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贡贡:D

那你很棒棒哦,

婚姻是愛情的墳墓(聯姻梗/短篇完結)

芷蘭杜蘅:

1.




超人再次從大都會的樹上把一隻小貓救了下來,他彎下腰,把那團懶洋洋的毛球放到一個小姑娘的懷裡。




「謝謝你,超人。」小姑娘的聲音像灑在麵包上的糖霜,她踮起腳,親吻了她的英雄。




光明之子沐浴在陽光下,臉上帶著溫暖的笑容。因為害羞的微微發紅的臉頰和靦腆的笑容讓超人看起來更加英俊了。




「關掉它,阿爾弗雷德。」布魯斯盯著電腦甚至沒有抬頭,「大都會的媒體應該感謝這隻外星救難犬,他一個人養活了他們所有的社會新聞版。」布魯斯涼涼地說。




「就像布魯斯·韋恩養活了哥譚的媒體八卦版一樣麼,少爺?」




「阿爾弗雷德!」布魯斯抿緊了嘴唇抱怨,和小時候被阿爾弗雷德抓到痛腳時的表情一模一樣。




「我不知道為麼您對這段婚姻如此抗拒,布魯斯少爺。」阿爾弗雷德看著電視屏幕上人間之神英俊的臉龐,「卡爾·艾爾先生看起來會是一個溫柔的伴侶。」




是的,如果他從來沒有遇到過克拉克·肯特的話。布魯斯懊惱地想著。




他不知道為什麼事情會發展成現在的樣子。




超人所在的那個氪星見鬼地提出要和地球聯姻,看到《星球日報》頭條的布魯斯恍惚懷疑自己活在中世紀。




萊克斯·盧瑟第二天就占據了各大媒體的頭版,公開向超人示愛。布魯斯的白眼都快翻上天去了。雖然這個偽裝成愛和希望化身的外星人居心叵測,但布魯斯必須承認至少超人的臉蛋和身材的水平勉強能算及格以上。至於萊克斯·盧瑟,呵呵。而且据布魯斯所知,萊克斯一直是超人威脅論的狂熱鼓吹者。布魯斯的蝙蝠洞裏藏著的氪石九成都是從萊克斯的儲藏室里刮來的。而這位聰明絕頂的總裁忽然一反常態,宣稱之前過激的行為只因對超人過分傾慕,希望對方給他一個更深入瞭解彼此的機會。這如《五十度灰》一般虐戀情深的情節真是峰迴路轉,而更峰迴路轉的是隔天的劇情。




超人從起火的大樓把民眾救了下來,並且用冷凍呼吸制止了火勢的蔓延,成功把損失降到了最低。




民眾在超人落地時鼓掌歡呼。




是的,他就只會挑我的大樓和衛星來砸。布魯斯在股東大會上用盧修斯給他的隱形眼鏡片看新聞直播時默默地想。




接著是記者採訪。




「我想我不會答應盧瑟先生交往的請求。」超人淡淡地說。




布魯斯換了個手支撐下巴,像所有逛八卦論壇的吃瓜群眾一樣,這是布魯西寶貝喜聞樂見的發展。




「是因為你們曾經結仇嗎?」




「我已經有心上人了。」鋼鐵之軀臉上出現了可疑的紅暈。




八成是《星球日報》的那個總能搞到超人独家新闻的女記者,布魯斯想。他順便鄙視了一下各路記者的洞察力,他們應該慶幸蝙蝠俠沒和他們搶飯碗。




「對方是很優秀的人,而且很有魅力……」光明之子垂下了眼眸,聲音也變得溫柔起來,「我並不確定對方是否喜歡我……」




得了吧,誰會拒絕超人!




記者開始七嘴八舌地追問超人心怡的對象,布魯斯已經無聊地喝起了咖啡。




「布魯斯·韋恩。」




超人說完這個名字就紅著臉飛走了,布魯斯的咖啡噴了出來,弄髒了他價格不菲的西褲和襯衫。




在所有人反應過來之前,布魯斯拔腿跑出了會議室。他的車剛開出路口拐角,記者就蜂擁而至,一路追殺到韋恩莊園。




「這是個陰謀,阿爾弗雷德!」布魯斯在韦恩庄园送走了第十个政要之后冷冷地说。他们从经济形势一路分析到宇宙和平,仿佛布鲁西宝贝不答应嫁给超人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一样。蝙蝠侠不会屈服,布鲁斯也一样。更何況,他還有克拉克。




