟钝了。“你结过婚?”


这个很平常的句子里,包含很多信息,包含着大量的疑问,会牵引出很多的关联。但是戈登确定他不会从蝙蝠侠那里得到什么明确的回复。


果然,蝙蝠侠只是冷冰冰地看着他。戈登明白,不管是不是,这都不是该拿出来谈论的话题,他应该选择忘掉,也不需要在吃完晚饭后独自抽烟时去思考这个仅仅属于蝙蝠侠的私人问题。


 


“你的达令,”扎斯猛地深吸一口气,好像在享受达令这个词带给他的愉悦感,他仔细看着蝙蝠侠死寂一般的毫无表情的脸,试图在这张面具中寻找一丝裂缝,他接着说,“你的伴侣也在这里面吗?”他展示自己划满线条记号的身体,他皮肤上每一条刻线就是一条在他手里逝去的生命。


然后,维克多·扎斯惊讶地看到蝙蝠侠嘴角上扬轻蔑地哼气,虽然蝙蝠侠的表情基本没有什么变化,但是那微不足道的否认还是刺伤了扎斯。


 


在那些越狱的疯子重新被关押到阿克汉姆之后,蝙蝠侠来到这里检查防御设施重建,指导这里的警卫重新组织人手,叮嘱工作人员加强监控和定时巡逻。今天晚上够折腾的,每次阿克汉姆的疯子越狱,哥谭、警局和他都会头疼一阵子。


蝙蝠侠想起追捕他们的时候发生的令他很不愉快的插曲,便走到扎斯的病房前,透过防弹玻璃窗看着他。扎斯看见蝙蝠侠便兴奋地向蝙蝠侠讨要表扬似地,告诉了蝙蝠侠关于他破损的战术手套下露出来的左手无名指上的印记。


 


今晚的早些时候,阿克汉姆疯子越狱的追捕行动已经到了尾声,一双双手铐已经在警察手中展开。蝙蝠侠在对付最后一个逃犯,正是维克多·扎斯。扎斯身手很灵活,他是个冷血的杀手和好斗份子。蝙蝠侠的制服因为毒藤艾薇的荆棘藤抽打出现了一点损伤。蝙蝠侠频频出拳,狠利的拳锋锤扎斯身上,最终让扎斯无法招架。不过蝙蝠侠的手套也破了,拳面的地方露出了泛红的手指皮肤。


蝙蝠侠的拳头握得很紧,扎斯在迎向蝙蝠侠最后出击的那拳时,已经不想再躲闪了,然后他看清楚了蝙蝠侠的左手无名指根上到底有什么,那一瞬间的震惊也让他生生吃下了那一拳。


 


“蝙蝠侠结过婚!”他到底发现了什么!哈哈哈,,蝙蝠侠结过婚,在他的无名指根上,有一圈摘下了长期佩戴的戒指的圆圈痕迹,那是指环长期压迫造成血流不畅形成的,而且还有几个模糊的字母的痕迹。维克多·扎斯没有看清,但是他马上猜到:蝙蝠侠结婚了,现在他摘下了戒指,他肯定跟他老婆离婚了,不然,就是他老婆已经死了。哈哈哈,他藏不住这个发现,便说了出来。然后还挨了蝙蝠侠一脚。他感觉很满足。


 


蝙蝠侠回到蝙蝠洞,把头罩随意地放置在了一边。他从一个抽屉的格子里拿出一个朴素的铂金指环,内侧刻着一圈字,这是他的结婚戒指。他3年前戴上这枚戒指,一个月前摘下了它。


布鲁斯捏着这枚戒指,在灯下看着它。戒指表面有很多道细碎的伤痕,已经不像他3年前刚戴上的时候那么漂亮光滑了。指环内侧刻着一圈字。


 


永远爱你,克拉克。


 


这个小小的指环像把锉刀,用3年时光在他可怜的无名指根磨出了一圈痕迹,内侧那行小小的字母组合还印了些笔画在他的手指皮肤上。就算过了一个月,这圈戒指痕迹还没有恢复过来。一个月前刚摘下的时候,永远爱你,克拉克这行字还能够看得清清楚楚。在他洗手的时候、洗澡的时候,在蝙蝠洞敲击键盘的时候,总在提醒他、刺激他,你离婚啦!


