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贡贡:D

那你很棒棒哦,

【超蝙 SB】总裁和他的记者 chp.8 完结

罗尼:

今儿我真高兴😇




01   02   03   04   05   06   07




8




氪石散发出的绿色的荧光,在射灯下显得格外奇异。数不清的精密器械将它围拢,自动进行信息采集,再将数据汇总、整合在大电脑上分析。数列水一样地在屏幕上滑动,布鲁斯看上两眼,又去摆弄激光探头。他已经设计好武器样式,只看地球上的这些切割机能不能照样有效运作。




“您应该把您做的这些事情告诉他。”阿尔弗雷德说。




布鲁斯没有应声。他调整好了射线角度,又坐回到电脑前面,去翻看卢瑟的其他档案。他才找着一份标记了超级人类的文件。排在首位的那个女人,已同他照面过不下两次。




真可笑,布鲁斯想。他曾以为超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存在,但原来是他没有认清楚自己身处的这个世界。




天亮时布鲁斯回到屋里,倒头就睡。等他醒过来,却发现克拉克坐在厨房里,正低头翻阅报纸。他皱起眉头,拿了睡袍披上,又踩了拖鞋,踏踏地走过去。




“你没有去上班?”




“我请了病假。”克拉克说。




布鲁斯不免感到讶异。克拉克微微地苦笑,低声道:“你不必那样看我。我也会感到……”




困惑吗?




电视里在播报大都会的新闻。莱克斯集团总部昨晚遭遇袭击,受伤者不尽其数。“所以你昨晚去了卢瑟那里。”克拉克说。




布鲁斯拉开椅子,在他对过坐了下来。“有咖啡吗?”他问。




克拉克起身给他倒了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浓郁的香气刺激到布鲁斯的大脑,他闭上眼睛,没等咖啡稍冷,一口气喝掉了大半。




“这样对你的身体不好。”克拉克道。布鲁斯却问他:“你不想知道我从卢瑟那儿抢了什么东西吗?”




克拉克只好问:“什么?”




“氪石。”布鲁斯道:“一种据说可以使你虚弱,甚至死亡的外星矿石。”




克拉克怔了怔。好一会儿,他说:“那么,你把它从卢瑟那里抢过来,是为了——”他用了开玩笑的语气。“保护我吗?”




布鲁斯根本懒得看他。“不。”




“那是为了能够杀死我。”




布鲁斯的眉心蹙了起来。他抬起眼,才意识到克拉克并没有戴上他的那副遮挡用的眼镜。但他那件灰黑色的格子衬衫,发了白的牛仔裤,也并不能让他看起来像是一个超人。




“抱歉。”年轻人道。




他放下了报纸。正中间印了一张好大的照片,是昨天被炸毁的国会大厦。翻倒的标题大字写了“超人”之类的字眼。布鲁斯甚至不用看也知道上边写了什么。




“我没有注意到。”克拉克说。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布鲁斯却能感觉到他在内疚。这太奇怪了,布鲁斯想。他一度坚信超人是一种没血没肉的怪物,但当他认识到超人并不仅仅只是一个能够摧毁城市的恐怖符号——




他不确定自己这样是不是正确。




“这是一项阴谋。”他说。“你当然不可能注意到。”




克拉克干巴巴地笑了一声。




“这个世界上,永远不可能只有绝对的‘善’,是不是?”




这可是个太高度哲学化的问题了。布鲁斯·韦恩不善于回答这类问题。而蝙蝠侠——蝙蝠侠向来不屑于无谓的思考和辩论。行动,往往是更实际的证明。




布鲁斯喝光了杯子里剩下的咖啡。“你尽力了。”他说。




克拉克安静地望着他。好几分钟过去,他低声道:“谢谢。”




“不客气。”布鲁斯道。




阿尔弗雷德从不远处过来。拿走了克拉克跟前的报纸,又往两人中间放上一盘模样精巧的三明治。“早安,韦恩老爷。”他和布鲁斯打招呼。又向克拉克礼貌地点头。“早安,肯特少爷。”




布鲁斯发现他的管家改变了对克拉克的称呼。




肯特少爷?他想。这算是哪门子的叫法?




