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贡贡:D

那你很棒棒哦,

Batman Grumpy-Cat is Everything

woc太甜了www

Pro—Blem:


他踏进蝙蝠洞时对方正踩在椅子上,保持着一个诡异危悬地角度更换工作台上方的灯泡,脱掉一半的西服外套还挂在一只手臂上。

“你知道你迟到了吧?”Bruce Wayne在他开始偷偷摸摸地动Alfred的饼干时轻跳下椅子,只套着薄袜的脚掌悄无声息地贴到地砖上,从背后伸手拿走了面前的整盘甜点。
“而你也知道你看起来像只猫吧?”Clark反问他。
“我假设你在影射什么。”
“我确实在影射些什么,”Clark一边掏出手机飞快地拨弄了几下递到他面前,在对方把眉头熟悉地紧皱起来时没忍住大笑起来,“臭脸猫-蝙蝠侠先生。”




现在有将近整个大都会人口那么多的推文正在讨论“蝙蝠侠是否是只臭脸猫”,而大部分都认为蝙蝠侠的公众形象刻板又无趣,在报纸头条出现的照片令人赞叹又毛骨悚然地将脸保持在同种僵直、冷酷的频率———以至于有大批人怀疑联盟的公众照中的蝙蝠侠是用一个通用模版P的,蝙蝠侠的存在是JL的谎言———这使得联盟成员不得不出来“辟谣”:“是的他就是臭脸猫,但恐怕也是最慷慨大方的陆地人”,这是海王,在结尾用了大串翻滚气泡的“啤酒”表情,获得最多的赞与转发————当然他的短暂胜利仅保持到神奇女侠发表那条内容为“超人可不同意的”推文之前。


超人,贴心的氪星好小伙,当然不想卷入这条充满奇异与遐想气息的玩笑,随即转发:
“事实上,我同意。”
随即又追加了一条,
“我同意他是臭脸猫———但这同时也意味着他笑起来的时候会看上去非常迷人———像目睹一些很稀有的树种发芽并舒展叶子与花苞一样。”


Clark并不明白超人的转发为何会获得了一些奇怪的标签以及为何会在短期内完全超越了Diana与Arthur相加的点赞量与转发量,还有闪电侠甚至在下面评论:“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伙计们我一定要向你们展示我现在在‘O’键上戳出的洞!”



当然了,我们的老实好小伙Clark Kent,以其十头公牛都无法拉回的氪星固执性格保证,他会证明自己说的是对的。





“咬一口,蝙蝠。尝尝看,拜托。”他把一个甜甜圈塞到对方脸颊旁,结果用力过猛让糖霜蹭满了对方嘴唇,“拜托,蝙蝠。”

“我希望你的大脑还没有被互联网吃掉。”Wayne甚至没将视线转过来,财政数据的荧光在他脸上飞快掠动,让他看起来像一汪粼粼湖水。

“那么,笑一个。就当为了我。”Clark耸耸肩,退回到他背后满不在乎地咬起那个被拒绝的甜点———Martha为了Bruce改进了她的甜甜圈配方,但这恐怕对于超人来说太甜了一点,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笑。这不会对你有什么坏处———无论是在公众形象还是人际交往方面。”

“因为我没有理由,也不想这么做。尤其是在参与这场混乱游戏上。”

Clark在吃完整个巧克力甜甜圈之前都没有再开口(这似乎使Wayne坐立不安),在吸吮干净手指上的糖浆时一直安静又若有所思地坐在控制台上摇晃双腿,“他们都说那么做会有用,我猜我只能试试看。”Bruce Wayne听见他在后面自由自语。

“你说什么?”

接着他瞧见超人叹息着朝他大步走过来,红披风几乎像漂浮在空气中的流火,快速果决地捧住Bruce的脸,把唇轻轻地贴到后者唇上————Wayne不得不承认超人的吻也是“超级”地令他脊柱发麻,浑身颤抖。下唇温暖,持续地湿漉漉,温和却执着地掠夺,Clark的舌头又甜又粗糙,残留着奶油与巧克力———或许过于甜了,但这正是他沉迷上瘾的味道。


“认真的?”Kent之后松开他,满脸挫败与无奈,捧住Wayne发烫发红的脸盯着他的嘴角好像希望从上面拽下点什么东西,“依旧不笑?”





