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贡贡:D

那你很棒棒哦,

【整理】随缘上的65篇"You know what it is"

北冥夙:

写在前面的话:这是我从我随缘的收藏里挑选出来的部分文笔有保障且完结的部分文章。都为不包括以下几点的PWP:强制性性行为,双 性,过分娘化或者过分偏离人物性格。
♥符号为强推(仅代表个人喜好)
【SB】穴居動物

【SB】双A

[DC] 【SB】发/情的蝙蝠ABO

【SB】New52次ABO

【SB】(魔王勇者AU)撩/人的春/梦与梦醒后湿润的下/半身

【SB】蝙蝠侠的新重甲

【SB】超级英雄的基本素质是勤劳与勇敢

【SB】星辰赞美诗

] 【SB】固如蛛丝 By:Jen

【授权翻译】Autonomous Control by Jen

【终极人/夜枭】something matters


DC] 【终夜】A Secret

【SB】Cinderella from Kansas/堪萨斯来的灰姑娘

DC] 【超蝙/SB】Erotic Rub-Down/韦恩先生情/色按摩了解一下

DC] 【超蝙】选择

DC] 【超蝙】【SB】How To Change PG Into

【SB】白/嫖蝙蝠还要什么标题

【SB】发/情期  


DC] 【超蝙/SB】-长别离-

【超蝠】Ω非ABO

DC] 【白超灰蝙】【SB】窃衣取温

DC] 【S/B】Don’t trust Alien-Tech

[DC] 【S/B】Kitty Kitty Doesn’t Like

DC] 【S/B】A to Z


【Superman/Batman,SB】英雄徹夜未眠

DC] 【Clark/Bruce】停,别停 Stop, Don't Stop by BuckinghamAlice

DC] 【超蝙】 Leak 渗/漏

DC] 【超蝙SB】Lust in first sight (Furry!超x人类!蝙) 

DC] 【超蝙布】《分裂》 

[DC] 【SB】挑战

[DC] 【超蝙】非常规放逐

剧情缺位

解决疑难杂症只需点头

【魔王與勇者AU超蝠】慾/火焚/身 

因为蝙蝠侠并没有说他讨厌

《圣诞礼物

论如何区分粗暴与性感

超人的一个错误决定

Reconciliate

Unspoken Rules/职场潜/规则

[DC] 【超蝙 SB】无题

【BvS】Lust

DC] 【超蝙】《解决方案》(背景涉及BVS和《正义联盟:战争》

DC] 【超蝙/超蝠】【正义联盟】Another Story 

DC] 【超蝙/超蝠】超人的烦恼 


DC] 【超蝙超蝠/superbat】突发状况和应急方案

DC] 【超蝙】拯救落难人鱼

小记者的浴缸太小了,而超人毕竟是超人

DC] 【超蝙 SB】Love is a war 【双a】

【超蝙】归来之日SB 双A 

DC] 【SB/超蝙】浴室PWP 

DC] 【SB】尝试 

【sb】P·L·A·Y 

DC] 【SB/超蝙】勇者的魔王(勇者魔王AU)

[DC] 【SB】控制权

【SB】Discipline & Indulgence 戒/律与沉溺

DC] 【超蝙】【新年贺文】Shape Of You

[DC] 【SB】No Bath No Sex


【SB超蝙】暖冬

【超蝙丨SB】接球前卫


【SB超蝙】百万美金

【超蝙/SB】Nobody knows you and me

【超蝙SB】恋爱之前的一件小事

DC] 【超蝙】不忘记我 

【SuperBat】續寫-裙/襬下的祕密


【超蝙】无标题

DC] 【超蝙】没有名字的脆皮鸭 

【超蝙】【神明与怪物】发/情期的意外收获

DC] 【SB】《性/障碍超和他的治疗师蝙》

【超蝙】FALL OUT

【Superman/Batman】烈日圆缺 Wax and Wayne

【超蝙】食/慾 Appetite

【超蝙】【superbat】片段成瘾

【超蝙】贪/欲床畔

[DC] 堪萨斯地牢里的亿万富翁

写在后面的话:许多优秀的文章没有出现是因为其中PWP的部分没有超过百分之三十,在此就不放上来了。及,大半文章在lofter上面也发表过,上不了随缘的妹子可自行搜索。部分文章在倦鸟太太及其他几位的推文中出现过,但我经过思索,觉得这是一篇合集,于是我将他们一并放了上来。
ps:我只是个搬运工,不对任何多余的问题作出保证和回答。

【推文】一个删掉了lof但是随缘上文都在的太太

北冥夙:

♥可转载,但请不要修改
放上目前我找到的,太太的文的随缘链接
在倦鸟太太的推文贴里是提到过这位太太的,叫亘衍,我不了解当初是发生了什么事太太离开了lof,但是我推荐太太的文只是因为太太对文字高超的掌握力和优秀的剧情,希望不要引起一些知情人士的反感。
太太在随缘的名字是 OceanPure
目前完结的都是he
解决疑难杂症只需点头(abo,万字车)
summary:超级香的一辆车。