窗外夜色濃重深沉,布魯斯換上了蝙蝠俠的制服。克拉克約了他今晚見面,說要告訴他一個好消息。




「嘿,蝙蝠俠。」那天晚上,樓頂的夜風吹亂了男孩的捲髮。布魯斯看到克拉克手裏捧著一個紙盒。




「好吃嗎?」克拉克和布魯斯一起坐在天台上,男孩的雙腿在高樓的邊緣一蕩一蕩的。他微笑著看著布魯斯,露出兩顆可愛的小虎牙。布魯斯沒有說話,目光卻離不開他。布魯斯彷彿在男孩身上看到了哥譚經年累月也看不清的太陽。




蝙蝠俠默默地把吃完的蘋果派的盒子合上,克拉克十分貼心地遞了一張紙巾給他。




布魯斯不相信一見鍾情,更不相信緣分天定。但他第一次在暗巷出手救了初來哥譚就被當地匪幫搶光了身上所有的錢財,還即將慘遭毆打的克拉克時,就對男孩黑框眼鏡下那雙藍得通透的眼睛十分難忘。




「收好!」蝙蝠俠把一個款式十分老舊,邊緣有些破損的皮夾扔回給男孩,消失在了哥譚的夜空。




緊接著的好幾次,他都能在巡邏的地方附近遇到克拉克。




「我請你喝咖啡吧,」男孩笑著撓了撓後腦勺,「謝謝你那天晚上幫了我。」




「晚上別出來。」布魯斯冷冷地說,「以及,不要再跟著我。」蝙蝠俠射出鉤槍釘在一棟高樓的簷角上,黑色的身影以十分迅疾的速度遠離克拉克,融進了夜色里。而克拉克沮喪的眼神刺痛了布魯斯的心。




克拉克·肯特,《星球日報》體育版的記,來自堪薩斯農場的小鎮男孩。最近被派到《星球日報》哥譚分部。布魯斯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忍不住去調查男孩的身份,蝙蝠俠說服自己,他只是要確定,這並不是他的敵人為自己設下的一個情感陷阱。




從那天晚上拒絕了男孩請他喝咖啡的要求之後,布魯斯已經有好幾天晚上沒有見到克拉克了。他蹲在滴水獸上,夜風吹起了斗篷,哥譚的夜還是這樣寒涼。誰又會執著地等著一個飄渺的希望呢?這樣,或許也不錯。布魯斯不自覺地攥緊了披風的一角,心裏卻忍不住開始想,如果想要買下《星球日報》,大概需要多久。




布魯斯的出神讓他完全沒有注意到有人偷偷地爬上了屋頂,甚至,站到了他的身旁。




「嘿,蝙蝠俠!」忽然被人拍了肩膀的布魯斯受驚后本能地把人摔了出去,而他看到墜下高樓的,正是他這幾天一直無法從腦海中擺脫的克拉克。蝙蝠俠拉住鉤鎖飛身而下,攬住了下墜的小記者。克拉克的腰背健壯結實,布魯斯發自內心感謝盧修斯鉤鎖的材質貨真價實,否則明天《哥譚日報》的頭條大概會是「蝙蝠俠和大都會記者雙雙墜亡,哥譚義警真實身份原來是首富韋恩」。




「不要命了麽?」蝙蝠俠斥責莽撞的小記者,而對方在他們一起落地之後把一杯還剩一半的咖啡塞給了他。




「你到底想做什麽?」蝙蝠俠皺眉。




「我只是想請你喝一杯咖啡謝謝你!」克拉克笑了起來,露出了那兩顆可愛的小虎牙,「我之前就說過了。」




布魯斯賭氣一樣地一口喝光了剩下的半杯咖啡,然後把空杯還給了克拉克,「現在滿意了嗎?」




「好喝嗎?」男孩期待地看著他。




「不夠甜。」蝙蝠俠冷冷地說,「下次記得加兩勺煉乳。」




克拉克露出了驚恐的表情,然後努力憋住笑。




蝙蝠俠冷冷地哼了一聲,轉過身甩開披風,再次射出鉤鎖。一雙有力的手抱住了他的雙腿,克拉克一把拽住了即將飛走的蝙蝠,「要不,明晚換種口味的試試?」小記者十分自然地抬頭問現在處境十分尷尬的蝙蝠俠,而他完全不覺得他們的姿勢有那裏不對。




