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贡贡:D

那你很棒棒哦,

【超蝙】The Dreamcatcher

甜到炸裂

VeRay:


《捕梦网》


------------
 
 
         
▼1
       
        Kal十分高兴有了一次能够更多了解“新”伙伴的机会——他们的合作都快持续有三个月了,Kal仍旧没有听到Batman谈论过他自己。


        今天夜里两人均与好运无缘,先是发现被围捕的对象甩掉了追踪器、同时Batman的通讯系统被敌人入侵,尔后Kal又被合成的药剂袭击了,也不知道那些能力被影响到了多少。


        Batman冷静地提到附近正好有他其中的一间安全屋,Kal对此感激万分。两人肩搭着肩找到了庇护所,那幢建筑物里还住着其他人,好在走廊里忽暗忽明的灯使得即便有夜归人出现也注意不到他们。Batman在他魔术般的腰带里摸出了钥匙,然后开了门。
       
        “如果你想要喝点什么——请自便。”


        Batman这样告诉他的时候,嘴里发出因伤口牵动而疼痛难忍的嘶嘶声。Kal帮忙锁上了门,并搀扶着对方坐到沙发上。
       
        “需要也为你倒一杯么,B?”
       
        他礼貌地问道,同时环顾四周:这间不大的公寓里简单摆放着几件家具,没有过多的装饰物,但壁纸是明亮的鹅黄色(这让他有些意外);一切都很干净,像是常有人来打扫。
       
        “一杯水就是了,谢谢。”
       
        Kal来到厨房,拉开冰箱门,里边有一些冷冻的食物以及几罐汽水。他从一旁的橱子里拎出两只杯子,用其中一只另接了温水。
       
        他的伙伴接下他递过去的杯子,但没有喝,而是用其简单清洗了暴露在外的伤口。
       
        “通讯设备可以在七小时后恢复正常。不然我的管家也会找到我们的。”
       
        “这儿没有固定电话么?”你居然有一个管家?Kal很惊诧,可还是把后边这个疑问吞了下去。
       
        “我需要保证藏身处是足够封闭的。”
       
        Kal点点头,同时决定不再发问而开始专心喝自己的汽水。但半分钟后他就放弃了,人类解开上身半边制服扭头用牙咬断缝线的模样竟有一种诡异的性感,Kal狼狈地咳嗽了几下,目光挪向别处。
       
        “别太难为自己。”Batman忽然开口道,“我不会强求你去睡地板的。”
       
        Kal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并佯装自己方才的确是在考虑晚上在何处安睡的问题。他来到床边,看见木制的单人床的床头挂着一环状网样并绑着若干珠子与羽毛的小饰品。
       
        “这是一个……”
       
        “是的,一个捕梦网。”Batman回答着他,同时解下了披风,长舒一口气躺倒在沙发上。Kal还没有见到过他如此放松的状态。
       
        “你的情人送给你的?”
       
        “(你怎么会去推测我有一个情人?)不,只是一个朋友。”Batman停了停,补充道,“一个有点特殊的朋友。”


        “女人?”


        “不,男人。”


        “哇。这可真是太……”


        “劲爆?”Batman忽然微笑起来,嘴角的弧度竟不那么让人不寒而栗,“那个男人驾车在一号公路上撞坏了我的保险杠。”


        “听上去不像是什么友好的陌生人。”


        Batman非常潇洒地轻笑一下,用今晚目前为止最为轻快的语气说道:


        “哦,你说对了一半。”
            
   


▼2
       
        “该死!”
       
        Bruce狠狠拍了一掌到方向盘上,同时咬牙切齿地怒骂了一句。他扭头在后视镜里看见闯祸的男人已经爬下了那辆土里土气的卡车,手里拿着块警示牌。
       
        他趁着对方去安设警示牌的空档里寻思是要下车评理还是一走了之,反正想必那个看上去就有些木讷的青年也赔不起——Bruce还来不及作出抉择,驾驶座这一侧的车窗就被叩响了。
       
        他撇开头翻了个白眼,并不想表现出要搭理对方的意思。
       
        但那名榆木脑袋的青年明显没有领会他的意思,依旧不依不挠地敲打着窗户,仿佛他才是那个被打断旅途好心情的人。Bruce被激怒了,他拔下钥匙,也不管突然打开的车门是否会撞到对方,一下子按下了把手。
       
        居然躲开了,他或许并不像他看上去的那么笨拙。Bruce打量了青年一会儿,在心底把从其古板眼镜到其脚上那双掉色的皮鞋全都吐槽了一遍。出乎意料的,对方在他苛刻的目光下没有变得支支吾吾,反而大方地问候、致歉,并提出了一定合理的赔偿建议。
       
        “我的支付能力有限,先生。希望您不必刁难我。”
       