混蛋与无赖(NC17)
summary:一个老爷没马大超后面吊马的故事。讲述了大超在知晓蝙蝠侠的所作所为后不是去制服他,而是了解他的故事。


无法目视和无声的告白
summary:一个关于无声告白的故事。


临时急救方案
summary:正义联盟创建前的准备期。


关系调和基本法则
summary:从死亡里归来的超人没有布鲁斯想象的那么好控制,他快把他逼到了极致,但布鲁斯并不打算承认那些感情。


葡萄和美酒
summary:非常现实,现实到你觉得人类太过分但你却不可思议地可以理解,但他们也真的不配再拥有英雄。


短期合约(哨向)
summary:谁能料到他们间的配对低成这个鬼样,而留给他们的解决时间也没那么充裕。


九级加密文档
summary:
布鲁斯在北极的一座堡垒里发现了他需要找到的东西———储存在人类科技远远无法触及的电脑里的文件不仅以外星语命名且还拥有最高的安全等级和复杂的加密。这使得布鲁斯认为它就是解决不久之后即将发生的灾难的关键……在某种意义上,它的确能够解释一切。 (来自太太本人帖子)


ps:有一些作品是未完成,但大部分都是已完结,我只负责搬运,不参与不回答任何疑问。
一些未完结的文评论中的小伙伴给出了信息,请大家翻看评论。

【N52超蝠】蝙蝠侠捡到了一颗种子

Fourteenth:

不知道自己在写啥,我只是单纯地想种个花,OOC和BUG是我的长期住户,求别喷呐(◐‿◑)




















0.

他看见他在微笑。

染血的嘴角几次吃力地向上弯起,最后也只能勾出一个似有似无的弧度,残破的唇齿轻轻蠕动,吐露出道别的话语,那声音温柔无力,却能刺痛他的神经。泛着绿光的毒素如同藤蔓,密密麻麻地爬满了曾经钢铁般的皮肤,掠夺所剩无几的生命,这折磨让受难者痛苦地大汗淋漓。

但他只是看见他在微笑,然后那双因毒素侵噬而流转着绿光的眼睛从众多悲伤的包围中挣脱,朝这边望过来。

对不起,布鲁斯,再见了——

荒地上爆发出一阵耀眼的光。

一个年轻的太阳陨落了。

1.

灰烬之中有什么在闪闪发亮。

蝙蝠侠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轻轻抹开表层的细灰。

一颗种子。

护目镜下,蝙蝠侠的眼睛顿时瞪大了,他盯着那粒小小的种子,瞳眸里灰暗的蓝蓦然亮起一片。他的身体在颤抖,因为狂喜而颤抖,他尽全力忍耐着,咬住干裂的嘴唇,让蒙上视线的水汽不至于凝聚后溢出湿润的眼眶。

蝙蝠侠拾起种子,就像拾起整个宇宙那样的慎重,随着万能腰带的搭扣“咔嗒”一响,种子被安全地锁进了腰带的暗格。

他找到他了。

2.

从超人的余灰里取得的珍贵的种子,不管是从表面上来看还是用各类仪器检验,都只能得出它是普通被子植物的结论,但它散发出的微量辐射以及其DNA序列无法和地球上任何已知的物种相匹配,这使韦恩坚信了种子的不同寻常。

他为他的种子准备了一个不大的花盆,专为萌发阶段而使用的,方便随时监测生长情况和调整栽培位置。他掘了一些玫瑰园的泥土,用铲子细心地捣碎,挑出坚硬的石子,混合着泥炭、草木灰,一层一层地铺进花盆里。经过处理后的土壤细腻又疏松,只是干燥了些,于是韦恩用加入了稀释八百倍的托布津的水将其浇灌,在润湿泥土的同时也起到了消毒的作用。他不知道外星来的种子会不会生病,但没人愿意看见自己心爱的种子和菌丝争夺养分。

最后,韦恩仔细地把种子放在花盆中心,盖上一层薄薄的土壤,然后将花盆转移到恒温的玻璃花房内。他让室内的温度保持在20~25摄氏度之间,那样最适宜种子的成长,虽说这是按培养地球花卉的方式来做的,但眼下韦恩也没有更多的资料来指导他了。

阿尔弗雷德对自家老爷突然心血来潮养起植物的举动保持沉默,他实在无法相信这粒小小的种子会如布鲁斯所说的那样长出个超人来,它也许只是太阳之子在坦然面对死亡时正好携带着的地外植物。

但阿尔弗雷德什么也没说,他是个优秀的管家,更是最爱布鲁斯的亲人,他怎么会忍心在他的孩子又一次失去了重要的事物时泼去冷水。凭着超水平的职业素养,万能的阿尔弗雷德一次又一次的把种子从被达米安的宠物们吃掉到布鲁斯热心过头的“照顾”等危机中解救出来。

感谢阿尔弗雷德,外星种子在韦恩大宅度过了有惊无险的第一周。

3.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今天的韦恩也照例来到花房记录种子的生长情况,使他惊喜的是,一直在吸涨而逐渐变得柔软的种子终于露白了!它细幼的胚根突破种皮,颤巍巍地伸出一小尖儿,嫩白的表皮通透细腻,犹如脆弱易碎的高级白瓷,让人心生怜爱。

“布鲁斯老爷,我完全能明白这种激动的心情,但拍照留念?”

“拜托,阿福,别说出去。”

4.

在韦恩和阿尔弗雷德的耐心照料下,种子继续茁壮成长,它的胚根下扎,钻入泥土深处,胚芽鞘向上竖起,伸出可爱的不完全叶。如果有人不小心触碰到了它柔弱的胚身,它甚至会微微发抖着躲避。

又过了一些时日,种子已经不能被称作种子了,它现在是一株还没10厘米高的幼苗,但也渐渐展现出自己与地球植被全然不同的外貌特征来。它的茎叶退去了瓷白,变得愈加透彻,叶脉清晰可见,连接着密布植株整体的导管,如同玻璃一般的晶莹,若是用上放大镜仔细观察,可以看见金色的粒子在其中流动,仿佛无数条金丝在幼苗内交错编织。

等到幼苗长到能够着韦恩的小腿肚时,阿尔弗雷德建议是时候给它换一个更加宽敞的住所了。

5.

