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贡贡:D

那你很棒棒哦,

【SBS无差】世界最糟初恋(end)

蓝:

在蝙蝠侠拒绝了神奇女侠提供的电影票后,克拉克几次试图约布鲁斯出门都没有成功;期间还发生了一点小事故,超人死了一次又活了一次。


不过那不是大问题,反正超级英雄都容易死去活来。


而且在这次短暂的“还原出厂设置”后,克拉克的好运气也回来了,主要表现在布鲁斯终于同意陪他出去。


超人飞进蝙蝠洞时,布鲁斯正在给他的蝙蝠车升级。


“周六晚有时间吗?”克拉克问,晃了晃手里的两张票根。


“阿尔弗雷德,推掉那天晚上的泳装派对——”布鲁斯对着通讯器吩咐,头也不抬地继续更换零件,“你究竟为什么想要约我出去?”


“就算是……为了庆祝?”


“庆祝什么?”


“我们分手的一周年纪念日。”


布鲁斯深吸一口气看着蝙蝠洞顶端的钟乳石,嘴里喃喃自语。


它们甚至都不算是完整的词,就算克拉克用超级听力也听不清对方说了什么,他猜测那可能是某些少儿不宜的词汇,但布鲁斯最终忍住了没有骂人。


克拉克的好运气果然回来了。


布鲁斯把沾满机油的右手在工装裤上蹭了蹭,摊平在空中:“……知道了,票给我。”


“不,到时候我来接你。”克拉克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把两张票往制服的暗袋里一塞,伴随着音爆消失在蝙蝠洞中。


 


克拉克希望能迎合哥谭王子的高雅审美,所以他放弃了一次完美的烛光晚餐,而是选择与布鲁斯一起去看话剧。


儿童话剧。


布鲁斯环视观众席上吵吵嚷嚷的小孩和陪孩子来的家长,全凭着克拉克花大价钱订下包厢,才没有当即甩脸走人。


桃乐茜伴随着《飞越彩虹》的旋律登台,在灯光下放声歌唱,她为了保护自己的爱犬试图逃离堪萨斯的农场,却被龙卷风带到离奇的奥芝国。


克拉克曾经想要逃离那段错误的爱情,离开后才发现自己如此渴望沉溺于它。


他在铁皮人出场时自座位上起身,走到布鲁斯面前单膝跪下。


男人抓紧了扶手,但他没有挪动一丝一毫,只是昂起头来深深地注视着他;克拉克用那双蓝眼睛回望那个不可思议的人类,嗓音与舞台上演员的声音重合在一起:


“我被迫留在树林里面,挨过这种生活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但在这一年中,我站在这里,使我有时间去思想,我知道那最大的损失,是失去了我的心。当我在恋爱中,我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


布鲁斯的笑容灿烂如同太阳,花花公子的面具牢固得像是被铁水焊在他脸上。


“没有人会爱一个没有心的人,”他说,手指轻佻地抚过克拉克的脸颊,“去翡翠城寻找奥芝吧,他会给你一颗心。”


“所以我来哥谭,寻找布鲁斯·韦恩。”克拉克牵过对方的手,轻吻他的指尖,“如果他给了,我将回到那暗夜的骑士那里去,并且娶他做妻子。”


“奥芝是个骗子。”


“但他给了铁皮人那颗心。”


布鲁斯沉默下来。


男人沉默得太久了,超人有钢铁之躯,克拉克却因为跪在包厢的地毯上,开始从骨子里生出绝望的麻木。


“我不是那个最好的人。”布鲁斯说,他弹着自己的指甲,带着花花公子的玩世不恭,“你会再次意识到这一点,然后在这段失败的恋情中受伤——你需要一个更好的人。”


那时整场话剧即将谢幕,桃乐茜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像家。*


克拉克说:“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像你。”


布鲁斯笑了一下,那是一个蝙蝠侠的笑容,出现在此时的布鲁西宝贝脸上显得格外阴森,克拉克脑子里的危险警报都快响成一片了。


“即使我冷酷无情无理取闹?”


“啥?”


“上次分手的时候你说的。”


“我没有!”


“别狡辩,你就是这样想的。”


“我真没有!”


“……”


“……”


“……”


“……是的,我的理想型就是冷酷无情无理取闹。”克拉克举起手指,以童子军礼起誓,“当时间让你老去,我的理想型就是垂垂老矣、白发苍苍。”


“你想告诉我五十年后,你会在养老院里勃起?”


“或许。”


“操,你这变态!”


“我也爱你。”


坐在座位上的男人抬起手捂住脸,他低声说了句什么。


克拉克终于听清了那句话。


他说,上帝原谅我。


然后布鲁斯弯下腰,凑上来吻了他。


那就是克拉克·肯特的初恋,感觉实在是糟透了的棒。


人们从不须等待时间将他们变得更好,倘若他们以此时此刻的灵魂真心相爱。


考虑到看儿童剧是克拉克的主意,约会的后半部分遵循了布鲁西宝贝的惯例——完完全全的成人时间。


当他们像双黄蛋里的两个蛋黄一样黏糊糊地挤在一起时,布鲁斯发现了床头的贴纸。


克拉克这才想起自己画风抽象的火柴人,但蝙蝠侠和超人是世界最佳拍档,所以布鲁斯一定能理解他——


“听着,克拉克·肯特,无论你有多么期待这件事。”布鲁斯屈起手指敲了敲床头的木板以加强语气,“我绝不会陪你堆雪人。”


克拉克红着脸撕掉了那张便笺:“你回来了,我就不需要雪人了。”


“你在邀请我同居?”


“为什么不?”克拉克厚着脸皮说,“我可以做晚饭给你吃,然后一起在沙发上看电视。”


布鲁斯转过头来瞧了他一眼:“例如《三只小猪》和《木偶奇遇记》?”


“还有付费节目。”克拉克补充道。


“有苹果派吗?”


“你可以吃双份。”


布鲁斯抬起长腿夹在克拉克腰间,压着他翻了个身。


“那么作为交换。”他舔了舔嘴角,“今天我们可以来下半场。”


 


当克拉克踏入星球日报的办公室时,觉得有什么事不对劲。


路易斯在她的位置上冲着克拉克坏笑,等到和后者的视线相撞,又埋下头去假装赶稿。


克拉克仅有的理智只够阻止他用超级速度飞到桌边,他的超级大脑瞬间弹出了无数个可怖的情景,从自己昨天的稿件写错了美国总统的名字到终于被忍无可忍的佩里开除不等。


然后他看到一个信封。


他的桌子上放着一个信封,空白处画着两个火柴小人,有S型卷毛的那个手里还举着一个酷似雪人的戒指。


那封信重得不正常,克拉克用X视线偷窥了一下,发现那竟然是镀铅的。


他小心翼翼打开信封,拎着一角让里面的东西滑出来。


一枚戒指掉在他掌心。


更正,一枚氪石戒指。


克拉克的手有点发软,他赶在路易斯发现戒指、并把整件事定义为针对超人的阴谋论前将戒指塞回镀铅的信封。他翻过信封,看到信封背面用花俏的字体写了一句话——


如果你想求婚,最好换一枚符合男友审美观的戒指。


 


注1:此句以及两人接下来几句对话都出自《绿野仙踪》中铁皮人的台词,失去心的铁皮人决定去翡翠城寻找奥芝给自己一颗心,去娶他深爱的芒奇金女子做妻子。


注2:There is noplace like home. / There is no one like you.前面那句是《绿野仙踪》的原文,汉译是“没有比家更好的地方了”,但放在这里语境似乎有点问题所以我擅自修改了。



评论

热度(539)

  1. 枫林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