+++




布鲁斯捡了桔梗,去看望他墓地里的父母。大门敞开时发出刺耳的吱呀响声,光线从彩画玻璃外映笼下来,落在地面上,变作一粒粒斑驳的、跳跃的光点。




“下午好。”他说。




墓碑前浮了一层浅浅的灰。他仔细地擦拭,手指慢慢地描过母亲的名字。多少年过去了——他已经年过四旬。甚至超过了他父亲当初的年纪。




有人从后边轻轻靠近。微妙的、坚定的脚步声,像一面小小的军鼓。“我看见她的名字,”克拉克说。“我母亲也叫做玛莎。”




布鲁斯愣了一会儿。他调查过克拉克的背景,但并没有深入地阅读。风从田野处吹过来,冷冰冰地抚过他衬衣领口间露出的脖颈。“玛莎是个好名字。”他说。




克拉克也拿了一束花,和布鲁斯的桔梗放在一起。“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年轻人问。




是个什么样的人?




布鲁斯想起自己年幼时的噩梦。母亲临死前睁大的眼睛,和她往日里温柔的笑交杂在一起,走马灯一样在他眼前不停地回放。




“她是个非常、非常善良的人。”他说。




“她一定会为你感到骄傲。”克拉克道。




无趣的客套话。“正相反。”布鲁斯不以为然。“她最厌恶暴力。所以我做的这一切——她都不会赞同。”




但他并不后悔。这二十多年来,他感到过痛苦、失望、歉疚、愤怒——甚至是无助。但他并不后悔。




他们一时又都沉默下来。风持续地吹,草叶伏倒,露出碎石斑驳的地面。布鲁斯拢起大衣,听到克拉克说:“我得去看一看她。”




这是应当的,布鲁斯点了点头。谁知道卢瑟还有没有什么下作的手段?




“谢谢你收留我。”年轻人道。“也谢谢你……告诉我氪石的事情。”




布鲁斯摆了摆手,没有说话。




+++




氪石武器的开发并不算顺利。这种矿石极难打磨,最后成型样子也十分粗糙。但好歹制成了一柄长枪,又拿边角料做了三枚烟雾状的榴弹;也算是物尽其用。




布鲁斯把榴弹装在了自己的腰带里。事到如今,即使再不愿意承认,他也并不认为自己真的会用到这些东西。但万事留上一手,终究是他的风格。




夜巡快结束时,阿尔弗雷德却又忽然呼叫他。“出了一点麻烦,老爷。”但他语气急促,显然事态已非常紧急。“是那艘氪星飞船。”




布鲁斯尽快赶回了蝙蝠洞。电脑上正在播放大都会8号台的新闻:氪星飞船顶部残破,附近的建筑也一片狼藉。一个近三米高的肌肉怪物在莱克斯集团总部大楼顶上来回地冲撞,双眼放出红外射线,击毁了一架直升机。




布鲁斯跳进了蝙蝠战机里。




“那是什么?”他问道。战机腾地起飞,在半空里盘旋两圈,嗖地一下,飞向了大都会。




“现在还不清楚。”阿尔弗雷德道。“大概是某样从氪星遗迹里诞生的怪物。超人正在和它战斗。”




地面上隐隐还能听到人们传出的惊叫。战机划过海面,驶向怪物所在的区域。布鲁斯想问:克拉克在哪里?但他话还未出口,眼前已闪过一道红蓝色的光影。克拉克举起了那恐怖的怪物,毫不停顿地、直直地飞向了外太空。




战机戛然而止。布鲁斯悬停在半空,眼看着那道光影离他越来越远,渐渐看不见了。然后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又有一道金色的火焰朝克拉克所在的方向轰鸣而去。云层震颤。布鲁斯甚至没有听到爆炸发出的声音——金红色的余波已在沉沉叠叠的阴云里晕染开来。




他睁大了眼睛。




那是什么?布鲁斯想。核弹吗?




“超人只是在竭尽他所能地帮助这颗星球而已,韦恩先生。”




一团骇人的火焰又从天空深处坠落,在海面上的一座小岛上撞出深坑。




“老爷。”阿尔弗雷德的声音从他耳机里传出来。“它还在动。”




布鲁斯看见了。




那怪物在小岛中央站立起来,大声地嘶吼,伸手撕掉了后背上一层焦灼的皮肤。又全身爆发出一阵刺眼的光线,剧烈的辐射以它为中心,向四面八方震颤开来。




蝙蝠战机也受到了波动的影响。机翼一阵晃动。往外急飞一阵,又停下来。




看来核弹也杀不死它。




氪星遗迹里生出来的怪物……“氪石。”布鲁斯道。“氪石可以杀死它。”