韦恩在后院里开辟出一块空地,将心爱的植株移栽至此处。也许是因为对新的环境还不适应,点缀着光粒的半透明叶子犹如含羞草似的闭合了,叶尖似乎还有些隐隐约约的灰色浮现。

“怎么了?你不喜欢?”

韦恩拍了拍植株下的土壤,轻轻触摸露出地面的那一截茎枝,他的指腹慢慢的沿着茎身由下而上地抚摸,直到碰到第一片叶子。

啪——

这片叶子突然垂了下来,正好拍在韦恩的指尖上。

“嗯?”

韦恩不明所以地眨了几下眼睛,奇异地发现植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色了,绯红从根部开始蔓延到整株植物,它犹如正在被烹煮的虾子那样渐渐升温。它的叶子也纷纷缩卷起来,向内弯折,包住本来就不怎么直的、如今快扭成弹簧状的茎身。

欸?怎么有种调戏了一株植物的错觉?韦恩盯着在他面前扭扭捏捏的植株心想。

“室外更加适合成长,虽然没有玻璃遮风挡雨,但你不是一定需要呆在温室里的那种娇贵的花朵吧?”韦恩说到这里,短暂地停顿了一下,他悄悄地左右观望,在确认周围没有人后才继续开口,“我的卧室就在那边,克拉克,以后我每天从梦中醒来后,只要向窗外看去,就能确认你还在这里。”

韦恩的睡眠总是与噩梦相伴,严重的时候甚至会使他心力交瘁、无法正常休息。曾经有这么一段好时光,每当他从梦魇中惊叫着苏醒,那个人就会将他拥抱入怀。强壮的身体会散发出阳光的温度,驱散匿藏于他心中的阴霾,于是他才能安然入睡。

韦恩为他的植物指出了位于二楼的他的房间窗户的位置,但当他这么做了之后他才缓慢地意识到植物没有眼睛,根本看不见自己在干什么。

我现在看起来一定傻透了,不仅对着一株外星植物说了这么多话,甚至还期待它能回应。韦恩颓然地放下手,低头苦笑。

我甚至没有证据证明那就是克拉克。他沮丧地想着,转过身打算离开这里。

“嘤嘤——”

突然,一声仿佛幼鸟鸣叫似的啼响传进韦恩的耳朵。

6.

“!??”

韦恩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过于失意以至于产生了幻听,他刚刚好像听见这株外星生命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你,在叫?”

“嘤——”

“克拉克?”

“嘤——”

不会错了,它确实在叫。韦恩诧异地愣在原地,脑袋里一片混乱,好像里面有一群羊驼奔腾而过。

这……它到底是个什么结构,明明应该连发声器官都没有的。

韦恩百思不得其解,最后疑惑地问道:“你能听得懂我说话吗?”

“嘤嘤嘤——”外星植物手舞足蹈地回答了他。

不巧的是,这一幕正好被天知道有什么原因反正就是无聊忽然兴起想回个家绝对不是故意路过的红头罩撞见了。

“夭寿了!老蝙蝠养的盆栽不但会动,而且还她妈的会叫唤!”

7.

嗯?瞧我听见了啥?

红头罩的嚷嚷声穿透墙壁,惊到了由于任务关系出差到哥谭于是顺便偷偷溜回大宅里翻个冰箱的夜翼。

此时,夜翼的嘴里叼着麦片的包装盒,一只手扶在打开的冰箱门上,另一只手拿着一瓶脱脂牛奶。他竖起耳朵,身体向墙面倾斜,想要再听听外面的人又说了些什么。

“你在这里干什么?格雷森。”

晨练归来的年轻的韦恩看见自家兄长以一种奇特的姿势定在冰箱前面,嫌弃地撇了撇嘴。

“早上好,达米安,我只是来吃个早餐,哦!对了,布鲁斯最近养了什么花吗?”

“花?你是在说‘克拉克’?”

达米安不太高兴地翻了个白眼,他知道父亲喜欢在没人的时候喊那株诡异的外星植物叫‘克拉克’,照料它几乎成为了父亲除工作以外的唯一消遣。达米安不是没嫉妒过,但他可没幼稚到和一株植物过不去。他心里明白,他们熟悉的那个超人的离去对父亲造成了很深的打击,也许那株植物上寄托了父亲对朋友的怀念。

我甚至让动物们不要去打扰那棵怪植物,我真是太善解人意了。达米安这样想着,骄傲地仰起头,闭上眼睛,双手环抱在胸前,陷入一种莫名自满的情绪中去了。

“所以,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格雷森。”

半晌,没有回应。

“?”

达米安疑惑地悄悄抬起一边的眼皮,发现面前只有被随意放在地板上的麦片和牛奶,而夜翼早已不知去向。

“混蛋……”他放下环在胸前的手,不爽地骂出声。

8.

“唉,沃里,我真的担心布鲁斯。”

“这就是你一整天都愁眉苦脸的原因?蝙蝠侠怎么了吗?”

“他把‘克拉克’种在了院子里。”

“什么?!你再说一遍!?”

9.

“我再说一遍,我很好,你们这都是怎么了?”