        Bruce无可辩驳。对方的声音温柔好听,换作任何人都没法继续生气。再说这场意外自己也有一定责任,要不是连夜赶宴会实在困得不行了,他或许就会注意到后方高声的警告。
       
        最后他们握手言和,青年帮他把车推回主道上去。分别的时候,Bruce鬼使神差地递上了自己的私人号码,并告诉青年他会在月底之前把除去保险赔偿金后的账单寄过去。


        但实际上Bruce撒谎了,他压根儿没去评估车损。他一路驾着那辆“毁容”的跑车继续度过了整一个派对旺季,并毫无根据地幻想哪天无聊的夜里、自己会接到来自那名青年的一通电话。
          
           


▼3


        他仍旧困得不行。Bruce在那位商业大亨所办的晚宴上哈欠连连。草草填饱了肚子后,他婉拒了所有同自己搭讪的女人们。于是人群中忽然就多了许些不怀好意的窃窃私语,说什么Wayne总裁一定是前几晚纵欲过度了才会是现在这么个憔悴模样。Bruce没有去理,也无力去理会。


        他太累了。穿插在各个宴会之间针对一系列犯罪团伙的分析研究几乎榨干了他所剩无几的精力。Bruce开始担心当Alfred联系上他的时候,自己已无力按下通话键。
       
        回到临时才订的廉价旅馆,Bruce一下子瘫倒在床上。床铺并不柔软,但现在即便是一张僵硬的沙发也能让他心满意足了。不过Bruce没能独享安静多久,这里的隔音效果很差,他几乎能听见隔壁有对小情侣吵架时拌嘴的全部内容。而想到后半夜还有个免不了继续应酬的私人派对,Bruce将自己埋在枕头里低吼着抱怨。
       
        敲门声就是在那时候响起的。Bruce捶了一下床面,不情不愿地强打起精神来走去开门。
       
        然后他醒了。
       
        门外欲言又止的青年正是上次那位。Bruce简直难以置信,他别扭地扯了扯领带,真庆幸自己还勉强整齐穿着衣服。
       
        “是您?”
       
        青年也认出了他,英俊的脸上出现了一个非常温暖的笑容。
       
        “我只是过来想问…您是否愿意和我分享一份对个人来说过多的夜宵?呃,鉴于我上次的莽撞也给您带来了一定的麻烦,先生……如果打扰到了您的休息的话,我十分抱歉。”


        这更让人费解了。Bruce想。对方身上同时兼有着城市的大气与独属小镇的慷慨热情。但他点了点头,并享受着被那双纯色蓝眼注视的感觉。
       
        “到您这儿或是去我那儿?先生?”
       
        “我这儿太乱了。”Bruce说。
        
        
        于是十分钟后,他坐在隔壁的套房里,面前的茶几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点心,以及并不烈的酒。
       
        Bruce也的确饿了。之前不过是在困与饿之间成全了前者。眼下小睡过后,这些食物让他感到满足。
       
        他同时关注着青年的行动。对方开易拉罐的方式就让他感到新奇,那只是小指轻轻一挑的毫不费力;再然后是青年伸长了脖子咬下馅饼时眼里闪过的微光,以及擦去嘴角碎屑时的从容。
       
        他一定是一个懂得如何感恩生活的人。
       
        Bruce非常享受与青年度过的那一小段时光,两人之间无关紧要的闲谈让他们亲近得像是老朋友。直到手机屏幕上的提醒事项才让Bruce又皱起眉。他向青年道谢,并说他已经不在乎有关撞上保险杠的事了。
        
          
       
▼4
       
        待食物消化完后,Bruce又困了。且这回的困意来袭更加汹涌,他几乎分不清自己十步开外的是人还是柱子。整个带着光晕的世界忽地都旋转起舞,把Bruce带向更加迷幻的空间里去。
       
        “Lois?别再抱怨错失良机了。我们今晚是来放松的。”
       
        那个熟悉的声音将Bruce拉回了现实,他踉踉跄跄地挤开扭动腰肢的人们,毫不惊讶地看见他的青年正倚靠在吧台旁。但他随后停下了,对方正微微倾斜着身子同一个女人交谈着。
       
        “是你弄丢的追踪对象,小镇男孩。嘿,你是说那位小姐拐了几个弯就把你甩掉了?”
       
        Bruce注意到女人说完这句话后朝自己这边看了过来。随后青年也看见他了。
       
        “先生?”


        他撇下女人往自己这边走过来,但Bruce在他够到之前躲开了。
       
        “我不希望惹你的女友不高兴。”
       
        “什,什么…?”青年看上去有些懵了,“你是指Lois,先生?”
       
        Bruce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但他就是忍不住再次靠近对方,并且,放任自己和着酒吧的爵士乐胡言乱语。
       
        “你为什么不打我的电话?怎么会有人不想要我的电话?不不不,你是谁?为什么闯入这场派对?”
       
