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贡贡:D

那你很棒棒哦,

【SuperBat】The Love Illumination

Pro—Blem:

Summary:Clark发现自己出现了不适症状,于是决定去求助BW



Bruce Wayne猛拽了一下方向盘,勉强避过砸落道路中央的墙体碎片,以一个深呼吸的时间迅速掉转车头将自己甩到警灯聚集闪烁处。

“Gordon。”他在人群纷乱中拉高警戒线疾步通过,右手伸进装氪石的暗袋———当Gordon呼叫救援并告诉他超人裹挟着火光坠入哥谭时,Bruce就开始咬紧牙告诫自己为更残酷绝望的情境做应对。但等他扒开人群找到那个罪魁祸首,却发现Clark正坐在警车前盖上,肩上甚至披着医疗毯,双手异常乖顺地拷在一对普通手铐里,锋利灯光割出他的脸庞轮廓,衬得颧骨下的阴影肃穆且深不可测。


“嘿。”

他看见Bruce时就立刻跳下车走过来,在警长插得上任何一句话或者来得及拔枪制止之前轻而易举地挣断镣铐,让碎金属在骚动中下坠到地上。所有人都恐惧又紧张地看他伸手抓住Wayne,深色眼睛像有火种扎驻,在蝙蝠拽紧氪石时把手自下而上拢住他紧绷的腰,将其半倾放倒在自己的怀抱中,右手滑上咽喉。


第二天Bruce Wayne从网络上读到大部分媒体对这一幕的评价————“真相大白之前的沉默中蕴含的不可小视的爱情火花”


事实上,Wayne在Clark的脸越靠越近时急促思考的仍是如何以最稳妥,风险最小的方式搁倒他那个有可能已经失去心智的朋友。也许是因为战士的严肃本能与由血流掠夺的残酷过往引起的感情迟钝,他花了一点时间才从大家的沉默与即刻可将两人掀翻的惊呼、抽气与叫喊中意识到,

Clark 见鬼的 Kent正在吻他,把舌头伸进他嘴里搅来搅去的那种。


Bruce当即认为自己应该把氪石塞回去,他不愿意对自己的朋友使用它,也不愿意让媒体在捕捉到爆炸性八卦后随即将他添油加醋成“对超人追求的冷酷、残忍的拒绝者”,作为日后烦扰超人的八卦大肆渲染;但与此同时他的恼火让他想迫切地捶烂那张钢铁厚脸,却又无法仅凭自己的力气推开Clark。对方的不正常举动也意味着超人可能急需检查———Clark紧贴的脸如火中栗一样发烫,比其方才投过来惊心动魄的凝视还要炽热。


一不小心,Bruce Wayne就忘记自己思考斟酌的时间与Clark的舌头自由进出、把手留恋在他身上的时间是等长的。

于是这段时间就被媒体描述为“英雄们非同凡响的甜情蜜意时刻”




“晚上好,亲爱的,”最后Clark还是不得不因冲撞而来的人群与摄像机而放开了他,脸庞几乎发光且毫无内疚,“我需要跟你回蝙蝠洞,我觉得我有麻烦了。”






“你感觉眩晕,突如其来?”
“是。以及我不太辨识得清周围在发生什么,或者我做过什么。”

Wayne对他的最后一句话投以刻薄的怀疑眼光,转过身嘀咕着揩自己的唇。
“聪明的借口,Kent。”

“事实上,我知道我刚才干了什么。而且我认为我吻的不错,即使对一位身经百战的情场老手来说。”
“好到够大家见鬼地认为我们是一对。”Wayne停下工作回头剜他一眼,于是Clark坐在医疗床上不甘示弱地回以讥讽瞪视,“为什么这么做,Kent?我们不是——”
“因为我猜那个吻和那些见鬼的言论能够扰乱伟大侦探的心神,好把他从即将知道‘超人有麻烦了’的焦虑中转移出来。”
“疯狂。”Wayne怀疑的目光再次在超人的脸上划了划。
“只为你。”Clark微笑。