在经历了连续五次被队友们突如其来的关心团团包围后,始终摸不着头脑的超人终于顶不住大伙们怜悯的眼神了,他皱紧眉头反问众人,希望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呃,你真的没事?我是说,没被蝙蝠埋进泥地里浇水施肥什么的?”作为消息的传播者,巴里犹豫着开口。

“我……被什么?!蝙蝠侠才不可能这样做!!”超人简直听不懂巴里说了些啥。

“但沃里告诉我你被蝙蝠当花种了……”巴里顿时觉得十分尴尬,好像刚刚才意识到他说了一件多么可笑荒诞的事。

“我……我是听夜翼说的!千真万确!”站在最后的沃里感受到联盟众人凌厉的视线,像受惊的仓鼠一般躲到了巴里的身后,猫着腰偷偷露出半张脸,眨巴着眼睛向外瞧,“他说蝙蝠侠把克拉克种在了院子里!”

听完沃里慌慌张张的解释,超人感到自己的眼角在微微抽动,但马上他就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陷入了沉思,他的眼神暗沉下来,担心与忧虑交杂在其间。

“我去找他。”

超人说着,眨眼就消失在了瞭望塔。

10.

“你不会真相信这样做能让他回来吧。”

他知道自己在说着一些对于布鲁斯来说算的上是冷酷、甚至残忍的话,但他必须要说,既然现在正义联盟的超人是他,他就有义务帮助队友接受现实,更何况这个队友是蝙蝠侠。

“我们不具备植物的属性,我从没听说过氪星人还能变成种子重生一次的案例。”

“在你的世界里也许是这样。”

韦恩一边平淡地回复超人,一边为他的植物浇水。细密的水珠从壶口喷出,落到干净的泥土上,感受到环境湿度变化的外星植物立刻雀跃起来,舒服地扭动了几下茎身。

“嘤——”

超人听见了细小的叫声,他低下头来盯住这株动来动去的植物,表情渐渐扭曲。

“它……”

“够了,超人。”韦恩打断了超人的话,抬起头,海蓝的眼睛正好对上超人向他投来的视线,“我没有耽搁联盟任务。”

超人凝视着对方的蓝眼睛,他能看清楚那漂亮的虹膜里的每一条纹理、每一块色彩,他能听见韦恩的胸腔里那颗有力的心脏的每一次跳动,然而,他却不理解支持着韦恩眼中那异常执着的情绪。

那仿佛是遗憾,可比遗憾更为柔软,若说是思念,又没思念这般娇气,它像血脉似的贯穿于韦恩所有细微的动作中,甚至不屑于在超人的面前隐藏自己。

“我只是想帮助你,布鲁斯,我知道接受这个世界的超人的离去对你们来说都挺不容易的,可大家还是坚强的从阴影里走出来了。”

超人语重心长地劝慰着,一步一步缓缓走近韦恩,他在他们仅有半步之遥的地方停止,抬起的双手搭上了对方的肩膀。

他低头望了一眼韦恩用心爱护着的植物,然后回眸,叹息着对韦恩说道:“他死了,不会回来了,别这样折磨自己。”

啪——

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布鲁斯……”

“干嘛?”

“让你的植物住手。”

韦恩偏过头,看向超人的脚下。

他的“克拉克”正奋力伸长着自己的茎叶,一圈圈地盘上超人的脚踝,变得黑漆漆的叶子“凶狠”地拍打它能够得着的部分。

超人无奈的任由这株奇特的植物对自己拳打脚踢,一动也不敢动,他担心自己一抬脚就会把柔弱的茎枝扯断,蝙蝠侠的怒火他可不想承受。

这真的……有些滑稽,韦恩盯着他们心想。

“你笑了。”超人看见韦恩的嘴角在微微上扬。

被这么一提醒,韦恩马上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肌肉,但临时刹车明显不怎么有效,他现在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嘴角抽筋了。

于是超人也跟着一起笑起来。

“我想,也许养点花花草草的确能陶冶情操。”超人望着还在拼命拍打自己小腿肚的倔强的植物弯起眼睛。

布鲁斯现在看起来很好,这使超人稍稍放下了心,如果这株植物能让布鲁斯开心,继续养着也没什么,超人相信蝙蝠侠总会从失去拍档的失落中恢复过来。

毕竟他是他们中最顽强的那一位。

11.

有一天,韦恩突然觉得他忘记了一些事情,一些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他傻傻地站在大宅的后院里,望着微微发光的像小夜灯似的植物叶片,只是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他当初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要养这种来路不明的外星植物?

韦恩望着,望着,视线渐渐变得模糊不清,叶片们在他的眼中化成一个又一个朦朦胧胧的光斑。

他后知后觉地摸了一下脸颊,惊讶地感觉到指尖传来了湿乎乎的触感,他低下头,看见手上沾满泪水。

韦恩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伤心,但他无法停止。

夜风中的叶片相互摩擦着簌簌作响,仿佛有人在轻声细语,韦恩终于控制不住,就这样毫无缘由地失声哭泣。

12.

夏天到来了,“克拉克”的茎枝爬上了大宅的墙,它的叶片茂密而舒展,在阳光里摇曳着晶莹透亮的身姿。

韦恩静静地呆在自己的房间,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看书,午后的太阳照得他懒洋洋的,没一会儿他就哈欠连连。

小憩一会儿也未尝不可。

韦恩放下书,倚着窗沿慢慢闭上了眼睛。

窗户边有什么东西在闪着光,它从窗口悄悄探出头来,谨慎地绕过桌子上的书籍和精致的茶杯,缠上了韦恩支撑着自己脑袋的手。

“嘤……”

“嘤……咿……”

“……B……”

“布……布……鲁斯……”

“布鲁斯。”

“布鲁斯,布鲁斯……”

它呼唤着,却在心爱的人梦醒之前重新沉寂。

13.

