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贡贡:D

那你很棒棒哦,

【布兰登超和贝尔蝠-攻受无差】call me-34 END

庞贝余烬:

二代无差,不喜请拉黑


侠影之谜&超人归来&康斯坦丁


===========================


Bruce再睁开眼时已经是两天后的下午了,过量的失血与精神紧绷让他整个人都被掏空了,他趴在床上,盯着几公分外Clark的脸发呆,穿着制服的人间之神靠在床边小睡,朦胧的光线柔和了脸部棱角,卧室为了不打扰他睡眠,只有一线阳光从遮光窗帘里投射进来落在被子上,他动了动手臂,才意识到自己仍保持着紧抓对方手腕的姿势没有变化过。


 


睡眠让他脑子昏昏沉沉的,像是机器重启一样,Bruce伸出手指,狠狠的戳了一下Clark的脸。


 


“Bruce?”天蓝色的眼睛睁开的刹那,Bruce恍然有种它在发光的错觉,他的指尖被握住,Clark的视线从头到脚扫视了他一遍,知道他一定在用X视线,Bruce别扭的想要躲开。Clark递过床头柜上的水杯,天知道是谁在上面插了个傻乎乎的吸管,他吸溜了两口,黏在一起的喉咙终于被冲开了。


 


Bruce盯着Clark依旧没说话,Clark弯腰将他扶起来,絮絮叨叨的说着这两天哥谭的变化和他糟糕的身体状况,终于感觉到不对,Clark扶着他背后的靠垫,不解的冲他笑。


 


“怎么了?”


 


吻他,还是给他一拳?这似乎是一个不需要多想的问题,他猛地用手按住Clark颈后,凶狠的吻了上去,毫无章法的吻近乎撕咬,Bruce的虎牙用力的磨着Clark柔软的下唇,他两只手臂绕过Clark的肩膀,狠狠的将人抱住,温热的呼吸在唇齿间蔓延,他的眼眶有些发酸,像是要把这几天压抑的情绪一并发泄出来一样。


 


活生生的,能触碰到的Clark。


 


“Br……”


 


他的手臂因过于用力颤抖着,肩背的伤口再次发出抗议,可是,管他呢,他略过了疼痛的警报,撬开Clark半张的唇齿将舌尖探了进去,连带着Clark没说完的话一起搅碎融化。


 


正对着他的房门被打开了,银发女士端着托盘站在门口,睁大眼睛看着他们两个。


 


空气像是凝固了,Bruce的大脑咔哒咔哒的转动了两下,终于反应过来门口站着的是谁。


 


“抱……抱歉,我刚才就想说……”Clark低着头,脸红得近乎和披风混为一团,Bruce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对不起,我该敲门的。”银发女士端着托盘走了进来,香甜的味道随着她的步伐在屋内散开,Bruce肚子不争气的叫了一声。


 


玛莎为什么在这?Bruce用眼神发问。


 


因为我没办法送她回去。Clark无辜的回看。


 


Bruce挫败的捂住脸,很好,他一点也不想知道玛莎对他的第一印象了,那本该是个被精心安排过的,至少让他看起来不像是个……急色的花花公子的场景。


 


“玛莎都知道了。”Clark小声说,Bruce由衷的感谢并完全不认为这句话对于驱散尴尬有任何帮助。他深呼吸,平复了心情,终于放下手与她对视,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唇角还有没来及擦干净的氪星口水!


 


“你感觉好点了吗,Bruce?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那双有着和Clark一模一样温柔神情的眼睛令Bruce放松了些,他张了张嘴,懊恼自己为什么忽然大脑空白,只能傻乎乎的点了点头——还能更尴尬些吗?Alfred哪去了?Wayne家已经落魄到要客人端茶递水的地步了吗?