        “我叫Clark Kent,先生。”青年皱了皱眉,反问道,“您喝了这儿的酒吗?您是不是不舒服?”


        “好的,Clark。”Bruce点着头,“我想要睡觉,Clark。你可以帮我解决吗?”
       
        青年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他忽然就结巴了:“W…Wayne先生?我不明白您是指……”
       
        “我困死了。”
       
        Bruce低吼了一句,直接躺倒在Clark来不及收拢的怀抱里。
        
         
        被青年结实的手臂接住的时候,尚还清醒的Bruce暗自祈祷自己千万不要酒后断片。
       
        这肯定意味着什么,当他一而再再而三地遇到Clark——现在他知道他的名字了,他们可不可以更久地待在一块儿?
       
        Bruce再次睁开眼来时,发觉自己躺在一张更舒适的床里。身上的西装只是皱了些,胳膊也有些酸,但可怕的困意已经消失了。
       
        他抬起头,看见床头挂着一个有点可笑的捕梦网。
        
         
        
▼5
       
        听Clark说,他是一名记者。他申请到了一个假期而打算用这段空暇时间来游历各个州,将各地的人文风情及随机的趣闻记录下来。
       
        而Bruce也成为了那些有趣经历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但他们之间发生的事到后来变得私人化了。
       
        “而且我没有女友,Wayne先生。Lois只是我的朋友。”
       
       
        Bruce争取到了更好的东西——Clark同意载着他一起到下一个目的地、或是更远。
       
        两个人的旅途总是比一人的热闹。他们毕竟是同龄的年轻人,可以大笑着谈论刚刚遇到的女孩们;但他们又格外不同,当Bruce对于平日枯燥的会议行程无话可说时,Clark总能继续讲述着堪萨斯落日的美好。


        他在副驾驶上睡着的时候,Clark贴心地为其盖上毛毯,并放缓了车速。公路上柏油的味道也被卡车内暖阳般的安抚气息所过滤,一切都让Bruce感到安心。
       
        而他们也不过是认识不到一个月的陌生人。
       
        这样的进展让Bruce不免期待以往自己一向嗤之以鼻的爱情了。Clark驾车的时候,总是捋起半只袖子,肌肉线条好看的小臂露出来,随着打转方向盘的流利动作摆动着。Bruce感到口中燥热,心底像个青涩的少年般渴望被对方触碰。
       
        他为自己感到羞耻。
       
        于是在参与另一场属于镇民的舞会时,Bruce强迫自己去挽上那些姑娘们的胳膊。Clark没了舞伴,只坐在木桌边陪其他放声高唱的人们鼓掌。
       
        Bruce亲吻了那位奔放的姑娘,在她光滑的脸上。但这些吻不如以往那般自如了。他看向Clark,后者似乎并没注意到他的行为,兀自在那喝着一大杯麦芽酒。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当Bruce回到旅馆时,发现Clark已经睡下了。他们习惯性地订了单人套房,因此总有一个人要去睡沙发。
       
        Clark总把床留给自己,这回也不意外。Bruce感到抱歉,他觉得这场旅程因为自己的参与而有些变味,于是在黑暗中悄声说道:


        “我后天早上就回去,Clark。”
       
        灯突然被点亮,他吓了一跳。Clark走到他跟前,脸上写满了疑惑。
       
        “你不必这样,Bruce。”Clark试图挽留道,“你没有给我带来什么麻烦,而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我,我非常快乐。”
       
        “哦,Clark……”
       
        他感到眼角有些湿润。Bruce当然也不想分别,和Clark待在一起时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放松,就像是终于沐浴在阳光下——他只是意识到自己有多久没有回到自己的城市了。
       
        “对不起,对不起…”
       
        他听到Clark忽然道起歉来,然后高大的身体靠近了他,给了Bruce一个拥抱。他们闭上双眼,感受着彼此的温度。
         
         


▼6
       
        最后一天他们几乎就只待在旅馆里了,Clark只出去了一趟把饭买回来。
       
        盘腿坐在沙发上消遣并闲聊的模式让Bruce很容易就想起最初分享宵夜的那晚。他看向Clark,后者也在走神。
       
        他叹了口气,把茶几上的东西收拾起来倒进垃圾桶。
       
        “我先用浴室了?”
       
        没有得到回答,但他还是去冲了个澡。没有热水供应,他冻得直打哆嗦。裹在浴袍里让他没感觉好上多少,Bruce打开门走出去,看见Clark仍坐在沙发上,手里把玩着一个易拉罐环。


        “喂,Clark!”
       