韦恩大宅里的植物在一夜之间全部枯萎了,干瘪的玫瑰花瓣零落了一地,枯黄的草坪散发出萧瑟的气息,死去的树木只剩枝干坚强的挺立着,却也摇摇欲坠,那姿态犹如奋力向着天空求救一般。

赶回家来的迪克沉默不语,一向性情燥烈的杰森也一声不吭,缇姆紧张地观察着周围的气氛,达米安破天荒的乖巧起来。

“我……我……”

刚从泥地里被刨出来的罪魁祸首紧张得说不好一个完整的句子,他好不容易在韦恩的帮助下向小鸟们解释清楚,就要面对一个更加严峻的考验。

“什么也别说了,离阿尔弗雷德醒来还有30分钟,珍惜你复活后的最后的时光吧。”缇姆贴心地提醒道。

“嘤嘤嘤——”

克拉克难过地抱紧了想要挣脱他的怀抱却怎么也挣脱不开的韦恩。

14.

“你是真的忘记了?”

“当然,你的存在被并入另一个超人那里了,没人记得你。”

“但你立刻就相信了我,明明以你的性格来说解释这一切根本不可能这么容易的。”

“嗯哼,你可以认为我OOC了。”

“布鲁斯……”

“好吧好吧,你就想听我亲口说出来是吗?”

韦恩掀开被子,伸手勾住坐在身边的人的颈部,把对方拉近自己,他凑到克拉克的耳侧,用暧昧不清地气音骚扰爱人的耳朵,愉快地感受对方迅速上升的体温。

“我从来就不需要记忆来告诉我,你是不是值得我信任的人。”



END



















克拉克:那你用什么来说服自己相信?……身体吗?(突然开车)

布鲁斯:基本演绎法。(一本正经)

克拉克:!??(黑人问号.JPG)

我开玩笑的,答案当然是直觉和爱啊,虽然如果是谎言布鲁斯肯定能看破就是了~

emmm今天在QQ上看到的图,试了试[报社],草稿流注意!ww
( ‘-ωก̀ )

【超蝙】定制品(短篇/一章完/不义联盟AU)

桃夭爱熊猫:

Warning:含大量私设操作,人物性格偏离,非原著结局。



Suggestion:配合radwimps的オーダーメイド(定制品)一起阅读效果更佳,但本篇文章与该歌曲希望表达的内涵有差异。




——

01.


【布鲁斯睁开眼睛,触手可及的是一片初生的草芽,从一片枯黄里蔓延开一片新生。他的指尖抵着几朵雏菊花,紫色的花瓣还泛着刚刚开放的青,鹅黄的花蕊恍若萤火虫的微光,细小而柔软。头顶的树不知是什么品种,出乎意料得高大,蟒蛇也可以隐入繁密的枝叶里,但白色的细小的花却在枝头探出来,一簇簇的,像是青色的天空坠了星星。


树后的世界是一片没有尽头的黑色,浓郁而粘稠像是修建公路时刚刚倾倒出来的柏油。


“未来和过去,我可以给你看其中之一,你要看哪个呢?”


有个声音从那片黑暗里响起,布鲁斯从那片嫩绿上坐直身子,看向声源,那是个熟悉的声音,依稀也能在这一片荒芜里看到一个模糊的熟悉的声音。他没有起身,就这么挪动了一下自己的位置,靠在了粗大的树干上,侧对着声音的主人,一条腿曲起一条腿放松地伸直着,花草树木与黑暗仿佛隔了一层玻璃一般,布鲁斯就只这么贴着他们的边缘地带坐着,精准得不跨越分毫。


 “我选择过去吧。”


黑色的风衣被风吹得拥抱住了树干,半垂下眼睑的男子脸色是少有的柔软,就像是鹅黄色的花蕊一般。


“说实话,比起强大的人,我更想成为温柔的人。”布鲁斯这么说道,他缓缓地咬字吐音,去思考每一个单词的用法,尽量用最精确的描述,尽管他现在感觉到自己的一片空白,但这个世界告诉他将这些事说出来也没有什么关系,他并不清楚他为什么会这么没有警惕性,但他确实又那么做了,“ 我希望我能够将我的感情传达出去,我希望我想表达的能被传达的对象接受到。但是即使这并没有梦想成真也没有关系——”


布鲁斯停了停,他侧着头看着黑暗里的身影,接着开口问道。


“在我现在记不起来的这段过去里,我没做到成为一个温柔的人吗?”


你当然做到了,你是这世界上最温柔的人,蒺藜满是锐刺的外壳下,有着如同熔岩巧克力一般热烈而醇厚的温柔。
    “胳膊、大腿、嘴巴、耳朵、眼睛,心脏、胸部、鼻孔,我都给你两个,这样好吗?”