黑夜中克拉克明亮的眼睛和溫暖的笑意把布魯斯堅硬的甲胄繫穿了一條裂縫。布魯斯沒有說話也沒一腳踹開他,他們就這樣僵持了一會兒,蝙蝠俠才咬牙切齒地說:「明晚在你住的公寓樓頂等我,別再去爬其他高樓了。」




「嗯嗯。」克拉克放開蝙蝠俠,再次沖布魯斯露出了一個溫暖的笑容。哦,天啊,他的小虎牙!布魯斯努力讓自己不再看那張英俊單純的臉,再次消失在了哥譚的夜空中。此後的許多夜晚,蝙蝠俠都會落在一個不起眼的小公寓的樓上,而那裏,有克拉克帶著咖啡或者一些別的小食物等著他。




「所以,你今晚要和我說的重要的事是什麼?」蝙蝠俠問。




「我也許快要結婚了。」克拉克紅著臉,看起來幸福得要命。




蝙蝠俠幾乎是下一秒就射出鉤鎖逃開了,他沒有回頭看克拉克,也沒有理會他在背後的呼叫。這算什麼?!撩撥了他一個月,然後跟他說自己要結婚了?!克拉克一定是上帝派來懲罰布魯斯的小惡魔,因為布魯西寶貝遊戲人間、玩弄感情,讓許多人為他痴迷再為他心碎,現在是時候讓他自己試試這種滋味了。




布魯斯當晚結束夜巡後輾轉難眠,在床上翻滾了一個鍾頭之後,起身去了書房。




他打開書桌中間一個上鎖的抽屜,從一個木盒裏取出了一張皺巴巴的記者證。盒子里還放著瑪莎項鍊散落的帶血串珠,以及托馬斯曾經用過的聽診器。布魯斯打開窗戶,把記者證狠狠地扔出了窗外。




後半夜的時候,阿爾弗雷德在窗口看到他的少爺穿著睡袍打著手電幾乎翻遍了書房窗外的每一寸土地。




「您在找這個嗎,布魯斯少爺?」阿爾弗雷德撐著雨傘遮住了布魯斯被小雨淋濕了的頭髮,他的手裏拽著一張有些發皺的硬紙。布魯斯帶著泥土的手指撫摸過克拉克帶著黑框眼鏡微笑的照片,一言不發。




第二天,布魯斯·韋恩宣佈答應超人的求婚。




「我不認為這是個明智的決定,少爺!」阿爾弗雷德看完新聞之後嘆氣,「你在賭氣,布魯斯少爺。這對你自己和超人先生都不公平。」




「他既然選擇了花花公子布魯西,就應該有婚姻不幸的心理準備。畢竟全世界都看得出來,哥譚寶貝只是個有錢任性,看起來多情卻對誰都無情的花花公子。」布魯斯操作著砂輪將氪石長矛的刺尖打磨得更加鋒利,「作為蝙蝠俠,有責任守護地球不被過分強大的外星人奴役。」




婚禮如期舉行。氪星使團統一的黑色制服、奇怪的頭盔,以及不苟言笑的表情都加深了布魯斯對外星人的芥蒂。卡爾·艾爾和他們都不一樣,他笑得溫暖而燦爛,這只能說明,超人比他那些氪星同伴更加懂得偽裝。而且而該死的,他也有兩顆小虎牙。這讓布魯斯又多了一項討厭他的理由。




「通常女士都會喜歡來一點雞尾酒,」布魯斯把一杯酒遞給了一個看起來冷冰冰、硬邦邦的氪星女副將。她好像叫「菲奧娜」還是什麼來著的?似乎是佐德的一個手下。好像還一度把超人摔出去撞塌了幾棟樓,至少她在監控視頻里的出場伴隨著無辜平民恐懼的尖叫。




「很高興你能夠來參加我的婚禮,見證氪星和地球的『和平友誼』。」布魯斯刻意咬了重音,他知道那是她最崇拜的佐德將軍最不願意見到的場面。




菲奧娜冷冷地哼了一聲,接過雞尾酒喝了一口。




「他不會幸福的。」她朝著被記者團圍繞的凱爾·艾爾看了一眼,「因為你不愛他。」




「怎麼會呢?」布魯斯露出了哥譚寶貝迷人的笑容,「誰能拒絕超人?」菲奧娜拽著他的領帶把他拉向自己,「他遲早會明白,狡猾無恥的地球人永遠都只會利用他而絕不會相信他,無論他為他們犧牲和付出多少!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再告訴你一個秘密,」菲奧娜微笑著貼近了布魯斯耳邊,「卡爾·艾爾身上帶著氪星的生育法典,這足以徹底改變繁殖的一般定律與法則。我很期待,看你們能生出一個什麼樣的小雜種?」




布魯斯皺起了眉頭,菲奧娜則帶著冷冷地笑容走開了。




決不能讓那個氪星人碰自己。布魯斯打定了主意,他笑容滿面地走向來參加婚禮的賓客,舉起了酒杯。




2.