        青年应声抬起头来,他望向他,眼睛红红的。


        “我还没有赔您的保险杠。”
       
        他这样说道。


        
        Bruce不知道自己在那时想到了什么:一号公路,加州旅馆,或是那些爵士乐?但他回过神来时,他已吻住了沙发上的那人。


        令他感到欣慰的是,Clark在回吻。
 
  
  
▼7
       
        换作别人,Bruce必会断定对方的吻技糟糕透顶。
       
        但Clark这毫无章法的亲吻却让他感到浑身酥麻。Bruce勾住Clark的衣领将他拉得离自己更近。
       
        青年懵懵懂懂地被引导着追逐着他火热又疯狂的回应,唇齿激烈地撞击着,刺激着Bruce最敏感的神经。他觉得自己几乎要融化了,当Clark的手攀上自己颤动的肩膀时……


        
        “等等。”
       
        Clark忽然停了下来,灼热又沉稳的目光从歪到一边的眼镜后投下Bruce。因为后者的手已经顺着他的肌肉走向了下腹。
       
        “这算是一夜情么?”


        事实上他这样说并不对,两人已经待在同一间房里许多晚了。但Bruce没想去给它下定义。
       
        “你接受不了?”
       
        “不,我也许没有你想得那么保守。”


        Clark笑了一下,又搂住Bruce亲了一会儿。他似乎格外留恋他调皮的嘴角。
       
        “那还有什么问题?”


        他盯着他,渴望的目光一览无遗。
       
        “我…我……”Clark的嗓音变得沙哑,“我不确定我是否能够习惯和一个男人——”
       
        “没事。”Bruce快速地说道,同时急躁地去解Clark的皮带,“我也是第一次。”


        “不,Bruce…”Clark抓住他的手,然后靠在他的肩上呢喃道,“我不想就这样结束。我希望你还能重新遇见我,也给我们两人都有更多的时间来确认这些幸福是否值得继续相伴……


        那天在公路上和你分别后,我就想着应该再次测试我的幸运。我一直留着写有你号码的纸条,几次都想拨通你的电话。好在我赢了,你又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如果我的懦弱使得我失去遇见你的机会,我一定会自责;同样的,现在,我也不希望我的冲动会把你伤害……”
       
        “所以,Wayne先生,您明白了吗?”
       
        Clark看着他紧咬着下唇,害怕Bruce会说出任何使他们彻底决裂的话。但Clark希望讲清他对Bruce的所有深情。哪怕他现在也全身火热,想要尝得禁果。
        
        
        “我知道了,Clark。”
       
        Bruce无可辩驳,一如当天的温顺。Clark的告白粗糙又突然,但他意识到这比一场缠绵更让他感到舒心。而他很久没有听人这样直白地讲心里话了,Kent的直率或许成了他生命里最难遇见的纯真。


        他顺应着Clark将他放倒的趋势躺下,对方身上仍混着淡淡的烟酒与莫名的泥土和雨水的味道。Clark俯身亲吻他的眼睛,同他道晚安。
       
        “小时候Martha为我照着镇上卖的商品做了那个捕梦网,Bruce。它现在属于你了。”
       
        「祝你好梦。」
       
        他轻轻在Bruce的耳边说道。
 
 
 
▼8
       
        他们长时间地搂抱在一起,在公路上离别。
       
        Bruce坐上了那辆开回哥谭的巴士,而Clark要继续向前,完成他的计划。


        “再见,Clark。”


        他坐在巴士最后一排,身边有几个吵闹的孩子和几位唠唠叨叨的母亲。Bruce闭上眼,回忆着昨晚唇上的温度,不免笑了。


       
        他还拥有那个捕梦网。为了防止别的人问起,Bruce把他留在安全屋里,当Batman受伤回来的时候,它就能帮助把噩梦驱离。
       
        但这也是他关于Clark Kent的所有接触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几乎要把那些日子当作另一场美梦。
       
        一场充斥着爱与意外的美梦。


        
        
▼9
       
        他从漫长的回忆中抽身出来,发觉Kal仍看着自己。
       
        Superman坚持要把床留给自己,他没有再去争执。熄了灯后,他在黑暗里脱下制服。他知道Kal不会偷看。


        “有必要的时候,就叫醒我。”


        “我知道了,B。”Kal回道,“你好好休息。”
       
          
       
▼10


        Kal在黑暗里静等了一刻钟。确认对方的呼吸趋于平稳后,他蹑手蹑脚地爬起来,心带愧疚地走到床边。
       
        他的手穿过那个捕梦网的羽毛,想象着美梦将如何顺着这些柔软的东西落进床上熟睡之人的梦乡。
       
        他轻轻飘起来,凑过去给了对方一个吻。
       
        “晚安。”


        “Bruce。”
        


        
        「晚安。Clark。」
       
        Bruce终于抑制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Fin.

评论

热度(164)

  1. PlutoVeRa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