那个声音没有回答男子的话只是继续问了下去,接着抛出他的问题,这让布鲁斯觉得自己像个独家私人定制品,只是选择如何定制的,是定制品自己——但他还是回答了下去。


“一张嘴巴就够了,不然我制定计划的时候可能会和自己吵起来。”


布鲁斯抬头望着参天的树,阳光从繁密的树叶的缝隙撒下光斑,晃得人有些许眼晕但并不刺疼,鼻尖是泥土孕育着花香弥散,安静祥和。


“而且,我只需要能与另一个人接吻就可以了,所以一张嘴巴就足够了。”


曾经与你接吻的那个人,配不上触碰你的嘴唇——你是一月雪下埋着的希望,二月渐渐回暖的天气,三月春雪后的阳光,四月飞舞的蝴蝶,五月即将开遍田埂的向日葵,六月碧蓝的大海,七月甜糯而颗粒饱满的玉米,八月蒸腾的水汽,九月第一场浇灭酷热的雨,十月万圣节南瓜灯里甜美的糖果,十一月教堂复活的圣歌,十二月张灯结彩的圣诞节——他配不上亲吻那么美好的你的嘴唇。


布鲁斯闭上眼睛,去体会隐约具象了一些的脑海中的空白,即使想忘也忘不掉,这种感觉叫什么呢?但事实上,或许正如自己之前所说,他从未想过要忘却。


黑暗里的那个人似乎有些不高兴,但他还是十分无奈一般地继续说了下去:“最重要的心脏,在胸两侧都给你一个吧,这样如何?”


“抱歉了,我不需要右边的心脏。”他睁开眼凝视深渊,他知道深渊也在凝视着他,布鲁斯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沾染到的草叶,面对那熟悉的声音说,“很抱歉这么任性地说,但是因为我想和对我很重要的人,在初次拥抱时清楚地感受到两颗来自两侧的心跳。”


洁白而细小的花渐渐凋谢,落下一场雪,青涩的果实从花萼处积攒着力气生长,但还延续着花朵的香味。布鲁斯伸出手,像是仅仅在接花瓣,又像是有意对着影子里的人。


“如果左边是我的,那右边是你的。假如左边是你的,那么右边是我的。”


他抢在黑影开口之前迈步向前走,黑暗被他逼得节节后退,稠郁的魔鬼血液下的草地是嫩色的浅绿,一样开着紫瓣黄蕊的雏菊花。那棵姑且被称作果树的参天巨木落下的花也被风吹向刚刚迈进光芒的黑暗里。


“一个人缺少什么的话,就不能被称作是一个完整的人。况且,即使我想忘也忘不掉——我能感觉胸口的皮肤下,什么东西在躁动,忐忑不安但是同时又感到怀念,这种感觉叫什么呢?”


忘掉那些你会有一个更完美的人生,那些苦痛本不是你该承受的事物,那不属于你,全都是我的罪恶,却诸般施加于你,我才是真正的残缺者,而布鲁斯,你要比这世上任何一个人都要完整。


黑影长久地沉默,最后开口的时候依旧是一个问题,但他的声音在颤抖,仔细听似乎还带了些压抑的呜咽与嘶哑,倒是有一点契合他的问题内容了。


“那么最后还有一个问题——眼泪的选择。但是这件东西即使没有也完全没问题。”


你不应该拥有它。


“因为很麻烦,没有的人也有。”


它不应该来打扰你。


“你觉得要怎么办呢?”


布鲁斯笑起来,回答的时候连声音里都带着笑意,仿佛对方讲了一个多么有趣的奇闻笑语。


“就如我之前所说的,我更想成为温柔的人,而能成为那样的人一定要明白什么是珍贵,这样一来,眼泪就是必不可少的了,对吧?”


你的温柔不该浸透着眼泪,就算有眼泪,那也应该浸透着幸福。


“那么,请选一个你喜欢的眼泪的味道吧。”


黑暗里的人已经泣不成声,他尽量将句子说得完整,但破碎的哽咽还是不断从快被咬碎的齿尖泄露出来。


“酸的,咸的,辣的。”


别选这些。


“还是甜的。”


你的眼泪本就应该只有这一个味道。


“选一个你喜欢的吧。”


布鲁斯没有回答,他出其不意地伸出手拉住了了黑暗中的身影,屏障在一瞬间变成纷飞的玻璃,它们振动起透明却泛着彩虹色泽的翅膀,所有的黑暗都被漫步至天空中央的正午的太阳驱散,只剩下最后一个角落僵直在原地。


披着黑色斗篷的人影将自己从头到脚都隔绝在了光明之外,他停止了哭泣,却依旧在不断颤抖,像是咽下所有的情绪反而让自己伤得肝肠寸断,五脏俱损。


“超人。”


布鲁斯伸手解开斗篷系紧的黑色丝带,那个称呼让斗篷底下的人抖得越发厉害。


“卡尔·艾尔。”


哽咽声从被掀起的兜风一角里放肆地溢洒了出来。


“克拉克·肯特。”


布鲁斯抓住斗篷的两边,用力往自己身后一扬,斗篷与空气快速摩擦发出“刷”的一声破空声。风竭力地吹起,斗篷上的黑色就随它逝去,鲜艳而热烈的红蔓延上布料的每一跟编织线,被风裹着围绕在布鲁斯的身周,那甚至有些像东方故事里新人的婚衣。


“他们结合在一起,成了我的爱人。”


青涩的果子长开了,香甜的红色爬上它的表皮,光润的果蜡代替了原本的粗糙黯淡,它们坠在枝头,把树枝压得垂下去弯出天空中下弦月一般的角度。紫色的雏菊花凋零下柔软的花瓣,花蕊亮起嫩黄色的灯光,它们化作萤火虫漂浮在了夜色里,把深蓝照亮,天空又如白昼一般清晰。


“你所有想要的,都已经实现了吧?”