布鲁斯捏着戒指,力气大地手臂隐隐发抖。天杀的,他还戴着戒指的时候可从来都看不见那行字,在他和克拉克婚姻破裂之后竟然还得忍受那行字给他带来的折磨。


 


不过有件两件事算是勉强安慰了现在的布鲁斯。第一,他没有和克拉克·肯特举行过公开的婚礼。第二,超人没有在公众面前戴过戒指。


和超人结婚又离婚对布鲁斯来说还算可以接受,他很庆幸自己当初结婚的时候没有大肆宣扬举行过什么隆重典礼,知道他们是一对的人并不多,所以他只需要悄悄摘下自己的戒指就完事了,该死的他们结婚时甚至没有过任何法律登记。


 


而超人从不戴戒指,这是布鲁斯要求的,超人戴着一枚闪光的婚戒无疑会引起一场舆论海啸或是成为一起公众事件,布鲁斯和克拉克都竭力避免这种场面的发生。结婚后,只有布鲁斯戴着戒指。布鲁斯·韦恩没对公众公开过他的结婚对象是谁,但是哥谭人都发现自从韦恩先生结婚之后,他的桃色花边新闻繆少了很多。这是因为布鲁斯有了更正当的理由拒绝一切他不感兴趣的非利益相关的没完没了的酒会宴会派对典礼庆典等等。他总是说他的另一半在家等他,他的另一半希望他准点下班,他的另一半今晚要给他一个他不会错过的惊喜,他的另一半不希望他在外面花天酒地……


没多少人知道他的伴侣是谁,布鲁斯很乐意这样。


 


布鲁斯就像爱克拉克一样爱这枚戒指及这枚戒指给予他的意义。他很少摘下这枚戒指,这枚戒指在带给他束缚的同时给了他归宿。他洗澡的时候、睡觉的时候、和克拉克做=爱的时候都戴着这枚戒指。


他喜欢这枚漂亮的铂金戒指。他泡在温暖的浴缸里的时候,喜欢用手拨动水花,这枚戒指在水里就像一朵盛开的冰晶花。他喜欢早上醒来的时候,用戴着戒指的手抚摸克拉克的后背。他最喜欢的,是克拉克埋在他身体里的时候,他也拥抱着克拉克,越过克拉克的肩膀,看着在月光下浮动着一层梦幻般光辉的婚戒。


结婚的那3年间,布鲁斯从来没有摘下戒指,连蝙蝠侠也戴着戒指,幸运的是从来没有人发现蝙蝠侠戴着婚戒。


直到布鲁斯和克拉克婚姻告吹摘下戒指之后的一个月,维克多·扎斯发现了这个秘密。


布鲁斯看着那枚戒指,把它戴回了手上。反正戒指是自己的,为什么不能戴呢。有了这枚戒指,他还可以像3年来一样,借口推脱各种会议和宴会,还可以抵挡那些带着爱慕之情扑向他的男男女女。


他端详着自己戴着戒指的手,想起了第一次戴上戒指的时候。


2.


为了安全隐蔽,布鲁斯只好又带上了那枚婚戒。万幸的是,他在一个月前摘下戒指之后没有在公众面前露过面,还没有人知道布鲁斯·韦恩已经没必要继续戴着那枚婚戒。


他今晚需要参加一个时尚慈善会,这是阿福要求他去的。阿福说,布鲁斯·韦恩就算结婚了也还需要在公众面前露一下面,证明自己还活着;以及,布鲁斯应该勇敢地证明自己曾经说过的没有在试图逃避婚姻失败带来伤痛。


好吧,布鲁斯懊恼地晃着自己的香槟杯,从花花公子身份中逃脱了3年,让他有点不能接受他即将重回这个皮囊的事实。


 


克拉克·肯特作为《星球日报》派驻哥谭分部的采访记者,也出现在了这场晚宴上。从布鲁斯一进入会场,克拉克就注意到他了。他们已经一个月没有见面了,布鲁斯没给他打过一通电话,该死的,他们就直接分手了,没有律师给他们办夫夫财产分割之类的法律事务,不需要一次次见面折磨对方签下一堆堆文书条款,因为他们3年前甚至没进行过婚姻登记。三年前,布鲁斯说他们真心相爱,根本不需要搞这些形式主义,布鲁斯还说,如果克拉克觉得真的有这个必要,他有办法能够跳过婚姻登记环节直接把民政部门里的个人信息修改为已婚。不过克拉克等了三年都没能等来一个受法律保护的“已婚”身份。