「布魯斯,布魯斯……」超人輕輕地拍著自己的伴侶的臉頰,「你還好嗎?」




「我很好……」布魯斯用迷離的眼神看著超人傻笑,順便打了個嗝。




「你還能走嗎?」超人扶著腳步虛浮的布魯斯,試圖走上二樓的臥室。




「當然可以!這裏可是我家,超人先生。」布魯西戲謔地用手指戳了戳超人的酒窩,該死的,為什麼這個討厭的外星人和克拉克那麽像!布魯斯不高興起來,恃酒行兇,狠狠地踩在了超人的小紅靴上。




你就是個白痴,布魯西!踢在鐵板上的疼痛讓布魯斯咬牙切齒,去他媽的鋼鐵之軀。




「抱歉,布魯斯。」超人扶著布魯斯坐了起來,掃描了他的腳掌,「幸好沒有骨折。下次你要動手之前記得告訴我,我會把那裏的肌肉放軟了配合你。」




還有這種操作?!布魯斯更想打人了。




超人把布魯斯抱了起來,而對方對於這種過於娘炮的「公主抱」姿勢表達了大聲的抗議。




「那看來只能這樣了。」超人把布魯斯扛在了肩上,布魯斯自暴自棄地捂住額頭假裝自己不是一隻長條的沙袋或者待宰的羔羊。




布魯斯被放到了床上。他精湛地表演了「醉到胡言亂語不省人事」,並且迅速躺平佔據了整個大床,以確保氪星人沒有爬上來的空間。




阿爾弗雷德委婉但堅定地拒絕了超人留下來照顧布魯斯的提議,把卡爾·艾爾安頓在了客房。




3.




布魯斯不喜歡超人。




卡爾在客房衝完熱水澡,擦乾了自己的頭髮。他透視了房間,含鉛的牆壁和房頂讓他再次確認了這個結論,出神的超人不小心又捏碎了一顆鑽石。布魯斯沒有醉,他的心跳穩健有力,絲毫不亂,但他顯然不願意和自己呆在一起度過新婚之夜。超人捏著眉心嘆氣,或許,這一次,他真的做錯了。




4.




布魯斯沒有任何邀請卡爾入住主臥的表示。布魯西寶貝一反常態連續四天準時到公司上班,而且奇蹟地一整天沒有翹班。卡爾更加確定布魯斯不喜歡他。布魯斯避免一切和他親密接觸的舉動,比如在現在。他們不得不共進晚餐,而布魯斯選擇坐在餐桌開頭的地方,而阿爾弗雷德把卡爾的餐具安排在布魯斯的對面。他們之間相隔了至少三米的距離,而且一向幽默健談的哥譚寶貝沉默地切著自己牛排。沒有哪一對真心相愛的伴侶會是現在這樣。




晚餐過後,布魯斯藉口有個企劃書要看一頭扎進了書房。




「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阿爾弗雷德?」卡爾幫阿爾弗雷德擦拭著餐盤上的水漬。他換了一套普通的居家服,這讓他整個人變得柔和起來。




「您是很好的人,卡爾少爺。」阿爾弗雷德把漏勺挂到了掛鉤上,「只是布魯斯少爺還需要一點時間來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麼。」




5.




「我想我們需要談一談,布魯斯。」卡爾叩開了書房的門,抱著手站在門口。




「改天可以嗎?」布魯斯笑了笑,「明天開會就需要討論這個提案。」




他在逃避,卡爾知道。而卡爾想要堅持的時候,聽到了大洋上呼救的聲音。




「抱歉,我需要出去一趟。」卡爾皺著眉轉身去換制服。布魯斯在窗口看著一抹紅藍色的身影飛出了韋恩莊園。




6.