布鲁斯放开手中鲜红的斗篷,它飞舞着,如同挣脱束缚的凤凰涅槃之后飞向远方,他看向跪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腰际哭得声嘶力竭的爱人,继续说道。


“那么让我看看,你悲痛欲绝的表情吧,自豪地让我看看吧。”


布鲁斯轻轻抬起克拉克埋在自己小腹衣料里的脸,不管历经了多久那张脸庞依旧是年轻的少年,此时眼泪埋没了他俊秀的五官,还有浓郁的悲伤,驱散不尽的悔恨,掺杂其中的愧疚,他们混合在一起,最后融为由内而外的破碎的痛苦。


“明白错误却无法挽回的愧疚几乎要击垮你,它们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你,所以这就够了。”


这就够了,超人。


这就够了,卡尔艾尔。


这就够了,克拉克。


这就够了,我的爱人。


你已经被自己给予了最绝望最深刻的惩罚,这是任何旁人都无法施加于你的,你将自己放置在断头台上放任闸刀一次次落下,这是此岸的梦魇延续着胡桃夹子的回音,已经无法咬碎种子的痛苦证明你真正懂得了何为伤痛何为错误何为责任何为保护。


你已经明白了我的坚持,也明白了我的选择,也知晓了我的答案。


没有人会总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你只是将想要保护的心以错误的方式体现了出来,但这无法否认你依旧不可抑制地深爱这个世界。你说你是保护着这个世界的神明,但毫无疑问你依旧是最本真的人,对于这个世界被扭曲了的保护的起点并非恶意,那么终有一天你醒悟的时候,一切都不会太晚。


我想传达的,你接收到了,对吗?


假如没有接收到也没有关系,你已经恍然大悟了,对吗?


“我不怪你,不管是超人,卡尔·艾尔,还是克拉克·肯特。”


一树的苹果落到草地上腐烂出一滩滩血红,那是要比果皮的甘甜还要猩烈百倍的遗迹。


原来那些小雏菊的花蕊里,开着的是卡萨布兰卡。


世界还在转动,只是花开得太晚。】

02.


卡尔·艾尔已经在星球日报工作了近二十年,他今天开始考虑起辞职这件事。
他从千疮百孔的未来回溯而来,让犯罪巷成为一条无名的阴暗小巷,珍珠项链从未掉落在地,甚至韦恩一家看完电影回来的路上都没有碰到那个早被卡尔·艾尔用热视线灼烧成灰烬的小混混。


改变过去迟早会引发蝴蝶效应,但是蝴蝶只有到达了触发点时才会煽动翅膀,在那之前,历史依旧要往前走,在所谓“现在”的每一个点走过原有的每一个“过去”,最后走到触发点,让整个过去在未来重塑。


但原有的过去还没赶上新的“未来”的步伐,两者在不断以同样的速度前进着,旧过去在不断被替换,那需要等同的时间。


卡尔·艾尔为这计划筹划了百年,从他在亡灵魔法的世界与已经逝去的布鲁斯的最后一次对话开始,他想要补偿他,不惜一切代价,所以他撕裂自己的灵魂跻身入那片伊甸园,化作苹果树上的毒蛇。但卡尔只是想知道布鲁斯想要怎样的一个世界,他理当拥有最温柔美好的未来。百年是一个人类的一生,是一个氪星人的一秒,却是卡尔一辈子的孤独与痛疚——没人知道他是如何忍受过那一个个往事翩翩浮现于眼前的夜的,但他理应被好好惩罚,他是这么想的——卡尔改变了最初的历史,但他依旧没有消失,这有些遗憾,原本他抱着自己会被时间咬碎到连组织细胞的不留的决心回溯过去的——但这只是暂时的,当不断被替换的新过去到达回溯的点,所有的有关于他的未来就一点也不存在了。


但那足够了,他还有百年,就像一个普通人类一样的寿命,他可以用这些时间去看着布鲁斯渡过美好的一生,但绝不会踏入他的生活半步。


卡尔运用氪星技术给自己办的假身份名为卡尔·艾尔,并非是如曾经那般任性幼稚地强调一切回不去了,而仅仅是因为克拉克·肯特这个名字到底还是要留给“自己”的,更何况,从一开始,若非要说可能与布鲁斯·韦恩产生交集的,就只会是克拉克·肯特,而与卡尔·艾尔,那永远会是个空集。


到目前为止,回到过去的这近二十年来,卡尔一直在布鲁斯帮他摆平一切所有可能遇到的问题,但除此之外哪怕只是将自己身上的一粒灰尘抖落到他的身边也不被自己允许。他用超级视力跨越几千公里看着他一点点成长,与他的父亲母亲一起,当然,还有忠实的老管家潘尼沃斯先生。


布鲁斯还是成了蝙蝠侠,成了一个午夜传说,但他身上的每一根骨头都未曾断过,最大的伤口只是因为触及真皮层而留下了荣誉勋章般的疤痕,哥谭市不再是罪恶的摇篮,没了小丑的狂笑,双面人的硬币还是哥谭检察官手中执法正义的手铐,纵然犯罪率依旧不低,但在国际城市里,这实属正常。


克拉克与布鲁斯从未有过交集,当然,卡尔与布鲁斯更加不会有。


虽然卡尔不明白为什么布鲁斯还是成了蝙蝠侠,但是他能看到他的眼睛里有一些曾经的蝙蝠侠拼凑不回来的光芒,那是布鲁斯从未崩塌过的世界。
那就够了。


卡尔这样想。


遍地的苹果枯萎后,卡尔为布鲁斯定制了这样一个美好的人生,尽管这可能并非是布鲁斯当时回答的要求,但这原本是他该享受的天伦之乐。


没有生离死别,也没有卡尔·艾尔。


一切都很美好,直到卡尔在这一天接到了主编的特派任务。


——去采访布鲁斯·韦恩。


卡尔不清楚为什么自己的主编如此固执,在三次申请换人无果后,他毅然决然递上了自己的辞职申请,而在辞职的当天晚上,卡尔遇到了布鲁斯。


他们没有交谈,没有接触,布鲁斯甚至大概是没看到他——他只是与他擦肩而过。


但这是二十多年来,卡尔与布鲁斯离得最近的一次。

04.