让克拉克惊讶的是,布鲁斯的手上戴着那枚婚戒。他记得布鲁斯一直戴着那枚戒指,就算是洗澡、夜巡的时候也没有摘下过。那么多年过去,原本光亮的戒指上面布满小细痕,已经变得像他们的婚姻一样暗淡无光。


而他今晚还要去采访布鲁斯·韦恩。去和自己前夫说话需要鼓起天大的勇气,尽管他们曾经无比熟悉,但是一个月的分手甚于朋友之间分别三十年,他们不能够在相见时给对方一个温柔的微笑了。


但是克拉克想对布鲁斯说的话像一盘搅乱的老磁带,想说的很多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他只好拿出记者的职业表情迎了上去。


晚会的水晶灯很美。布鲁斯的蓝眼睛更美。克拉克远远地看见那抹惊人的蓝色底下藏着细碎的光芒,他的嘴唇被香槟浸润,让克拉克想起布鲁斯用这两瓣薄唇呼唤他亲吻他的样子。克拉克没能靠近布鲁斯,他的身边围着太多的人。


 


今晚出现在宴会上的很多人布鲁斯都不认识,那些男孩和女孩非常年轻,眼睛又大又亮,又单纯又傲慢。不过这没有关系,多的是迫不及待要把这些漂亮男孩和女孩引荐给布鲁斯·韦恩的人。不出半小时,布鲁斯已经知道了这场时尚晚会中每一个别人认为值得让他知晓的未来之星的名字。


其实他一走进这个会场就看见了站在角落里的克拉克的,他为自己是不是要去和克拉克说话而犹豫,或许他应该装作忙着和别人聊天的样子来躲避克拉克,以及假装自己和以前一样正常地忙碌着。


幸好不少投资商人和时尚界的向他走了过来,他们说个不停,恨不得把这三年来布鲁斯缺席的宴会和私人派对上每一个疯狂时刻都讲给他听,他还顺便知道了那些陌生的满是胶原蛋白的年轻人到底叫什么名字。


在这群人当中布鲁斯如鱼得水,社交是他的基本素养。躲在这群人中间,布鲁斯觉得很安全。香槟温暖着他的胃,昂贵香水的味道麻痹了他的感官。


酒杯空了,他伸手去捞出现在他视角边上的香槟。那杯香槟被他拿在了手里,连带着捏着酒杯圆底的那个人也靠近了他的身前。


布鲁斯疑惑地想,他看到的不是托着一盘子香槟杯的侍应生吗?


他眨着眼睛,看着自己手上的香槟竟然是从这个戴着眼镜打扮土气的大个子记者手上拿的那杯,显然记者的并不愿意出让自己的那杯香槟给哥谭富豪。


克拉克闻到布鲁斯身上已经沾染了香甜的酒香。他爱死了布鲁斯身上散发的出来的那些可爱的味道,他上瘾了完全戒不掉。


布鲁斯不自在起来,那圈令他感觉安全的人群自觉地散开,把空间留给了他们两人。


“布鲁斯。”“克拉克。”他们同时说,说完又像都被电到一样闭紧了嘴。


“布鲁斯,你又戴上戒指了。”克拉克想起他们相互宣告离婚的那天,布鲁斯生气地拔下无名指上的戒指砸在了地上,戒指蹦得很高,又吭啷吭啷地在韦恩庄园大理石地板上滚出很远。


“是场意外……”布鲁斯努力调整心率,不过这个外星人一定能察觉到自己心脏彭彭彭地跳。“维克多·扎斯看见了我手指上的戒指痕迹。我不能让他们把蝙蝠侠和布鲁斯·韦恩联系起来。所以……”


“所以你又戴上了戒指,你给自己打了掩护,而且这还能给你上班迟到不参加宴会的借口。”克拉克接了下去,“你一直是我们中最讲求实干的那个。”


“所以,现在它对我来说,只代表了一个普通的戒指。”克拉克的语气有点激动,这令布鲁斯有点不安。布鲁斯想让克拉克明白,他再次戴上戒指并无所图。


可是,克拉克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他仍在生布鲁斯的气,他气布鲁斯明明知道自己那么爱他却仍要平白无故承受布鲁斯的质疑,他气布鲁斯在说出离婚的时候那么决绝根本不带一点挽回的余地。


“布鲁斯,我从来没停止过爱你。但是你不信任我。”


布鲁斯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这不是我的错,你为什么对我隐瞒。你为什么要骗我?”布鲁斯觉得自己给予了克拉克应有的最大限度的宽容,针对“那一件事”。


“我道歉了!我害怕你会拒绝我,而且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根本不会影响我爱你。我也不会因为这个而离开你,我哪也不会去,我就呆在你的身边。然后你还要因为我5年前的错误说法拒绝我吗?”