 


他的视线落到玛莎放下的苹果派上,死机的大脑好不容易才挤出了点词汇来。


 


“Clark上次和我分享过……”他在人称上迟疑了一下,决定跳过去。“很好吃。”


 


呵呵,哥谭宝贝儿?去你的,见鬼去吧!他的舌头早就被猫叼走了,连着他的脑子一起。


 


察觉到了Bruce的尴尬,玛莎嘱咐了几句病情,在邀请Bruce伤好后到新家做客,就急匆匆的要离开,被joker一搅和,农场的清点暂时搁置,她还要回去赶在周末前将这些解决。


 


“想笑就笑吧。”Bruce在玛莎去和Alfred道别时将自己整个人包进了被子,他声音闷闷的,Clark只能努力忍住笑。


 


“没事的,Bruce,玛莎不会介意的。”Clark隔着被子推了推他,得到了一根伸出被子的中指。“我送她回去,晚上回来陪你好么?”他握住那根手指,小声商量。


 


听到Clark要离开,被子立刻被掀开了,Bruce冷着脸瞪着他,眉头再次皱在了一起。


 


“joker知道了你的身份。”他开口,说的却是与现状无关的话。“也许你可以让玛莎暂住在这里。”


 


那双蓝眼睛因为惊讶张大了些,一只手轻轻按住他没受伤的肩膀,安抚的拍了拍。


 


“别担心,他不会有机会的。”在说出这句话时,Clark罕有的没有微笑,完美的面孔在阴影中染上了十足的压迫感,Bruce的心跳为此一乱。“Gordon探长已经把他送进阿卡姆重点监护了。”他眨眨眼,再次轻易的对人类交付了信任。


 


Bruce移开视线低声嗯了一声,他要确认哥谭的现状和小丑的状况,几乎在Clark带着玛莎离开的同时,他顶着Alfred不赞同的视线钻进了蝙蝠洞,超人的再次出现让哥谭暂时不再疯狂了,冒头的帮派按兵不动,像是在观察他们的进一步举措,Bruce因为这个消息而不满的哼了一声,他接入阿卡姆的监控系统,joker被关在单人间,整层地下室只有他一个,完完全全的,只靠电子系统操作的隔离病房,Bruce打开监控,仍旧穿着脏兮兮紫色西装的joker低头坐在桌前,他的双手灵巧的用扑克牌玩着花切,桌上摆着几张被抽出来的牌。


 


Clark这一天过得有些混乱,他送玛莎回了农场,帮忙将剩下的清点做好,在打算回Wayne庄园的半路被大都会的一场交通事故叫走,超人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令记者们疯狂起来,他们近乎不要命的朝他身上贴,一个个连珠炮似的发问。


 


去了哪里?


 


是地狱吗?


 


地狱真的存在吗?


 


超人是战胜了恶魔回到人间了吗?


 


打发这些同行比和十个玛门打一架都累,他好不容易脱了身,还未在云层上喘口气,就听到了Bruce的声音。


 


他穿过云层来到哥谭,伴随着罕见的清亮月光。Bruce没有在庄园,他站在Wayne塔顶,穿着修身的三件套,像是刚从什么晚会里脱身,Clark缓缓降落在他面前,下意识的想要用x射线检查他的伤口。


 


“别,别用那个看我。”Bruce抬手制止了他。


 


“你需要休息。”Clark叹了口气,移动自己站在了上风口。


 


“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从地狱?”Bruce深吸了一口气,他犹豫着,没去问Clark的地狱之旅,那绝对不会是什么有趣的经历,他无意让Clark再次想起那些。


 


“大概在joker对你说‘如果不是你自己摘下面具’的时候?”Clark回忆,他不解的看着Bruce,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问。


 


夜风冲散了Bruce的轻笑,他仰头看着清亮的夜空,神情忽然落寞下来。


 


让他头疼不已的问题,超人只需要几分钟就解决了,就像哥谭市这次的犯罪狂欢一样,当你披荆斩棘爬上一座高山,却发现有人已经轻飘飘的飞了上去,就和呼吸一样轻而易举,仿佛你的一切努力都是个笑话。


 


“你知道,如果你没有出现,我会选……”他被自背后抱住,一只手绕过他,轻轻竖起手指抵在他唇峰。


 


“你不需要做选择,没人需要。”Clark将下巴放在他的肩上,语气温和。“哥谭需要你,我也需要你。”他得到了一个贴近耳垂的吻。


 


Bruce转了个身,他仰头看着Clark近在咫尺的双眼,“所以你不会再离开了对吗?”