「超人再次拯救了世界!」新聞主播難掩激動的情緒,畫面鏡頭是超人托舉起一搜遊輪直至將它穩穩地放到一處海島的岸邊。那裏還是晴朗的白天,布魯斯看到了劫後餘生的人們在鏡頭前相擁而泣。而天空中那個穿著紅披風微笑著俯視著這一切的身影,宛如人間之神。




「聽說您剛結婚,能聊一聊您的伴侶布魯斯·韋恩嗎?」




布魯斯嗤笑一聲,世界都快毀滅了,媒體關注的依舊只是該死的八卦新聞。




超人臉上出現了一點複雜的神色,布魯斯盯緊了蝙蝠洞的直播屏幕。




「他是一個很好的人。」超人看了一眼鏡頭,蝙蝠俠則轉頭避開了透過屏幕傳來的太過坦蕩的目光,「雖然他總是喜歡誤導別人對他的看法,但我相信,他有一顆善良而柔軟的心。」




「我以為會聽到拒人千裏、言不由衷、任性且不負責任之類的評價,」阿爾弗雷德放下扳手抬起頭來,「畢竟超人從不說謊。」




「阿爾弗雷德!」布魯斯再次生氣地把嘴抿成了一條線,然後暴躁地跳進了蝙蝠車。




善良而柔軟的心?!或許他應該抓著他名義上的外星伴侶去照個CT之類的東西,確定超人腦子里沒有一顆氪石什麼的在那裏發芽開花。卡爾·艾爾,你難道還看不出來,布魯斯·韋恩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混蛋嗎?




蝙蝠車停在了走私軍火的卡車旁邊,布魯斯懷著紛亂的心緒跳下了車。




今晚並不是解決這樁生意的好時候,布魯斯很清楚自己的狀態。而腹部中的那一槍,更驗證了他的想法。新型子彈,可以射穿凱夫拉盔甲。忙於升級裝備的,並不只有他。




一道紅藍色的身影從天而降,擋在了他的面前。子彈打在鋼鐵之軀上又再次彈開。超人透視了布魯斯的身體后,憤怒地用熱視線燒光了匪徒手上的所有的槍。不法之徒甚至沒有看清楚超人的動作,已經被超級速度用不知道哪裏扯過來的鐵鏈綁成了一團,然後掛在了起重機懸在半空的鐵鉤上。恐懼的嘶吼和尖叫貫穿了城市的夜空。布魯斯撇了撇嘴,覺得認為超人和藹可親的民眾和罪犯一定誤會了什麼。




布魯斯用手捂住傷口,靠在蝙蝠車旁邊。




「你還好嗎?」超人俯下身檢查他的傷口,鮮血不斷從傷口噴湧出來讓卡爾皺眉。




「忍著點!」卡爾忽然蹲下來,用膝蓋壓住蝙蝠俠的腳背,然後拉起布魯斯的雙手,壓住他的手腕。彷彿被烙鐵按在皮膚上的劇痛和高熱讓布魯斯幾乎用盡了所有的意志才沒有尖叫起來。他咬著牙發出了壓抑和疼痛的悶哼,整個人劇烈地顫抖起來。




布魯斯低頭看向已經不再滲血的傷口,那裏多了一道超人用熱視線燒出來的烙痕。哦,該死!布魯斯大概做夢也想不到這個可惡的外星人會用這樣的方式在自己身上留下永恆的印記。




布魯斯還在疼痛的餘韻中喘息,超人已經抱起了他,飛上了哥譚的夜空。




「放我下來,外星救難犬!」布魯斯還沉浸在對卡爾粗暴救治方法的不滿中,至少他應該先問問他願不願意。




「不要鬧了,布魯斯!」超人用更大的力度禁錮住劇烈掙扎的蝙蝠俠,坦蕩地看著布魯斯望向他的震驚眼神。




7.




「你什麼時候知道我的身份的?」布魯斯在處理完傷口后,靠在床上瞪著卡爾。




「在結婚之前就知道。」超人幫他把枕頭墊好,而布魯斯輕輕地推開了他。




「但是婚後,我才知道,你不喜歡超人。」卡爾還是拉過了被子,給布魯斯蓋上。




「你不願意的話,我不會勉強你。」超人直起身,「所以你也不用把氪石的刀具放在床墊底下。」




布魯斯驚愕地抬起頭,對上了卡爾平靜的眼神。




「畢竟那帶有極強的輻射,我不想你因為任何不小心的漏泄而增加罹患癌症的風險或者脫髮的可能。」卡爾調暗了臥室的燈光,為布魯斯拉上了窗簾。




「出去!」布魯斯冷冷地說。現在一屋子的鉛板都在嘲弄著他,因為這個外星人早就看穿了。




8.