布鲁斯的怒意填满的他的肺部,他觉得克拉克把5年前他们刚认识的时候解释说自己的超能力是小时候在堪萨斯被一道雷电劈中得来的这个弥天大谎当作一个普通人会犯下的小错误一样,“你不敢告诉我,是因为你没你想象的那么相信我。”或许还是因为你不够爱我,布鲁斯没说出来,他仍然希望克拉克爱他。


“我想过对你坦白,可是这个很难。我害怕对你说出来之后,你会疏远我,就因为我不是这个星球的人,我还害怕你会觉得我可怕、怪异、另类、不幸、受到诅咒,会带来厄运,这是我的错。”克拉克说了出来,这些事情像一圈环绕着他的大脑运行的星空垃圾,阻挠着他对布鲁斯说出真相,一个简单的真相:他的超能力不是见鬼的来自一道闪电,啊,他又不是闪电侠,他就是一个纯粹的外星人,来自一颗他再也不会回去的灭亡了的星球。他虽然没有在地球出生,但是他在地球长大,结婚,他是个地道的地球人,他拥有人类美好的品质,向往美好的事物,他本该向他最心爱的人坦白他究竟是谁的问题。


唉,克拉克也生气自己为什么从没有抓住机会对布鲁斯坦白自己是个外星人的事实。


克拉克让布鲁斯很烦恼,现在在这个地球上,大概只有肯特夫妇和他知道克拉克是个外星人的事实,尽管超人的身份人尽皆知。


“哈,超级外星人,你应该告诉媒体,以后要管你叫做超级外星人,超人这个称呼可太混淆视听了,所有地球人都应该像敬仰神明一样看待你。”


“你不能原谅我吗?”


布鲁斯不觉得自己需要原谅克拉克,他摇着头,克拉克对他表现了不信任,他们已经认识了5年,甚至结婚3年,克拉克不会明白,这种不信任伤害了他。


 


3.


克拉克一度因为自己是外星人和布鲁斯不会信任他这一理由掩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这酿成大错,导致了他和布鲁斯的离婚。


以及,克拉克一度以为布鲁斯对他的不信任超过了对他的爱。


直到他发现,不信任根本就不是布鲁斯不原谅他的理由。


 


布鲁斯趴在床上,被子在他攥紧的拳头下搅成一朵放射状的花,他另一只手上把着一根透明的黑色玩具,长长的一截已经没入


他的身后。隔着厚重窗帘和一堵墙,克拉克还是能感知到布鲁斯皮肤上渗出的汗珠,他咬着下唇,轻轻的勾=人的喉音从红艳的嘴里滑出。


克拉克以为布鲁斯在离婚后会回归花花公子的生活,他在那天的宴会上发现了,只要这个哥谭王子出现,他就会是全场的焦点,就算他离开社交界整整3年的时间,他的秉性和世袭下来的气质,让他永远能享受到人们的喜爱。他或许会跟谁在那张大床上厮混,享受多巴胺带来的甜蜜;他甚至可以编织一个关于“神魂颠倒的出轨”“狂野禁忌的背叛”一类的故事去吸引那些一头撞进他的迷雾当中的天真的人。但是这些都没有。克拉克知道自己不应该偷看,他应该马上回到他在城中租下的公寓,但是布鲁斯此时就像一块被藏起来的蜜糖,只有他才能发现这块蜜糖有多甜。