他腰带里有三枚放进去不久的氪石榴弹。但单单用烟雾弹显然还不够。




“我可以用无人机把长枪投放到您需要的地点,老爷。”阿尔弗雷德说。“但距离不能太远,否则不便操控。”




布鲁斯心思电转,几秒就下了决定。“投放在哥谭那个废弃的码头。他说。“我会把它吸引过去。”




“已经开始操作。”阿尔弗雷德道。




蝙蝠战机在半空里划过一道漂亮的弧度。子弹倾泻,往怪物身上集火过去。对方果然勃然大怒,冲着战机暴躁地吼叫两声,随即脚下重重一踏,身体腾空跃起,朝战机追迫过来。




布鲁斯一抄操纵杆。战机猛的一个掉头,朝哥谭方向疾驰而去。




克拉克。他紧绷住身体。如果这怪物还活着……




一阵可怕的掌风扫过机尾。战机在空中摇晃着旋转,终于失去平衡,轰然撞进了一栋破旧的大楼里。




布鲁斯打开机窗,钩爪枪发射,一跃而下,稳稳地落到地面。那怪物也凶猛地落地,脚掌踏过,地面凹陷,石块飞溅。布鲁斯掏出机枪,还未来得及发射子弹,一道纤细的人影却忽然飞越至他左近,双手交叉,挡住了那怪物射过来的两道射线。




“是你。”布鲁斯惊疑地看她。




女人换掉了她平时的装束,身上穿一套女战士似的盔甲,手拿长剑,腰上还悬着一道金色的绳索。“是我。”她轻声笑,“还有超人。”




一道身影炮弹似的急掠而至。怪物被击中,摇晃两下,伸手推倒了一座高楼。克拉克在布鲁斯身边站定,呼吸微微地急促,好像刚刚结束了一场两千米的长跑。




“嘿,蝙蝠侠。”他还记得不把布鲁斯的真实身份暴露出去。“有计划吗?”




“长枪已投放在您左侧两百三十三米处,老爷。”阿尔弗雷德道。




布鲁斯往左边看过去。那儿方才被射线扫中,碎石堆叠了一大片。一个闪亮的银色金属长盒就落在最顶端。




怪物又奔袭过来。“待会儿再说。”克拉克道。他双手攥拳,脚上一点,已冲撞进怪物的胸腹。轰的一声,两个天外来客一齐落到了几百米开外。




布鲁斯飞跃到了金属盒旁边。甫一打开,灿烂的绿光就几乎要耀花他的眼睛。那女人也紧跟着过来,看布鲁斯将这把长枪一把攥起。“这是什么?”




“杀死那怪物的武器。”布鲁斯道。他回头看了眼百米开外的蝙蝠战机。如果战机还能够运作,他就可以把这把长枪绑在战机下腹,再凭借战机的速度,将氪石贯穿那怪物的胸口——




那女人一下就看穿了布鲁斯的念头。“这可不行。”她说。“我来。”




爆炸轰鸣声在不远处接连不断地响起。克拉克和那怪物来回大战,红外射线在半空里相撞,几乎要撕裂空气。布鲁斯来不及多想,问她:“你确定吗?”又举起机枪,说:“我这里有几发榴弹,理论上来说应该可以致使它四肢无力。”




“那好极了。”女人摘下腰间垂挂的绳索。“你让超人过来。我的真言套索也能将怪物套住。”




古怪的名字。布鲁斯将长枪递给她,又借了钩爪飞到楼层顶端,机枪瞄准怪物硕大的头部,扳机扣下,榴弹飞射了过去。




砰的一声。绿色烟雾弥漫散开,将克拉克和那怪物全部笼罩到了一起。怪物动作一滞,克拉克却也陡然顿住,只来得及往布鲁斯这儿回头看了一眼,身子就猛然向地面坠落下去。




呃。




布鲁斯又急忙纵跃过去,伸手把克拉克抱住了。好在氪星人刚刚吸收进氪石粉末,身体软化,否则布鲁斯又哪里抱得动?他狼狈地落到地上,回头一看,那巨大的怪物身上又缠上了一圈金色的绳索,摇头晃脑的,像喝醉了似的,在几栋高楼间挣扎扭动。