 


“Bruce?”Clark不解的看着他,但他在Bruce的注视下点了头。


 


一根透明的水晶横在了两人中间,Bruce抿着嘴,紧紧攥着水晶,视线一分一毫不曾移开。


 


“暂时,只有这个。”他开口。“我……我弄到了那片海域的开发权,剩下的还在找,但是……我想让你知道,也许我不像你那样无所不能,只是个人类,但是至少,至少在我还在的时候……”Bruce的嘴唇轻颤了一下,他想到Clark对玛门说的‘几万年’抓着Clark领口的手更加用力了。“如果你真的需要我,信任我,在你遇到任何麻烦的时候,我希望你来找我。”而不是一声不吭的潜入布满氪石的海底,自己一个人跑进危机重重的地狱。他将水晶用力放进Clark的掌心,像是在交付一个承诺。


 


“那么我是被批准拥有大喊‘蝙蝠侠救命’的特权了吗?”Bruce捕捉到了Clark发红的眼圈,但在他没看清前,他被用力的抱住了。


 


狡猾的氪星人,他在心底哼了一声,并没有错过Clark带着笑意的句尾的变音。


 


“当然,你永远在加急列表上。”Clark心脏的跳动透过胸腔传递过来,Bruce张开手臂回抱了他。


 


“那么……你能帮我向Perry解释这几天的失踪吗?”


 


“……当然。”


 


“你愿意陪我参加Lois下周的婚礼吗?”


 


“蝙蝠侠?”


 


“Bruce·Wayne。”


 


“也许这两件事可以一并解决,星球日报不会开除老板的……”


 


“恩?”


 


“……”


 


“Bruce?”


 


“你知道是什么!”


 


“‘睡过’的对象?”


 


“Clark!告诉我那个淳朴的小镇男孩儿哪去了?”


 


“我爱你。”


 


“……恩。”


 


火红的披风展开,模糊了地面拉长的影子,没人再是孤身一人了。


 


====================================


恩,这篇文乱七八糟敲了八万字,可算写完了= =


摸着良心说,没有FIX手感好(退步的辣鸡),谢谢各位一路追下来,没你们陪伴这文估计早在酥皮第一次下地狱就坑了(咳咳)。


其实最开始没有想写的这么复杂,只是想让两个没同框的人相遇,但是渣康一出场,画风立刻就魔性了= =(这货有毒)


地狱什么的想得我头壳疼,以后再这么作死是小狗,战线拉得太长,总觉得文章连贯性很迷= =(可能是日更的锅)


其实这里的call me,一开始就不是想要老爷呼唤酥皮,作为看起来像是神一样的存在,我是真的希望他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也能有一个可以求助的对象呀(私心溢出),可能老爷最后那段话没写出来感觉啦,一开始是想写的四舍五入约等于告白的,但是文笔辣鸡= =


可能二代老爷被我写的很OOC,感谢各位老爷粉的不杀之恩,大概我滤镜有点奇怪= =,就觉得他怎么看都是个温柔的不行的熊孩子。。。。导致完全不能让他作死。。。然后画风就谜一样的跑偏了。。对老爷道歉


总的来说还是对人物和文字的把控能力不够吧= =检讨一下




选择题今天截止啦,现在


A-1票


B-1票


C-11票


D-2票


E-2票


F-7票


G-2票


恩……下一篇就是原子梗了(等我忙完出国的破事),鉴于【菜鸡互啄】也很多人想看= =应该也会写啦……




最后还是谢谢各位喜欢我的文啦。



评论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