而且,布鲁斯呻吟着,像过去许多许多次一样,他呼唤着克拉克。于是克拉克不请自来了,他进到了布鲁斯的房间。


室内满满的的布鲁斯的气息,他被这块蜜糖散发的香甜气息捕获了,他就要能够尝到蜜糖有多甜了。他在布鲁斯敏感的肩胛骨上舔了一口。


布鲁斯猛地挣开了眼睛,勉强支撑起自己虚软的身体,那双蓝眼睛因为刚才的情=事带着醺醺的神色。克拉克喜欢看着这双眼睛以及那里面流动的所有情绪。


布鲁斯戴着戒指的手上沾上了他自己的J氵夜,克拉克握住那只能投掷蝙蝠镖、一拳打碎下颌骨的手,伸出舌头舔着沾上了液体的手指,他的舌头划过那枚凉冰冰的戒指,从指根舔到指尖。手摸到布鲁斯身后的那根玩具上,他把着布鲁斯的手动着布鲁斯。


以前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用不上假玩具,他看了一眼床头柜,里面剩余的避孕套还是一个多月前的那些。“布鲁斯。”克拉克低哑的嗓音吻过布鲁斯的喉咙。


“克拉克。”布鲁斯颤抖地回应他。“住手。”他的头埋在枕头里,理智和情感在剧烈地斗争。“我没有在邀请你。”


克拉克拔出了那只玩具,这让布鲁斯猛地抽了一口气。他跪在布鲁斯身上,头埋在布鲁斯的肚子上,感受着他剧烈的呼吸起伏。克拉克想明白了,布鲁斯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不信任自己那个身为外星人的丈夫,布鲁斯只是被自己爱的人不信任才感到痛苦。“对不起。”


他太害怕失去,他害怕在知道自己从何处来之时发现自己已经永远失去了什么,他害怕在得到布鲁斯的爱慕之时因为无关紧要的原因失去这份爱。他的眼泪落在布鲁斯的肚子上,是苦涩的气味。


布鲁斯没说话,他安静地躺着,斑驳的水迹印在他的脸上。克拉克爬过去,亲吻着布鲁斯扭过一边去的脸。布鲁斯的泪水,和他的一样,是苦的。 


克拉克摁亮了房间里的照明。他拿出自己的婚戒,戒指内侧刻着一圈 永远爱你,布鲁斯。他把戒指托在手心,递到布鲁斯面前,他柔声地问,“布鲁斯,你愿意再为我戴一次吗?”


布鲁斯看着那枚戒指心里很不是滋味,克拉克的戒指锃光发亮,跟自己手上伤痕累累不再闪耀的戒指完全不同,尽管它们曾经是一副对戒。


克拉克苦笑了一下,自己把戒指戴回了手上。他亲了一下布鲁斯因为哭泣而泛红的眼角,把他抱进浴室便离开了。


4.


再次看见超人是通过电视屏幕。布鲁斯惊讶地发现超人竟然还戴着他们的那枚婚戒。


“看来超人结婚了。”他的董事们跟他一起扭头看着会议室墙上挂着的电视直播,又是一次超人救下了一架客机,挽救了上百人人身安全和数亿财产损失的英勇事迹。阳光下,他手上那枚闪闪发光的戒指比他露出的一口牙齿还要闪亮,围在他身边的记者们的注意力都被那枚神奇的小戒指吸引了。这是超人头一次以佩戴婚戒的造型出现在公众面前,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当记者问起这枚戒指的时候,超人说,“这只是我在另一生命阶段遇到了值得我追随一生的人。”记者问超人,他的太太到底有多优秀。超人笑了,“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地球人,但是他对我来说是最好的。”记者哗然。“你的太太是男人!?”


超人笑得露出了一开口白牙纠正了记者,“是我的丈夫。”


电视上的超人表现得就好像刚进入婚姻甜蜜期一样满足和幸福。布鲁斯不屑地哼了一声。


 


两个月前,在布鲁斯意外知道克拉克在北极有一处隐蔽房产的震惊之余,也发现了克拉克并不是他透露给大众的说法那样,是一个被闪电劈中获得超能力的地球人。不管他的能力是不是来源于太阳系,总之,布鲁斯生气克拉克隐瞒了他外星人的身份,骗了他长达5年之久。他气得扔掉了自己的戒指,他要和克拉克离婚。克拉克一气之下搬出了韦恩庄园。


一个月前,克拉克过得很挣扎,他曾经觉得布鲁斯不应该对他隐瞒了自己是外星人这件事情太较真,毕竟他并非居心不良。但是,克拉克在一次次的道歉中,体会到了这个男人是多么珍惜这段感情,而克拉克本人应该接续起布鲁斯小时候曾经失去的东西,一种无私的毫无保留的亲情。克拉克给予了布鲁斯全部的爱意,但是他没意识到,与一个来自另一个家庭的人结婚意味着什么,那是一种仅有爱情是不够的,超越了现实和幻想的纽带。


