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贡贡:D

那你很棒棒哦,

【超蝙】我心匪石(企鹅AU)

浅野月:

继续开始童话风




巴里蹲在地上,他拿着鱼的手已经发酸,但是那只角落里的麦哲伦企鹅只是瞥了他一眼转身用后背对着他,他只能委委屈屈的把鱼收回来,然后像之前别人教的一样藏在石头的缝隙里,让他们的明星企鹅能够享受觅食的快感。


布鲁斯是他们水族馆的明星企鹅,一只小小的有着漂亮花纹的麦哲伦企鹅,他的成名来源于一张照片,他当时正依偎在一位老人的怀抱里,这位老人在他很小的时候从被石油污染的海水里挽救了他,他待在老人的身边直到换完毛,成年之后他每年也依然会跨越漫长的距离回到老人身边,这个温暖人心的故事让他成为明星,而在之后的一次长途跋涉后,他英勇的反击了一只试图攻击老人的海狮,他胜利了但是也在脊背上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痕,兽医曾经认为他会瘫痪,但是他站了起来,鉴于他的身体情况已经不再适合野外生存,一家水族馆收留了他。


被水族馆收养显然让布鲁斯非常愤怒,他并不认为自己是一只需要愚蠢人类喂养的企鹅,他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当他的饲养员巴里试图喂给他鲜鱼的时候他咬了对方的手,虽然很轻,但是也足够让那个人知道他不是一只宠物企鹅,他也拒绝和自己的同类待在一起,那些一直生活在水族馆的企鹅似乎显得更加乐观,他们聚在一起聊天,聚在一起抢饲养员投下来的鱼,对这一切布鲁斯总是冷眼旁观,对此巴里只能偷偷把鱼藏在缝隙里,伪装成布鲁斯自己找到食物的样子才让他勉强接受这些食物。


这里是水族馆终究不是大自然,布鲁斯决定逃跑,他在一天晚上拆开了水池排水口的铁丝网,顺着排水管逃走了,排水管四通八达大多数都被铁丝网 ,封锁,他从一处光亮处探出头,里面的气温让他打了个哆嗦,他从水池爬到岸上柔软的冰雪让他瑟缩了一下,这里显然也是水族馆,他有些愤怒自己没有离开,突然他有些警惕的抬起头,一只和自己类似却大得多的企鹅低头俯视着他,“嗨。”大企鹅开心的和他打招呼。


布鲁斯凶巴巴的抬起脑袋用自己的喙对准了对方,大企鹅摇摇晃晃的后退了一步,“我叫克拉克,是一只帝企鹅。”大企鹅依旧温和的低头看着他,这让布鲁斯不很愉快,“你很漂亮,却比我小很多。”布鲁斯的喙准确的落在了对方的脑袋是,“他是一只麦哲伦企鹅,叫布鲁斯。”站在大企鹅身后的另外一只大企鹅摇了摇头,她有着漂亮的桔色羽毛,她显然对克拉克的搭讪方式表示遗憾,“你好,布鲁斯,很高兴见到你,我叫戴安娜,是一只王企鹅,你看起来冻坏了。” 当然,他住的地方从没有这么冷过,布鲁斯没有回答,克拉克摇摇晃晃的凑过来,“你很冷吗?”他骄傲地挺了挺胸,“我的肚皮下面超级暖和。”布鲁斯愤怒的转身在角落里藏了起来,一只愚蠢的大企鹅。


事实上克拉克和戴安娜虽然体型庞大却脾气温顺,他们宽容的让布鲁斯在自己的领地里住了下来,布鲁斯的丢失显然吓坏了巴里,当他终于在帝企鹅的领地里看到布鲁斯的时候简直激动得痛哭流涕,布鲁斯拒绝回去,当然他也拒绝食用克拉克的饲养员哈尔提供的鱼,克拉克对此显得比哈尔还要着急,布鲁斯冷眼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叼着鱼的傻大个,“你需要吃一点,布鲁斯。”克拉克把鱼放在布鲁斯面前,试图用喙梳理布鲁斯羽毛的时候被布鲁斯昂起的喙吓了回去,“这里很冷,只有充足的时候才能保证安全。”布鲁斯冷漠的看着眼前的鱼,表示拒绝,“你有什么心事吗?你总是看起来闷闷不乐。”克拉克在他的面前蹲下来,“你在这里不开心吗?”“你能不能 离开,让我单独呆一会儿? ”布鲁斯拍了拍短短的翅膀,“你为什么执着于和我聊天?”“因为我觉得聊天对你来说是必要的。”克拉克歪了歪头,“你看起来很孤独。”


