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贡贡:D

那你很棒棒哦,

【SuperBat】Can't Take My Lips Off You

好棒啊天哪!!!

Pro—Blem:

Summary:两个糊涂的吻和一个清醒的。



“加入我们,Bruce!”他在黑暗中隐约可以看见Diana对自己招手,于是拄了拐杖走过去。
“我不会加入这场游戏。”Wayne回答,分心之时右拐杖打到了滚落在地面的空朗姆酒瓶,有人便飞快把手扶到他腰上。

“小心。”对方的手扣住他薄薄的病号服,十指夸张而有力地紧贴在蝙蝠侠纹路清晰的肌肉,从身后将他小心翼翼举起一点并放到其中一张仍空着的懒人沙发上,然后自己沙沙作响地在Wayne右手边坐下。

侦探在被突然抱起的不适与伤口牵扯的疼痛中忘记去辨认那双手的主人,视觉局限使他只能捕捉对方的凌厉轮廓———可能是Clark,但过快心跳使他并不确定如此。

“你当然要玩,在这里的人都要参加。”Diana快活的声音继续从黑暗中传来,“但看在你是伤员的份上,我们允许你不喝酒。”

“慷慨的赦免,公主。”

“知足常乐,骑士。现在,男孩们,”Bruce看见亚马逊战士将手中的酒瓶举高,荡动的液体在玻璃瓶中像水底的镜片一样折射微弱的光,

“我们来玩一个叫 ‘如果你做过你就喝一杯’的游戏————每个人每次都只能提一件事,传到酒瓶者如果做过就喝上一杯。”她说,“我先讲一个:我曾经想亲吻我的同事。”
瓶中的液体发出第一声碰撞轻响。

“定义一下‘同事’如果是普通工作…”这是Barry。
“包括联盟同事。”
Bruce敢打赌Diana在黑暗中不怀好意地冲自己挤眼睛————他在昨日刚与她委婉地讨论了“关于超人在犹豫时刻的抿嘴动作是否会让人动摇”的问题。

液体第二次晃动。
“定义一下‘吻’。”听起来是Victor。
“嘴唇对嘴唇的方式。”
对面两个人影同时发出大松一口的气音。

酒瓶被传到Bruce身旁。
“没有。”那个刚刚将他轻松举起的人此时像沙虫一样在座位上不安扭动,从冷静而近乎压抑矫饰的平稳声音中Bruce开始肯定对方就是Clark———他将酒瓶塞过来时差点慌张脱手摔碎它。

“打断一下,我觉得我们需要一个惩罚机制。”模模糊糊在黑暗中摸索了一阵,接着鹅黄的柔亮光线撑开。
“一个惩罚机制,撒谎的人——”她不带歉意地叹息,抛出真言套索让它像富有意识的黄金河游动过空气。有一瞬间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地注视着,直到它锋利快速地咬住猎物,
“会受到惩罚。从你开始,Clark Kent。你是否想亲吻过你的同事?”


借着绳索的光芒,Clark的脸看起来像被蝙蝠车碾过一样淋漓褶皱,抿咬嘴唇的样子又像是一条鱼在与狡猾的鱼钩痛苦搏斗———如果在其他场合见到Clark露出如此表情,Bruce一定会感到忧虑与烦躁,但现在他允许自己幸灾乐祸一会儿。

“有。”超人屈服,随即粗暴地拽下绳索把脸埋到手掌里,“该死。”
他的同伴起哄地吹起口哨。
“好运。”Wayne把酒瓶扔回给他。


“喝完整瓶酒?不,这没意义,我们都不知道超人喝不醉。换个有难度的,比如”女士将绳索抽回去,心满意足地将它盘好塞会懒人沙发底下,现在蝙蝠洞内又是一片漆黑了,
“就,吻一下Bruce。怎么样?”