「他人呢?」布魯斯在第二天早餐的時候問阿爾弗雷德。




「如果您問的是卡爾少爺的話,他讓我轉告您,他會回北極的孤獨城堡幾天,或者去看看他在地球上的養母。他想要好好地想想你們之間的問題。」阿爾弗雷德把培根和煎蛋放到了布魯斯面前。




「他是想讓我好好想想我們之間的關係。」布魯斯切下了一塊培根,舀了一勺土豆泥。阿爾弗雷德沒有說什麼,只是默默地嘆氣。




9.




在北極的冰雪也不能讓他的內心找到平靜之後,卡爾把自己沉入了堪薩斯的麥浪裏。




「克拉克,我的孩子!」瑪莎高興地擁抱了他,超人愛堪薩斯明亮的陽光。




「抱歉,沒有邀請您參加我的婚禮。」克拉克幫瑪莎切著蘋果,他微笑的表情也沒能讓瑪莎忽略掉他失落的情緒。




「這個沒關係,克拉克。我知道你是為了我的安全考慮。」瑪莎轉過來,捧住了兒子的臉頰,「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克拉克?是不是布魯斯·韋恩對你不好?」




「他很好,媽媽。」克拉克的眼眶微微紅了起來,「但我或許做了一件愚蠢的錯事。」




10.




「我以為,作為超人,才能更容易走進布魯斯的生命。畢竟,無論是哥譚寶貝還是黑暗騎士,他都是那麽耀眼,那麽不凡。但這一次我錯了,而且錯得厲害。」




瑪莎溫柔地撫摸著兒子的髮捲,她知道,克拉克會有這樣的想法,或許跟之前追求路易斯的經歷有關。精明強幹的女記者對超人一見傾心,但對默默守護在她身旁的小鎮男孩卻始終視如不見。「克拉克·肯特纔是我的靈魂,媽媽!」瑪莎還記得克拉克決定斬斷這段不果的愛情之後靠在他肩上哭著說的話。但愛情總是令人盲目的,不是嗎?蝙蝠俠愛上了鋼鐵之軀包裹下的質樸靈魂,但小鎮男孩的自卑卻讓克拉克選擇把自己最美好的東西隱藏起來,滿心以為世人稱羨的皮囊更能令心愛的人另眼相看。




「真是傻孩子!」瑪莎撫摸著克拉克的臉頰,「告訴他真相,克拉克。如果他不能原諒你的隱瞞,那就向他道歉,然後再次真誠地追求他。我想,你比我更加瞭解布魯斯是怎樣的人。」


克拉克坐了起來,點了點頭。「謝謝你,瑪莎。」




「你其實早就已經想好了,不是嗎?」瑪莎微笑著看著自己的兒子,眼角的皺紋慈祥又溫和,「你只是需要一個人來肯定你的想法。」




「珍惜眼前人,克拉克。」瑪莎悠然地望著窗外喬納森的墓碑淺淺地嘆息。




「媽媽,我得走了。」克拉克忽然站起來,臉色變得十分嚴峻,「哥譚好像出事了。」




11.




哥譚的高樓被一隻綠色的怪物踩在腳下。蝙蝠俠舉起氪石長矛,卻不能將它刺入那個怪物粗糙的皮膚分毫。




「收好我送給你結婚的大禮,超人!」克拉克在飛過來的時候,聽到了萊克斯在天台喊給他聽的話,「再見到你的佐德叔叔,千萬不要太激動。不過它現在應該已經改名叫『毀滅日』了。」




超人接住了被怪物擊飛的蝙蝠俠,布魯斯手裏始終攥著的氪石長矛讓他感到有些脫力。軍隊的炮火朝著那個怪物射過去,它的身軀搖晃了幾下,似乎吸收了所有的能量,然後開始了更加狂野的攻擊。