“到这来。”那女人高呼。她拉紧了绳索,牙关紧咬,显然也已用尽全力。




布鲁斯拖着克拉克赶到了那女人身侧。“你还有几发榴弹?”她问。“两枚。”布鲁斯飞快地上膛,又看一眼在他旁边晃晃悠悠爬起来的超人。“你还好吧?”他心虚地问了一句。




克拉克皱着眉毛看他。“你应该不是……”他没把“故意”那两个字说出来。




布鲁斯面具下的老脸差点要红。于是他明智地改变话题,三言两语把他的计划说了一遍。




克拉克看向了女人身边放着的那柄长枪。“我可以——”




布鲁斯却断然拒绝:“不行。”他跃到身侧大楼一处凸起的阳台,高声道:“听我指令——”




氪石粉末已经在空气中全部挥发殆尽。那怪物又重新站定,勃然发出吼声,往布鲁斯这里扔来一块磨盘大的石头。布鲁斯纵身避开,叫道:“一——”




他朝着怪物又开了一枪。怪物伸手将子弹抓碎,但氪石粉末还是喷洒开来,将他晕得一个踉跄。




“二——”




克拉克接过了女人手里的真言套索。他力气也勉强恢复,虽然被怪物扯得连连趔趄,但几秒后也稳住身形,将自己顶靠在一处墙角。




“三——”




女人伸手抄起氪石长枪,脚尖一点,连人带枪化作一道璀璨夺目的绿芒,流星也似,撞进了怪物的胸口。




怪物仰起头,发出了一声震天的咆哮。




“把套索拉住!”布鲁斯吩咐克拉克。眼见着那怪物不住地挣动、怒吼,手掌也攥拳要往女人身上砸落,忙叫道:“你退开!”伸手往那怪物的口鼻间打了第三发氪石榴弹。




怪物一下僵住了。三秒过后,它不再动弹,仰面倒下。




女人把长枪往怪物的心口更深地插进去。随即退开,几个起落,已回到了克拉克身边。




克拉克想过去查看怪物的情况。布鲁斯却拦住他,喝道:“你别乱动。”纵身过去,一把拔起长枪。那怪物的身子条件登时反射似的拱起来,但又迅速垂落,再也没有了声息。




“死了吗?”女人问道。布鲁斯从怪物身上跃下,回到了两人身边。




“死了。”他弯下腰,把氪石长枪重新装回到金属盒子里边。




女人舒了口气。“那我可要去赶飞机了。”她笑看向布鲁斯。“你什么时候把卢瑟的那份文件发给我?”




克拉克的视线在他们两个人之间飘了一圈。




“你们认识?”他问。




+++




处理卢瑟的事务又费了一番功夫。再回到屋里,已经要将近中午。布鲁斯简单地冲过澡,在落地镜里又看到身上多出来的好几道伤口。他甚至不记得是在战斗中什么时候落下的。




床上摆了药膏,但阿尔弗雷德并不在。布鲁斯在床沿坐下,伸手将药膏捡起。“请允许我。”有人说。




他紧抿住嘴唇,身体一时有些僵硬。但克拉克的手指落在他的背脊,一股出人意表的、叫他骨头酸软的热度,让布鲁斯没法儿再说不。




他侧过身坐好。克拉克也不乱动,在他身后半跪半坐,手指带着种恰到好处的力道,往他的伤口上涂抹药膏。左腰。脊椎右边。蝴蝶骨下方。然后是脖颈——年轻人的手指停住了。




“你身上简直可以开一个伤痕展览馆。”他说。




布鲁斯不满地冷哼。“我只是个凡人。” 他挣开克拉克,站起来,打算穿衣。但手臂伸展,又触到背上的伤口,惹得他发出一声闷哼。




“我来吧。”克拉克说。他替布鲁斯穿了衬衣,又单膝跪下,仰起脸,从下往上,一粒一粒地给布鲁斯扣好了纽扣。布鲁斯垂下眼睛,就看到年轻人专注的神情。看他两扇长长的睫毛,笔挺的鼻梁,还有丰润、饱满的嘴唇。




“所以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写好我的人物专访?”他问。




克拉克低低声地笑了起来。






-END-






飞快完成任务,心口又落下一块大石!


我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写到R,但我还是太天真……



PS:给并肩作战的战友涂抹药膏、穿衣服、系扣子,都是很正♂常的事情,详情请见惩罚者:)



评论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