“我拒绝。”
过了很久Wayne才想起重新调动理智去回答,他觉得脸凝固地又冷又硬,内心又迫切想要跳起来捶碎些什么———大意放松的幸灾乐祸,也许。
“我也……认为不太好。”
“不太好就够好了,Clark。加快动作男孩们,电力恢复游戏时间就结束了,让我们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朋友之间可爱的小吻上。”

Bruce有认真计算过立刻站起来逃跑的可能,他使用拐杖的程度还不够熟练,爬上一截嶙峋台阶再回到大宅里去的时间足够任何一个会走路的人类或非人类拦下他。但这些都不是阻止他付诸行动的原因,而是Clark,或者说超人,已经将身子挤了过来。

“速战速决?”对方问,把双手按在他的肩上,蓝眼睛像一只幼兽闻嗅着靠近他的颈窝。
“不,不可能,滚开。”

懒人沙发的一个坏处就是,它太矮,太低,在前面跪着或站着高度都不太适合。作为超人也许Clark还可以以漂浮的姿势完成这个举动,但他偏偏选择了一个最老实的方法———跨坐,将自己的全部重量与热量都挤在Bruce身上。他将嘴唇贴上来的时候直接压裂了蝙蝠侠的伤口,并且误将Wayne疼痛的挣扎当作了对方负隅顽抗的羞赧而死命压住他的肩膀,把他超沙发深处压。
“很快就完了。”超人在Bruce的嘴角黏糊嘀咕,把舌头又更深的递进去。

也许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周围的泛光灯才重新强烈地亮起来,赞美Alfred。

“我猜Kent先生仍需要在这里和您分房留宿的?”管家的声音居高临下地插入难分难舍的舌头之间。
“他们当然需要了。”


待他们分开,结束这场闹剧并起身准备重新投入对作战规划的研究中时,Arthur走过气喘吁吁并还在回味口中经过交换的朗姆酒味的两人时,把手搭在Clark肩上,严肃,看起来甚至还有点故作夸张的滑稽沉痛,
“我原以为你会亲吻他的脸颊,超人,而不是嘴。毕竟,Diana没有明确要求你亲哪儿。”他摇头。




然后Wayne可悲地发现自己对超人的唇可能一举上瘾。


一开始Wayne把那归咎于自己近期对酒精的缺乏,他的管家和朋友已经将大部分不必要的饮酒几乎从他的生活中删除,而止痛药也基本隔绝了他与酒精的夜间接触机会。但他失眠了整晚才意识到自己回忆的主要部分并不是Kent嘴中硬朗的朗姆酒味,或是混合期间的可乐的甜蜜酥软,而是唇本身,与人类极其相似又非为人类的唇,柔软又稳固,温暖如穹宇间的大星———他进而开始想象把手指,甚至把某个发硬的东西塞进去的感觉。

“见鬼。”他暗骂。





“你还好?”Clark终于将头抬起来面对他的搭档,放弃研究煎培根上的油花并装作没有注意到Bruce长久压在他唇角的目光。
“除了那道弄裂的伤口。”
“抱歉关于昨天———”
他看着身旁的Bruce Wayne停下进食焦躁而犹豫地咬了咬自己指甲,眼睛紧盯自己好像随时准备凶猛扑上来将即将出口的句子撕碎。
于是他的朋友们都把笑容藏到刀叉作响声之间。
“什么?”Wayne把全麦面包从面前推开,眼睛看起来仍像Clark昨晚刚松开他的唇那样显出警觉而怀疑的深色。



Clark花了整晚思考如何向他的朋友道歉,为那个鲁莽而蛮不讲理的吻。尽管他本身因不为那个亲吻的发生感到歉意而充满内疚,并且怀疑自己对同事的唇有些上瘾————它尝起来因失血过多而温度偏低,因接触了大量药片药水而发涩干燥,但皮肉底下的血流汩汩又爆发着无限生机,这使超人难以克制地渴望从其间发出的低沉微笑与喘气,同他喜欢的那些破碎又美丽的东西一样。