「那樣是殺不死他的。」超人看到他從未見過的驍勇女戰士翻身躍起,用劍劈了下去,「他來自我的世界,只有用能殺死我的方式,才能殺死他。」




超人飛過去,躲開了毀滅日的攻擊,對著女戰士耳語了幾句。金色的套索暫時地縛住了了怪物的身軀,超人再次飛回布魯斯身邊。




「我多希望我們還有時間,」超人衝著布魯斯笑了笑,「在哥譚公寓樓頂上度過的夜晚,是我一生裏最美好的時光。」




「你在說什麽?」超人的面容此刻似乎和克拉克的臉重合在了一起,布魯斯感到了強烈的不安。




毀滅日發出了猙獰的嘶吼,而拉住它的女戰士似乎已經到了極限。




「我愛你,布魯斯。」超人衝著布魯斯笑了笑,「再見!」




超人奪過布魯斯手上的長矛,咬著牙飛向了毀滅日。




「不!!!」布魯斯嘶吼。他看著毀滅日變出的尖刺貫穿了超人的胸口,而光明之子咬著牙將氪石長矛捅向了毀滅日身體的更深處。




怪物轟然倒下,而人間之神也沒有再睜開雙眼。神奇女俠把卡爾·艾爾的屍體遞給蝙蝠俠,看著哥譚的廢墟和破曉的晨光,他們都沒有說話。




12.




「我想看一看我的兒子。」一個滿面淚痕的老婦人在夜晚敲響了韋恩宅的大門,「他的名字叫作卡爾·艾爾,也叫克拉克·肯特。」




布魯斯在超人住的客房找到一個小小的紙盒。他把它從衣櫃深處的角落取出,揭開了蓋子——裏面躺著一隻洗乾凈了的咖啡外賣的紙杯,以及一個款式老舊,邊緣破損的皮夾。




克拉克·肯特的身份證件安靜地躺在皮夾的卡套中,小記者帶著黑框眼鏡微笑著看著他。




「我為什麼沒有發現……」布魯斯抱住了推門而入的阿爾弗雷德。他覺得,此刻,他又變回了那個在後巷裏失去了全世界的小男孩。




13.




按照國禮下葬的,只是一個刻了超人標誌的空棺。布魯斯總是有辦法偷天換日。他不要超人死後的無限哀榮,他只要克拉克活著。




卡爾·艾爾躺在韋恩莊園主臥的大床上,黃太陽燈照在他的身上,他似乎只是安靜地睡著了。重新修補好的超人制服掛在床頭的衣帽架上。




布魯斯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他輕輕聳動了一下後背,襯衫摩擦著後背被黃太陽燈灼傷的地方讓他感到很不舒服。




「一年,韋恩先生。」坐在他對面的瑪莎嘆氣,「如果一年克拉克還醒不過來,我希望能把他葬在喬納森的旁邊。」




14.


「她應該恨我的,阿爾弗雷德。」布魯斯目送著坐車離開的瑪莎,給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




「如果她恨你,就不會說出那樣的話,少爺。」阿爾弗雷德不動聲色地在布魯斯試圖倒第二杯的時候阻止了他,「她只是希望您的悲傷和等待不要超過一年。如果一切已成定局,她的選擇能讓克拉克少爺安息,也能讓你放過自己。」




但布魯斯知道,如果克拉克不能醒過來,他永遠都無法原諒自己。




15.




布魯斯·韋恩再也沒有出現在社交宴會上,他不願意再為扮演布魯西寶貝而浪費任何能陪伴在克拉克身旁的時光。只有到了夜晚的時候,蝙蝠俠依舊在哥譚沉默地打擊著罪犯。




「大都會建了紀念你的廣場,我出了一部分的錢。」布魯斯和克拉克並排靠在床上,他滑動著推特的網頁,還偶爾放到克拉克眼前,似乎對方真的會和他一起看。




「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給你的雕像選一個這麽費勁的姿勢,」布魯斯笑了起來,「而且,那樣容易讓人想往你的手心裏放奇怪的東西。」




「漢堡、貓咪、米老鼠、星球日報大樓,」布魯斯一張一張地劃給克拉克看,直到他看到有人把一個頤指氣使的樂高蝙蝠俠玩偶p在了超人的手心。那隻蝙蝠俠脾氣似乎很糟糕,雙手叉著腰,仰著頭衝著超人吐口水。而超人卻只是微笑著看著他,把他捧在手心裏。




眼淚在一瞬間滲出了布魯斯的眼眶,他俯身親吻了克拉克的額頭,重新把靠枕放下,讓克拉克能舒服地躺平。




「晚安,克拉克。」布魯斯調高了黃太陽燈的功率。自從上次他因為趴在卡爾身上睡著而灼傷了後背,阿爾弗雷德就禁止他晚上再睡在這間臥房。




「你快點醒過來,我們可以一起去看。」布魯斯的眉心抵住卡爾的額頭,「到時候我要把布魯西寶貝的玩偶放到你的頭髮上。」




16.