几个小时后钢骨在推特上更新了一段录像视频,内容是瞭望塔数据资料处理室的监控,在其他联盟成员“我就知道”的振奋转发和超人“我只是按照建议行事”的无辜辩解下,这条推文又轻轻松松破了闪电、超人、神奇女侠、海王之前转发所获的所有赞数。而臭脸猫-蝙蝠侠也在官方账号上写了一条“冷酷无情”的推文:



“这个蝙蝠侠是P的”




超人在余下的一天里举动奇奇怪怪————热心于接近Wayne,碰触他,保持亲昵与体贴的陪伴,以永不疲倦地打破他的私人空间来换取让蝙蝠咆哮的为乐。尽管Clark再三辩解他只想像大众证明蝙蝠侠确实知道并掌握着微笑这一人类生存交往的基本技能,当有人在评论里认为“他们看起来在疯狂地相爱”时,其余的联盟成员再次默契点赞并转发了它。



转机发生在一场火灾救援。

超人通常不会拒绝给予孩子的安慰和拥抱。但当一个小姑娘贴在他胸口似乎永无止尽地哭泣,用焦臭的炭灰和着眼泪鼻涕在他的制服上创造抽象画时———Clark几乎完全手足无措了————他被攒动的人群包裹,被无数黑洞洞的镜头瞄准,思索伤者所需的后续帮助的同时还需安慰女孩与她窘迫劝说的父母。

相反,蝙蝠侠打着钩索从另一幢楼上荡下落在人群外,使Clark可以看清一个男孩从他怀里钻出来,煞有介事与故作成熟地和Bruce握手————孩子的镇静让蝙蝠侠的紧绷冷酷看起来多少有点迟钝与讽刺,也使Clark开始不计后果地微笑。也许是因为超人移开的目光过于专注炽热,媒体很快注意到那个站在人群边缘的闻名“臭脸猫”,而将镜头齐齐转向蝙蝠侠。

“帮我。”Clark趁机对他做口型。
“不”Bruce远远回复,冲他挤出一个细小而狡黠的微笑,确保它像浅尝辄止的亲吻一样落到Clark的视线与媒体的镜头里,“我会到蝙蝠机那里等你。”



超人回去后再次更新了账号,在那张微笑着的蝙蝠侠照片的上方用了“蝙蝠侠绝不是臭脸猫”的标签,与此同时,其余的人也都叹息着创造了“没错他们就是在恋爱”的标签。





在这天即将结束,大家疲倦裹在睡意的尘土里准备走向传输器或者飞行翼之时,他们再次撞上了与蝙蝠侠接吻的超人————毫无遮掩地站在瞭望塔景观台之上,沉默凝重的宇宙与纷繁粉碎的光线穿透真空的混沌,漂漂洒洒落在他们肩上,薄冰一样的银光宽容笼罩他们的动作————这次Clark与Bruce绝对是在微笑了,并竭力克制不因微笑而将这个吻中断掉。

而且,他们没有拒绝其他人的拍照行为。



神奇女侠小姐代表JL发表了当天最后一条推文,附带那张让无数人心碎又尖叫,即将被大大小小媒体印上头条,被商家印上马克杯、明信片,T恤、钥匙扣的照片说:

“显而易见,蝙蝠侠并不是‘臭脸猫’而是超人的甜心————希望该话题发起者Clark Kent先生已经知晓了这一点并让他的新伴侣Bruce Wayne认识到蝙蝠侠确确实实是存在的。”




fin.

Lof的垃圾更新让我陷入“不填坑,只挖坑,看到皆是缘,有无热度随意,我开心就好”的佛系丧写

评论

热度(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