也许正是因为他又沉溺到那些困扰他整晚的思绪里,才没有意识到空气中有划过的噼啪电流,以及与昨夜黑暗中相同的嗡嗡低响危险靠近。


“那个吻令人神魂———Barry!该死!”Clark大叫,在发现到嘴边的道歉完全变样时把餐叉连同闪电扔到自己头上的套索甩出去,金属落到沙拉碗里,酱料四溅,Kent慌张去抢救却反而掀翻了它,让蹭着厚酱的牛油果,被叉子捅得支碎的生菜叶子通通合到他道歉对象的衬衣上。
“抱歉!真的。”超人咬牙切齿地胡乱拽过餐巾俯身去清理Bruce身上的混乱,但有人恰好在那刻往他肩膀上轻拄了一下使Clark的脸失去重心地向下滑去。

他确信又有人用神速力作弊来确保两人的唇恰好滑到一起。

“该死!”
两人弹开,Wayne身上的剩余沙拉在沉默中欢欣鼓舞地噼里啪啦往地板上掉。


“抱歉碰到您,Kent少爷。”Wayne的管家站在他们身侧,稳稳往钢骨的杯中添满了咖啡,并宽容地切给闪电侠与神奇女侠更大块的黄桃蛋糕,
“年纪大,手不稳了。”




超人与蝙蝠侠把余下的一天都花在避开对方与避免任何一位联盟成员试图把两人推到彼此身上这些破事里。Clark努力克制自己不将扭成愤怒拧成无用的绳,而Bruce在奋劲将烦躁压在胃底而不让它们嚼噬心神。但如果两人愿意冒险停下来面对面谈上几句,他们就会默契的发现对方都在长久地摩挲自己的唇,回味两个糊里糊涂的吻。




“说实话,我不确定他在想什么,想要什么。”Clark弓着背把热茶递给沙发上的老人。
“也许您该问问他,我猜答案不会令您失望。”



“也许。但保持朋友关系是个更安全稳固的选择。”Clark打开电视,调好频道,把自己扔到Wayne大宅的沙发里———蝙蝠侠将在今晚代表联盟参加一场电视采访问答,他答应了与Alfred一起观看这期节目。


“我赌他会在上面说我是个混蛋。”
“不幸的是,我赞同您的说法。”



“他是个混蛋。”当提问不可避免的涉及超人,Bruce脱口而出的答案使Clark与Alfred相视一笑。
“我也不会说他肯定是世界上最优秀,最完美的那个人。”

超人注意到蝙蝠侠在色彩滑稽的沙发上坐直身子,像打入礁石与巨浪间的黑色枯桩一样固执———这带给他一些视死如归的张狂气势,也是Clark所熟悉的Bruce常会展现在他们争吵之间或是剧烈的痛苦之前所摆出的姿势。

“但他交予所有希望,宽容无私并近乎愚蠢浪费地交予它们。他对恨与爱有近乎无穷的包容与善意,我远不如他。”

Clark捏紧了瓷杯可怜的器皿在他手中嘎吱惨叫,管家在灯光下多看了他一眼。

“而我越来越认识到也不得不承认的是,能跟随这样一个人是我无比幸运并愿为之一死的事。”


Clark盯着Bruce突然将头扭过来对着屏幕,戏谑,带着冷酷幽默的讥讽,用那种所有人都无法抵抗的声音说:

“以及超人是我见过最令人神魂颠倒的一个———包括他的吻技。”



在Alfred意识到狂风刮过,瓷杯落地未喝完的热茶倾倒弄脏他精心呵护的羊绒地毯上之前,Clark Kent已经消失了,超人出现在镜头面前,在寂静与突然爆响的喧哗与惊叫声中用力坚定地吻蝙蝠侠,把舌头嚼到对方嘴里,终于不再需要任何借口与推动的帮助。



他安静坐了片刻,决定起身离开电视前去为两位夜归者准备宵夜。他也因此错过了Clark遗留在客厅的手机上即将收到的一条简讯,来自Diana Prince。

“干的不错,Clark。”她说,“真不敢相信你的蝙蝠洞停电计划比你计划的还要成功。”

Bruce Wayne在更晚一些的时候也收到了一条简讯,来自Barry Allen,


“我猜你以后大概不用拜托我将Clark 推过来了?”

fin.
果然还是十分喜欢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这首歌
多BB一句,这个账号好像出了点问题……所以我不太确定接下来会引发什么麻烦………
2016.3.25啊,见到了痛苦与快乐的源泉

评论

热度(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