「我要走了,克拉克。」布魯斯穿著蝙蝠俠的制服親吻了克拉克的臉頰,然後戴上了黑色的面甲。連續好幾個晚上,卡爾沒有聽到任何人再在他的耳邊說話。






「布魯斯少爺,您不能這樣做!」阿爾弗雷德的聲音帶著少有的慌亂,「數量太多了,你不可能應付得了!」




蝙蝠車發出了嚴重損毀的警告訊號,阿爾弗雷德在通訊器裏喊著布魯斯的名字,而中斷的訊號那頭,沒有任何迴應。




莊園的警報忽然爆發出刺耳的聲音,阿爾弗雷德看到屏幕上一個點一閃而過地衝出了莊園安保監控的範圍。阿爾弗雷德用最快的速度去到了主臥,床上散落著一套棉質的起居服,而克拉克和掛在床頭的超人制服都不見了。




希望一切還來得及。阿爾弗雷德重新坐回蝙蝠洞的主控室,等待著信號重新鏈接。




17.




鋒利的斧頭朝著布魯斯劈了下來,黛安娜和亞瑟被坍塌的石塊阻隔在下面的那層,鋼骨被扯斷了左腿匍匐在一旁。




正義最終仍舊無法戰勝邪惡嗎?布魯斯無奈地苦笑了一下。這種死法真是糟透了,而且還有點噁心。希望阿爾弗雷德在把他斷成兩截的身體縫起來下葬的時候不要太嫌棄。




一抹紅色的身影俯衝了下來,布魯斯懷疑那是死前產生的幻覺。




紅色的靴子停在上方,卡爾低頭衝著布魯斯笑了笑。他單手攫住了斧頭的鋒刃,把荒原狼掀翻過去。




「啊啊啊啊超人!活的!」閃電俠圍著山洞激動地跑了好幾圈,當他發現卡爾·艾爾似乎能看清他的時候,驚恐地平地摔了一跤。




超人把荒原狼推倒在地,壓在他身上揮拳打下去。熱視線在荒原狼身上燒出了好幾個洞,山洞隨著超人每一記拳頭落下而瑟瑟發抖地掉下碎石和塵土。




「還好他是站在我們這邊的。」閃電俠默默地縮在了蝙蝠俠披風的後面,「他揍人的時候,超級兇……」




蝙蝠俠幫鋼骨把腿接上,「大概是睡太久了,起床氣比較大。」钢骨似乎在蝙蝠侠脸上看到了笑容,这实在太惊悚了。




神奇女俠用長劍斬碎了被冷凍呼吸冰封的利斧,被恐懼淹沒的荒原狼被類魔們蠶食著消失在異度空間。




超人飄到蝙蝠俠身邊,一把抱布魯斯衝出了天際。亞瑟表示,不是太懂你們陸地人的想法。




18.




韋恩莊園的樓頂,超人揭去了蝙蝠俠的面甲,吻了布魯斯的臉頰。




「你在幹什麼,克拉克!」超人在布鲁斯面前化成了一道残影,布鲁斯感觉克拉克的手温柔地抚摸过他的身体,等对方停下来的时候,布魯斯看到自己身上的蝙蝠俠制服被換上了手工定製的西裝。




「超人醒過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用超級速度脫我的衣服麼?」布魯斯挑眉。




「當然不止這樣。」克拉克笑了,就像堪薩斯溫暖的陽光。他再次抱著布魯斯飛了起來。






19.




克拉克在排隊買咖啡的時候看著推特的頁面傻笑。




比起超人飄在空中和布魯斯·韋恩接吻的照片,他更喜歡那張布魯西寶貝一個人坐在超人塑像頭髮上一臉不高興的那張。




20.




超人的小紅靴踏在了哥譚的樓頂上,蝙蝠俠再次把從背後拍他肩膀的人摔了出去。看著超人直直地墜下,蝙蝠俠拉著鉤索跟著躍了下去。




「我就知道你會接住我的。」克拉克微笑著仰望著黑暗騎士,一點都不打算自己飛起來。




忽然,鉤索發出一聲繃斷的聲音,兩個人一起墜了下去。




「布魯斯,你長胖了。」




「閉嘴!不然我就叫阿爾弗雷德在你的飯菜裡加氪石粉末。」




「看來婚姻真的是愛情的墳墓。」




「反正你就算被埋了,過段時間也會自己活著爬出來的。」




「那是因為我知道有你在外面等我呀,布魯斯。」




END




*B/S/B超人蝙蝠俠無差小說本《Amorino》預售進行中:-TB-


评论

热度(1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