也是最远的一次。

05.


卡尔压抑着平光镜片后被泪水蒸腾出一片模糊的视线,回到自己的公寓内,坐躺在有着米黄色绒套的沙发上,等他反应过来时,泪水已经把米黄色污染成了深棕,假如他回到家就势就瘫软在地上,或许木质的地板上能泛开一片晶莹的湖,倒映着卡尔被愧疚与思念折磨得痛不欲生的脸庞。


当没有遇见只是间隔千里遥遥注视的时候,仿佛一切都好,尽管指尖满是想要触碰他的欲望,忍耐得疼得像是即将连双手双臂都要一起砍去才能饮鸩止渴,但是没关系,那依旧可以忍耐——而一旦遇见,即使是擦肩而过,他都在那一瞬带走了自己的整个世界。


卡尔在沙发上把自己蜷成一团去克制自己想要冲到布鲁斯面前的强烈欲望,心脏上覆盖着的衬衫布料被巨大的握力捏成皱巴得不成型的一团,泪水将眼珠和咽喉都浸泡得疼痛酸涩,几乎要炸裂开来,接着那些液体将白色的卡萨布兰卡染成猩红。

06.


门在这时被敲响。


卡尔不想去理会,门外或许是快递或许是邻居或许是他的同事,但那都无所谓,他仅仅是瘫倒在沙发上,咬紧自己的牙关,下颌都被咬出一道锐利的弧线,等着门外的人离开。


敲门声在三次之后停止了,接着卡尔听到熟悉的嗓音,他的氪星大脑本该将他们转化成电信号识别并反馈出来的,但此时他的感受器尽数失灵了。


只因为那声音的主人,是卡尔的全世界,是卡尔的潘多拉之盒,是本不该也绝不能出现在这里的布鲁斯·韦恩。


门外的男子用“未来”他才会有的语调说话,但声线里又分明有未来的他早已破碎的东西,那熟悉的声音透过隔音质量并不好的门板穿进房间内,刻入卡尔身体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他们全部痛得颤抖,但却在这一刻又仿若新生。


门外的布鲁斯说——


“你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没有回答我。”


“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那么,卡尔,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要问你。”


苹果坠落的地方,长出了崭新的幼苗,瘦弱而渺小,但却切实存在着新生。


“ 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求文]

大超和老爷表白,并和老爷在一起后,老爷突然有天发现超开始疏远自己[发现超并不爱自己]开始和戴安娜往来,然后老爷被超杀死回去过去,超刚给他表白的时候。就拒绝了超,想要跳过这一切的发展。

还在看的时候是一篇未完结,不知道谁有没有印象呢?[当时好像也是有人求文才知道这个]╰(:з╰∠)_

[求文]

好久之前看的了,好像是超在意识不清的情况下强暴了老爷[使老爷怀孕],然后忘了[但之后有想起来,]之间他俩的感情上上下下(把我虐的脑壳子疼),记得很清里面的几个剧情是老爷有段时间产生过想打掉小包子的心就喝自己配制的含有氪石成分的药水结果把自己疼的死去活来的[小包子一点事都没有],然后大超发现自己爱着老爷的时候老爷骗他说孩子打掉了(安了心跳屏蔽器)然后再一次和鳄鱼人打架时因为肚子的原因(具体是不是忘了)分神被抽晕了结果被鳄鱼人闻出来怀了孩子,然后超人赶来一下把他打飞,鳄鱼人告诉他老爷有孩子让大超以为老爷又怀上了别人的,但等老爷醒了大超告诉老爷不管是谁的孩子都不会改变自己爱着老爷的心,然后他们互相敞开心 ,好!不!容!易!甜了一段时间后眼看小包子快出生,卢瑟知道了老爷怀了大超的孩子,把老爷绑走取走了孩子,在孩子要被去掉的时候老爷有挣扎逃跑过但最后体力不支快晕倒之前将孩子生下来刻下了名字康纳,还说我永远也不会把你忘掉(哭瞎),在所有人都在急着找老爷的时候卢瑟把老爷扔在了街口伪装成参加完派对的样子,阿福他们把老爷接回家等老爷醒了才发现老爷关于克拉克和小包子的记忆都被拿掉了,然后后面剧情就很快,到了联盟成立然后在卢瑟实验室发现康纳[还有这文是有提姆的]随后剧情提姆帮康纳查清了身世,老爷和克拉克再次相爱,但没了记忆的老爷使两人之间总有点摩擦,记得当时看到康纳决定去找卢瑟要回老爷的记忆那里了,有那个小天使有记得这是拿篇文吗?忘了是随缘还是对角线了www还是说wf论坛?万分感谢了!!

厚棒!

Equal-insea:

想起来了,补个旧文,评论放weibo链接
P1简介P2试阅
以及年龄操作,NC-17注意

[脑洞]
一个一发爽的脑洞,因为是一发爽,所以思维逻辑什么的,不存在的,注意ooc