他应该爱他,远超皮肉的爱,要融进骨血的爱。


 


晚上的时候,布鲁斯呼唤了克拉克。克拉克刚飞到他的卧室里就迎接了一个一脸不赞同的布鲁斯。


“你戴着那枚戒指。你的敌人会嘲笑你。你还说了你的伴侣是个男性。会有人嘲笑你。而且,这枚戒指会在你和别人肉搏中坏掉的。”


“我不在乎,我只是结婚了而且,谁能阻止别人想和爱人结婚的心情呢。这枚戒指我在孤独堡垒里加工过了,改变了它的分子结构,这个星球上已没有任何金属比它更坚硬,它不会坏掉的。”克拉克笑眯眯,他抱着布鲁斯就啾了一口。


布鲁斯撇撇嘴,“忒修斯之船*。”


“布鲁斯!你又较真了。你看,我就没跟你计较过你交往过多少女朋友这种事。”


“你可以问的。”


“你在我之前交往过多少女朋友?”


“你怎么不问我回到哥谭之后交往过多少女朋友和男朋友?”


“哦,布鲁斯,”克拉克自信地笑了一下。


“好吧,”布鲁斯说,“25、28,不到30个。”


“是45个。”克拉克马上说到,说得得很肯定。


“什么!” 布鲁斯睁大了眼睛。


“你都不看杂志的吗?”克拉克靠近他,“跟我说说,那28个都是谁。”


“小心眼。”


“今晚夜还很长,你不想跟我说说那28个曾经捕获你心的漂亮姑娘吗?”克拉克紧张地期待着,“今晚你想我留下来吗?”


“我们,还有些问题没有解决。”布鲁斯退后了一步。


克拉克难过地知道自己该暂时停止了。


“不过,如果太晚回去不方便的话,我卧室旁边刚好有个空的客房。”


拉奥啊,韦恩庄园空客房可不止布鲁斯卧室旁边那个!


“太好了!我,我想,今晚有点冷,飞回去的话说不定会碰上乱流什么的。”


“那,你就留下来吧。”


布鲁斯答应克拉克,让他守在床边直到自己睡着后再去客房。


布鲁斯眯着眼睛看着克拉克牵着他的手,他们两人的戒指轻轻触碰在一起,他藏不住自己的笑意,他们两个真是太蠢了,他想,他该原谅克拉克了。


克拉克扭头看到了闭着眼睛睡觉的布鲁斯嘴角那抹偷偷跑出来的微笑,一道感激的热流涌遍了他全身。他低下头,轻轻地吻了一下布鲁斯的头顶。


 


尾声


最后他们重归于好。布鲁斯悄悄地黑进民政系统,把他和克拉克的信息修改为已婚。


后来,超人公开了蝙蝠侠就是他的伴侣,举世哗然。乘着这股东风,布鲁斯也公布了克拉克·肯特是他的伴侣,举哥谭哗然。然后,超人借机公开了他是外星人的事实,又一次举世哗然,蝙蝠侠得到了一次在国会发言的机会,他说,请大家放心,我会当好地球人和氪星人之间沟通的桥梁。


曾经以为蝙蝠侠离过婚的阿克汉姆粉丝团表示这件事情有点烧脑子。


克拉克小心翼翼地把 永远爱你,卡尔 这几个字刻在布鲁斯的戒指内侧的另一半弧。变成了:永远爱你,克拉克 永远爱你,卡尔


后来布鲁斯问克拉克还有没有被选择性隐瞒的问题,比如外星人的真实生理性别什么的。克拉克亲亲布鲁斯,表示这一点布鲁斯最清楚了。在布鲁斯再三追问下,克拉克还支支吾吾地表示,根据氪星黑科技文献记载,布鲁斯有很大的可能会怀孕。布鲁斯被震惊到了,他慌乱地喊,我不要复婚了!


 


【*】忒修斯之船/忒修斯悖论。是指假定某物体的构成要素被置换后,它是否还是原来的那个物体,这是一种同一性的悖论。由公元1世纪普鲁塔克提出的一个思想实验:如果忒修斯的船上的木头被逐渐替换,直到所有的木头都不是原来的木头,那这艘船还是原来的那艘船吗?(来自百度)



评论

热度(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