接下来Clark享受地看着Bruce不断弄出窘迫的噪音与咳嗽声,举着繁杂庞大的仪器在他身旁绕来绕去,使电线像丰水期的池沼溪流一样在他脚下遍淌。



“我还需要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才能确定你是否受到了魔法影响,但现在,你需要做个粗略检查。”最后蝙蝠似乎终于鼓起勇气在Clark面前站定,举起探测棒,“张嘴。”

Clark合上眼,让刚才在Wayne口中肆虐过的舌安静而湿润地展现在对方的视线下。他的顺从与先前的古怪举止让Bruce突然心怀不祥地产生动摇,隐约认为自己不应提出此类要求,而下一刻蝙蝠洞中响起的另一个年轻声音让他更确定如此。

但来不及了。

Kent的眼睛睁开,在刹那夺走Wayne的注意力的同时趁机抽走了他手中的探测棒,转而将对方来不及收回的指头放进嘴中吮吸,双颊凹陷下去,漂亮的阴影又重新在他脸颊上浮起来。



“晚上好蝙蝠我听说Clark他噢噢噢噢噢噢对不起打扰了再见!————”

安静的时间长到让Bruce呼吸不畅。


“你自己去跟闪电解释。”
“当然,我会告诉他Bruce Wayne故意把探测棒扔到了地上然后把手指放到了Clark Kent的嘴里。”Clark用手安抚又嘻笑地拍拍他的脸。也不知道Bruce是否为对方古的怪举止感染出现幻觉,他的手碰起来烫得像火。


在余留下的尴尬氛围中折腾一晚,两人依然没有找出症结所在。倒是Clark心满意足地得到了一个在庄园留宿的机会,而Bruce Wayne早在超人夜半以“在奢华的Wayne庄园中找不到自己房间”的拙劣借口搂着自己酣眠一夜后放弃了所有挣扎。





“我不同意。”

“Zatanna确认他身上没有任何受到魔法攻击的迹象,这不是个好答案。他在变虚弱,Bruce,Clark的症状意味着他需要得到可靠的看护。”
“我的答案依旧是不,公主。”Wayne态度恶劣地压低声音,对方耸耸肩。

“但Clark和你待在一起会比较安全———我们无法了解那些症状由什么引起又会对超人造成什么伤害,而蝙蝠侠与Bruce Wayne是照看超人与Clark Kent的最佳人选。况且你们是,”女士故意停了一下,笑容看起来像锋利的金属,“我猜你们依旧是朋友。当然我也不太指望你承认Clark在追求你。”

“Clark,没有,在追求我。”
Bruce咬着牙想起早晨箍着自己的光洁而滚烫的外星臂膀。
“如我所说的。”Diana挥挥手,表示对他们之间的对话感到疲惫,“但你依旧要照看他,Clark本人也同意。”

“我不同意。”
“所以我们重新回到起点了,蝙蝠。”女士拍拍手。

他并不清楚休息室中的其他几个JL成员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但毫无疑问他们与Diana早就预谋好了一些东西———Barry,Victor,Arthur默契且不动声色地掏出一份早报,展开它们,在Bruce眯起的双眼前将纸张抖得哗啦乱响。



“就在昨夜,世界目睹了荡气回肠的爱情降落在了他最伟大的英雄们的身上——”Arthur大声朗读。
“超人与蝙蝠侠于昨日午夜在哥谭某郊区共同默契现身———不否认这极可能是两位甜蜜爱人的有意谋划————”Barry把爆笑声塞在咕咕作响的嗓子里。
“我们从两人的急切相拥与炽热目光预料到了即将发生之事。而从时长与相拥姿势来看,这两位恋人也相当享受他们的‘世纪之吻’————”Victor甚至用了扩音系统。


“卑鄙。”
“我会把它当作赞扬。”Diana友好地伸手捏捏他的肩,“决意如何?”