布鲁斯翻了个白眼,拒绝回答,“我一直生活在水族馆,我是我们这个区域最后一直被发现的企鹅。”克拉克盯着布鲁斯,突然谈起了自己的故事,“我的所有亲人都不知道迁移到哪里去了,我被发现的时候还没有羽毛,在冰面上瑟瑟发抖几乎冻死,是这里的人救助了我,让我得以生存。““所以你从未在外面生存过,你不知道什么叫自由。”布鲁斯看着克拉克,“我知道你的意思,在你看来,这些人就是救世主,当你的父母弃养你的时候,你在自然界已经被判了死刑,但是就是他们的石油让我险些丧命,他们还把我关在这里。 ”“人类有好有坏,就如同企鹅有不同的脾气。”克拉克的表情有些吃惊,但是并不生气,“布鲁斯,我相信你会理解人类。”


之后,克拉克依然会为布鲁斯带来食物,有时是鱼,有时是章鱼,布鲁斯依旧拒绝食用,克拉克似乎知道自己的努力都是徒劳的,他开始学着饲养员的行为把鱼藏在缝隙里,但是他的动作笨拙,有几次甚至掉进了水池里,戴安娜看着他不断从水里浮上来,坚持不懈的在所有石头缝里塞上食物不断摇头。“克拉克好像瘦了。”哈尔站在玻璃外看着站在那里的大企鹅,“他小时候有过呼吸道感染,难道是复发了? ”


布鲁斯从角落里走出来,搜寻着每一个缝隙,他喜欢寻找食物,但是很快他发现缝隙里没有了食物,那只总是来送给自己食物的大企鹅不见了,他开始恐慌,或许真的如同被自己的父母放弃一样,那只大企鹅离开了,他四处的寻找着克拉克,拒绝食用任何食物。


“看起来布鲁斯比克拉克还着急。”哈尔摁住不断在自己怀里挣扎的大企鹅,看着焦虑的翻看石块的布鲁斯,“他难道认为克拉克会藏在石头下面?”“或许是饿了。”巴里耸了耸肩膀,“但是他拒绝食用我藏的食物, 我怀疑他知道食物是谁藏的,或许我们应该增加他们的食物。”


一连寻找了几天的布鲁斯选择了放弃,他悲伤的看着水池的排水口,他应该踏上新的征途,或许克拉克再也不会回来了,突然水池里猛地露出一只企鹅脑袋。嘴里叼着小鱼的克拉克沉默的和布鲁斯对视,他小心翼翼的把刚刚在石头缝里藏好的章鱼往里塞了塞,一口吞下小鱼:“早啊,布鲁斯。”


“你不该信任那些人类,他们可能会把你做成一个标本。”布鲁斯窝在克拉克肚皮的褶皱下面,严厉谴责着对方的行为,他觊觎克拉克软绵绵的肚皮很久了,克拉克点着脑袋,用喙梳理着布鲁斯后背的毛,“或许我们可以一起逃走。”克拉克眨了眨眼睛,“我已经知道怎么在水里捕鱼了。”“你的老家太冷了。 ”布鲁斯打了个哈欠,“而且野外生活不仅有捕鱼,还有很多。”


戴安娜看着翻看石块的克拉克:“你们是打算每天把我们这里的卵石翻一遍?”“不,戴安娜。”克拉克摇了摇头,“我想送给布鲁斯一块卵石,但是这些卵石都不符合我的爱好。 ”戴安娜沉默的看着他,“试试哈尔吧。”她摇摇晃晃的走开了,“他的手上有一个漂亮的绿色宝石戒指,那宝石很漂亮。 ”


“你看的我的戒指了吗?”哈尔看着自己光秃秃的左手,又看了看旁边的巴里,对方慌乱的摇了摇头:“没有,我不会送你戒指的,哈尔,你不用暗示我。”“我指的是我原来的戒指。”哈尔收回手,“绿色宝石的那个,见鬼,送戒指也是我来送你。”帝企鹅的领地里,克拉克一脸骄傲的叼着一枚绿宝石的戒指递给布鲁斯,圆润的绿宝石闪闪发光,布鲁斯犹豫了一瞬间接过戒指把它藏在卵石下面:“这样的石头可没法搭窝。”“但是足够让我想起你。 ”克拉克低下头磨蹭着布鲁斯的脑袋。

评论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