“同意。”
他屈服,最后企图用哥谭式的讽刺与轻蔑从笑声中夺回一点尊严,
“以及如果你们想知道的话,我睿智的管家在早餐桌上朗读这篇文章时可比你们念得更好。”




实际上,他同意将Clark暂时纳入照看之下并无对他的生活带来太大区别。除了对方用自己的牙具与衣物,书籍与稿件小心翼翼地分享起他的生活之外,并未产生其他的困扰。Kent与Wayne依旧各自去工作,去维持秘密身份的平衡,在午餐时间聚一聚,讨论Clark的古怪症状与越来越烫的双手与眼神,由Wayne主动邀请星球日报的记者进行专访,让疲态尽显的Kent记者得到整个下午的睡眠时间。



“你要出去。”
“是啊,”他叹气,把视线短暂从纠结的领带上移开,“我要出去,酒会。你感觉好一些了吗?”
“也许,我不确定。”Clark摇摇晃晃漂浮着将他转过来,托起并将Bruce放到那张他们分享多日的床上,浮在半空眼神昏沉地为躺着的人打理领带。

“我有一个疑问,Clark。”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抓住了Clark的手,它们现在烫得几乎可以烙水泡。
“什么。”
“为什么,那个吻?”

Wayne注意到他下沉了一点,像一块疲倦的海绵吸饱了水压上来,唇飘飘浮浮在他的鼻尖。
“也许因为……”Clark又下沉一点,声音像绵软的水草较紧Wayne的心与四肢,把他托向深且漆黑的答案。他不知道对方要回答什么,又或许他知道对方要说什么,而Wayne本人在他日渐虚弱之时意识到自己再也无法忍受等待。

然后Clark落下来,唇擦着他的脸颊坠到温暖柔软的被褥里,睡着了。




如果Wayne执着一点,残忍一点,他就可以把Clark推醒提早知道故事结局。但他没有,他把他裹到被褥里后才离开,带着理好的领结去参加那个即将发生人质劫持的酒会。如果Wayne再警觉一点,迅速一点,他就会在超人从天而降之前挣脱绳索,夺过填着氪石子弹的枪支,拧断枪管。

但他没有,结局却也还是自认为的不错————他在子弹出膛后用自己的肩膀精准扛下它而没发出一声令人恐惧的痛苦叫喊。在Clark连串的狂乱粗口与沾满鲜血的双手揩他眼皮,Diana和Victor破门而入发出夸张爆裂声时才昏了过去。





超人溜进来的时候冲墙角的闪电打了一个简单招呼,随即滑向那张靠里的医疗床,扒开如卷心菜叶般竖起的报纸,案件资料,未签文件,让Bruce Wayne苍白的脸露出来。

“嘿。”
他把唇印在对方的太阳神经丛上,声音低且虚弱,
“晚上好,亲爱的。”

“我猜我们不需要在闪电面前再次表演‘含手指’了,是吧Barry?”Bruce故意提高了声音。
回应他们的是噼啪带电的风与狼狈关上的门。

“卑鄙。”
“彼此彼此,提议Diana用读报纸来威胁我也光明磊落不到哪里去。”

Clark与他紧握的手依旧滚烫,氪星人的呼吸急促碰在他脸上。Bruce猜他的那些古怪症状依旧没有消失,但看上去总比肩膀中弹的他健康得多。

“现在我建议让Clark Kent光明磊落地对Bruce Wayne进行补偿。”
“来吧。”


Wayne并不期待对方开口诉绵绵情话———这对于他们总以流血与拌嘴搭建的过往太累袄。所以他在Clark的唇贴过来之前就闭上了眼睛。但如果Bruce愿意养成一个睁眼闭眼的习惯,他就会看到Kent在即将吻上他时退缩了一下,紧闭眼睛皱上眉,张大嘴巴急促倒抽几口气。然后,


Bruce Wayne认为超人打在他脸上的喷嚏可以申请“世界最大、最恶心喷嚏奖”。



“男孩们!”医疗室的门再次被掀开,亚马逊战士像金色旋风一样冲进来,“好消息!Clark的体检报告出来了,引起那些症状的原因是他可能于某颗小行星上感染孢子,引起的——”


“感冒与发烧。”Wayne脸色阴郁。
“感冒与发烧。”Clark神情惨淡。

“你们知道了?”Diana好奇。


“可不是吗。”
Bruce Wayne心情复杂地揩了一把脸上的鼻涕口水混合物,决定枪伤康复后立即去开发药品,并且在接下来三个月里绝不与Clark Kent接一次吻。



fin.

大家最近注意身体呀!

身边的人全都开始疯狂感冒,我可能也快要缴械投降了
下周,有事,不周更(居然感到非常开心:P

评论

热度(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